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

章一 唤醒

扎根,纠缠,长眠,盛开。艳红的花开满了原野,随风摇摆煞是好看。


“啊,找到了。”


小小的狐狸看上去软软的,毛绒绒的,黄白相间的毛发,嘴角两个小小的红点显得它格外可爱。这只小狐狸在花丛间穿梭,偶尔被不平的苍白色泥土给绊倒。


“醒一醒,醒一醒,审神者大人!”


花茎与苍白色泥土交织中,安然深眠着一个小女孩。似乎被扰到了,不满地动动眉角,翻个身蜷缩起来-哪些花知晓她的意思,为她清出了一块地方。在女孩翻身,睡安稳过后,藤蔓与花又交织起来为她织了一条被子。


“醒一醒呐,审神者大人,我是奉怜舟雾月大人的命令来的。”


怜舟雾月


女孩的眼睛动了动,长眠而倒是她无力的身子也有了动静。她要醒了,而她身上的花突然暴起,无数的花藤花枝冲向哪只狐狸。花藤像蛇一样,开的红花是那条蛇的信子。就是眨眼间,狐狸淹没在藤蔓和花朵之间,血液一点点的渗出,而新的花朵继续盛开。


“花花,别动嘛。”女孩子躺在哪里,睁着一双淡灰色的眼睛。在暗红的天,艳红的花,深绿的藤中,女孩白发白眉白衣,似是唯一的光。她把玩着鬓角的一缕头发,不知哪里的铃铛在响。


“审神者骨生花大人,您可是答应了?”又是一只小狐狸,和先前的狐狸一样。它蹲坐在新盛开的花朵上,也不管哪些花朵上的露珠是孕育它们的鲜血。


“小狐狸,你叫错怜舟鼓月的名字了呢。”小女孩,也就是怜舟鼓月自己放开了耳边的鬓发,她双手撑地要起来,却是手一滑带着一声惊叫要躺回苍白色的土地上。很快,花枝撑住了她,轻柔地缓缓地让她她坐起,与那只狐狸平视。


“怜舟鼓月是哥哥大人从骸骨中捡回的妹妹,所以怜舟鼓叫怜舟鼓月啦。”怜舟鼓月笑盈盈地说到,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东西,眉毛弯弯,眼里是一汪春水,亮闪闪的。


“是,怜舟鼓月大人,您真的准备接任4444号本丸吗?”小狐狸还是那样,机械地说这话。也不管身边已经蠢蠢欲动的花枝,而更多的花盛开在怜舟鼓的边上,一朵接着一朵,微颤颤地蹭着怜舟鼓月苍白的手似乎在说什么。


“哥哥大人还好吗?”怜舟鼓月咬唇,抚摸着身边的花,在手上留下一块块苍白色的碎屑。


“怜舟雾月大人可是排名前几的审神者,这位大人自是过得很好。”


“嗯,那我答应你,小狐狸。”


“审神者大人叫在下狐之助就可以了。”


“好啊,狐之助。”


狐之助从花藤中跃起,落到怜舟鼓的怀里。怜舟鼓身边的花谢了,藤蔓也枯萎了,而在她苍白的手腕和雪白的鬓发之间,开出了与先前满原一样的花。


她身上将肩上的头发拂下,转身,盛开着鲜花的那只手一扬,顿时满原飞花。她站在哪里,手一松让狐之助落到深绿艳红散尽,即将是一片苍白的地上。


“谢谢您长久给鼓月的庇护。”

怜舟鼓月说着跪下,双手合十。

“鼓月来日定以性命相报。”

双手举过头顶,她手上那两朵花开得正艳。

“魔族的第三位的君王,死亡的帝穆斯大人。”


她深深的拜下去,不知道哪里的铃铛响得清脆,在风声中渐渐散去。


怜舟鼓月抱起狐之助,雪白的长发一甩跳入狐之助开启的时空间隙之中。她背后本是满原红花,现在只有一地尸骸,被风吹散后,化为漫天飞雪。


飞花成白雪,掌灯的青年站在骨龙上看着远去的怜舟鼓月。她仅是八岁女孩的样子,却是让魔物·骨生花开满他的徘徊之地。她是成为骨生花的母体吧,滴血皆是骨生花。


不过,这个女孩的离去也与他无关。


青年挥手,巨龙的骨骸吃下冒出的黑色巨兽。所谓庇护,也就是给了骨生花满原的尸骸任其生长吧。不过明天,这无主的尸骸地会开出什么花来呢?青年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手边那只巨龙的骨骸漏下鲜血,引来更多的黑色巨兽。


