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

章三 国广

若不看满地的藤蔓,萧条的日式房屋,怜舟鼓月这个小姑娘坐在走廊上伸手接一片白色樱花花瓣的景象真当好看。她淡灰色眼中的神色竖瞳已经消失,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映着蓝蓝的天。

“你也是一振山姥切国广吧。”怜舟鼓月捏着花瓣歪头望向虚空,哪里常人只看见盛开着雪色樱花的樱花树,还有隐隐绰绰的符咒。她眨巴眨巴眼睛,似乎想到什么,抬手一到符咒打出,尚是在藤蔓中的狐之助便是被困在了结界里。

任那只小狐狸怎么拍打透明的结界,它就是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怜舟鼓月笑眯眯地朝他摆摆手,继而转头望向她方才看的地方。那是好漂亮的一片蓝天,好美的一树樱花,以及好漂亮的人。

庭院里只有骨生花藤蔓生长和缠绕的声音。

“很抱歉,哥哥大人只教了鼓月治愈符和结界符。”片刻后,怜舟鼓月打破平静,她双手撑地,蹬掉鞋子的脚晃晃悠悠的,阳光照在她苍白的小腿上,显得穿了一身东洋巫女服的女孩更加娇小。

【“是吗,那只有您能看见我们了。”】似乎有风吹起了女孩的发丝,吹动了她耳边的花朵,有人在风里说了一句话,幽幽地叹了一声。怜舟鼓月笑得更开心了,小脸鼓鼓的,似乎等着谁来掐一样。

下一刻,怜舟鼓月身后的门被推开,一身暗红色运动服的山姥切国广睁着一双艳红的眼睛走了出来。坐在走廊上的女孩抬头看她,他也看见了女孩淡灰色瞳孔中的自己。

金色长发暗淡无光,脸色苍白如雪,艳红的眼睛,身上爬满了艳红的纹。

1004号本丸的山姥切国广暗堕

“你暗堕了呦。”女孩却是笑盈盈地看着他,完全不在意他的暗堕,她拍拍身边空位,苍白的脚悬在空中晃了又晃,她用充满稚气的声音说道,“过来坐呀,你也很好看呢,山姥切国广。”

“不要说我好看。”暗堕的山姥切国广一笼头上的白布,很平静的说道。但也循着女孩的意思,走到她身边,坐下。

怜舟鼓月看看他看看虚空,噗嗤一声笑出来,眉眼弯弯,“你们俩的反应完全不同呢,我真的更想接替这个本丸了。”说着,她睁着一只眼睛,悄悄地看身边的山姥切国广。

她在笑,眼睛里全无笑意,她很认真。

可山姥切国广完全没在意,他在想那是谁?这里只有他和怜舟鼓月两个人。

“他是谁?”有着骨骸化的手覆上腰间的打刀,暗堕的付丧神声音清冷,一双艳红的眼睛望向方才女孩看向的虚空。

艳红的眼睛空洞,而虚空却是不空。

在一瞬间,他似乎看见虚空中站着个人。不,不是人,那也是一振山姥切国广,和暗堕前的山姥切国广有着一样的外貌。但也只是外貌而已,他身上的白布似乎被换掉了,干净服帖,显得他的身体更加修长挺拔,漂亮的金色锁链缀着翠色的宝石,贴在他的心口上方。直视他的翠色眼睛里除了凌厉还有傲气,那是不输于任何名刀的傲气。

国广的杰作

暗堕的山姥切国广在一瞬间想起这个称呼,也只有这个称呼配得上山姥切国广这把刀。

虽然,山姥切国广也是长船长义的仿作。

“他是谁?”是山姥切国广吗?他是国广的杰作,那么谁是长船的仿作?他与他是同一振刀吗?是因为他是仿作才让他看身为杰作的他吗?


暗堕的山姥切国广只觉得喉咙干涩,很多话堵在胸口,最后都七零八落地散去。

他只挤出三个字,这样就用尽了他的力气。

“山姥切国广。”怜舟鼓月回答到,对于山姥切国广来说她的声音好像来自很遥远的地方。“一振已经死去的山姥切国广。”

已经死去?山姥切国广知道他们刀剑付丧神的死是那个刀剑付丧神的本体破碎,但现实中不知在哪里的本体是不会有事的。于是在碎刀后等待便可以再有一振。

审神者不灭,他们不亡。

“他不愿意告诉我其他事情哎。”怜舟鼓月歪着脖子缩在哪里,一双眼睛大大的水汪汪的,赌气一样不去看那一振山姥切国广。于是,她将注意力转到身边的暗堕刀。“呐呐,山姥切国广,1004号本丸还有多少振刀?”女孩拉着刀剑付丧神的白被子,可怜兮兮地说道。

“十三振。”

山姥切国广没错过怜舟鼓月淡灰色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狠戾,继而是对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振刀的陶醉。从转角传来的声音开始,到身穿绀色狩衣金色护甲的男子走到她面前。那时阳光透过开满白色樱花的樱花树,照在他头饰上的金色穗子,惊艳了流年。

惊鸿一面后便是抛弃旧物寻新欢,山姥切国广的手微动,他的本体刀已经出鞘。怜舟鼓月的背后是完全暴露给他的,而若真如女孩所说她只会治愈符和结界符,那么一击便可,若不得,结局无非是刀解池。


俺の名は三日月宗近。まあ、天下五剣の一つにして、一番美しいともいうな。十一世纪の末に生まれた。ようするにまぁ、じじいさ。ははは。

三日月宗近走着平安朝贵族的步子,就算身上有伤也无法遮挡他一丝一毫的光彩。新月的眼里映着走廊上的两人,鲜有波澜。

“姬殿可是喜欢我这个老爷爷?”三日月宗近在笑,可一轮明月半掩,尽失亮色。

“是啊,三日月很漂亮!”怜舟鼓月眼睛亮闪闪的,她直勾勾地盯着三日月宗近,贪婪地看着他想把这一振刀的身影映入自己的眼睛。

三日月宗近听闻抿唇,笑意更浓,但眼中更加冰冷。而怜舟鼓月身后的山姥切国广握刀的手一紧,随时准备斩下。

“可鼓月更喜欢山姥切国广!”接下来女孩对着三日月宗近大声喊道,然后像是要奖励一样转头看向山姥切国广。

山姥切国广一愣,手上刀一合,将头上的白布呦向下拉一些,快步离开了走廊。

他突然不知道原先不奢望什么的自己又有了什么奢望。

他也不知道自己竟然会想那个女孩说喜欢的那一振山姥切国广是自己还是死去的那一振。

多说无益,离开最好。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