他继续撕杀
他不惧死亡


“怜舟鼓月大人,在下斗胆问一句…”


“嗯?鼓月知道就会回答哟。”


“您口中的第三位君王…”


“就是魔族的第三位君王-死亡的帝穆斯大人,骨生花盛开的地方,是徘徊之地。”怜舟鼓月用稚气的声音一字一句地说道,连眼睛里那么一点点好奇都没有了。现在狐之助正带着她走过满是人的街道-就是万屋,她们刚才结束了在时之政府的登记。


问完,一人一狐之间有了很长时间的沉默。怜舟鼓月抱着狐之助四处张望,还时不时地需要避开旁边俊美男子所带的刀。


“好多人呐…”怜舟鼓月第三次歪头避开一个穿着深色短军装,带着斗篷男子的刀。说起来,怜舟鼓月停下脚步回头眨巴眨巴眼睛看那个已经离去的身影,那个小哥哥背后的刀可比他都要高了。


“我们很快就到了。”狐之助伸爪,用肉垫碰碰怜舟鼓月冰冷的脸。


“啊,是!”怜舟鼓月伸手碰碰刚才被狐之助碰过的地方,“那个,狐之助…”


“怎么了,怜舟鼓月大人?”


“我能…摸摸你的爪子吗…”


狐之助抬头看向似乎被打开什么奇怪开关的年幼审神者,淡灰色的眼睛亮闪闪的,连带着苍白的脸也似乎有了血色。


“好吧…不过我们要快点走了!”


“当然,谢谢狐之助了!”说这,怜舟鼓月一把托起狐之助的两只爪子,将它抱在怀里使劲蹭。还甩开了两张符咒,一脸幸福地在街上跑。


怜舟鼓月不知道的是,在街上悄咪咪看她的审神者不少,似乎都在想什么时候出了一振颜色淡得可以与鹤丸国永相比的刀,还是短刀。不过手腕上和耳边的花开得真好看呐。


“好可爱啊。”不知不觉,人渐渐少了,怜舟鼓月抱着狐之助一脸满足地走着。


“怜舟鼓月大人…”


“啊,抱歉!太久没碰到毛茸茸的东西了,好想念二哥的小狐狸啊…”怜舟鼓月原先抱着没什么,她穿着一身厚厚的东洋服装,虽然不是里三层外三层的那种,但还是把属于肉垫这种美好的触感完全消除了。


“这个没什么啦,怜舟鼓月大人。”


“快要到了,这里左转弯。”


“怜舟鼓月大人?”


狐之助在八岁的女孩怀里,随着女孩的视线一起看向一座高大的本丸。这座本丸的围墙可真高,连里面和式建筑的屋顶都看不见。


“【死亡】的气息…连结界都挡不住…”狐之助只听见女孩低声说了几句话,就觉得眼前一花,下一刻长满徘徊之地的花与藤蔓又匍匐在女孩脚下。


“花花,盛开吧!”


怜舟鼓月轻轻呵斥出声,自己脚一蹬,踩着藤蔓上了围墙。她摸着金色的结界,怀中滑出绘了血色花纹的黄纸,慢慢地将这一整座本丸围起来。她顺着围墙一直走,一直走,直到额头像是被什么打到一样。


“樱花树吗…明明【死亡】那么多为什么不盛开呢?”


“那就让我盛开吧。”


下一刻,怜舟鼓月跳上樱花树的枝丫,双手合十,拍掌四下,再往后一挥。


艳红色的骨生花代替了樱花,开在即将枯死的树上。耳边是细碎的玻璃破裂声,狐之助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见代表悔恨的暗黑,代表情色的桃红,代表死亡的苍白都沾染在这座本丸。


1004号本丸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