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

章四 本丸

山姥切国广染血的布一甩,大步流星走远了。他身后的怜舟鼓月脸鼓成了个包子,似乎很用力地往虚空拽了什么东西。

“呐,拜托了,带我逛一次本丸吧!”女孩的手在空中虚握,一双眼睛大大的,可无辜了。脚下那些藤蔓也乖顺起来,连带着她的声音越发地软糯了。

【真不知道你在期待什么…】

“好啦,公主大人的沉睡我会替你唤醒她的。”怜舟鼓月光着脚踩在了地上,双手拍拍她那身厚厚的巫女服。纤细的手从袖子里伸出来,女孩的眼睛半闭,手腕上艳红的骨生花开得更艳。“一共六十八振刀,她的尸骨在最底下。”

【你知道什么?!】

刀剑出鞘的声音,一声来自怜舟鼓月身后的三日月宗近,一声来自虚空。

倒是怜舟鼓月,不避不闪,任由一道凌厉的风撕裂她眼角的皮肤,连带着她耳边开得正艳的花,抖落几瓣花瓣。而下一刻,一振华美的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几缕白发抖落,掉入尘土。

“这事,鼓月解决不了,需要等哥哥大人。哥哥大人叫怜舟雾月,他一定很快就会来的!”怜舟鼓月一点也不担心脖子上的刀会伤到她,也无所谓那一振三日月宗近会对她怎么样。她嫣然一笑,提起“怜舟雾月”似乎就想起什么最好的事情。

“怜舟雾月?0045号本丸的审神者排名前五,总称其刀剑男士为【工具】…这样的人物,我们1004号本丸可接不起。”三日月宗近冰冷的刀已经将怜舟鼓月的脖子划出一道血痕,望着女孩的眼睛也被一层深深的血色蒙上。

1004号本丸三日月宗近暗堕

“哥哥大人是称他的使魔为工具的。”怜舟鼓月的手覆上三日月宗近,她似乎可惜于不能近距离看那一振天下最美的刀。“嘛,无论怎么样鼓月要等到哥哥大人再行动。”

“所以你这个笑嘻嘻,总想着套话的老爷爷先等一下吧!”

怜舟鼓月抓着三日月宗近的本体就是一转,锋利的刀刃几乎刮下一层肉。三日月宗近没想过这个娇小的女孩会有力气去推开他的刀,却没想到他再也无法砍下一分。

“哥哥大人会显形符,他来了你也方便了吧。”女孩拍拍手站在藤蔓的中央,她周边的藤蔓被她的到来惊到纷纷扭动着,先是很亲近地要上前,女孩扫视一圈都乖乖退下。“你的主人,就在这地下吧,你们的执念我听见了。”她没管尚流着血的手,任红色沾染她的衣服。

“走吧,结界符已下,带我逛本丸吧!”

女孩蹦蹦跳跳地拽着虚空中不存在的人走了,留下被困在藤蔓里的狐之助,还有结界里的三日月宗近。暗堕的刀就算是被困也保持着优雅华贵,他一双红瞳半睁,一轮明月依旧在他眼中。

怜舟鼓月的灵力很冷,就像死者的身体。但也就是冷而已,她的灵力是白骨,苍白干净最好什么都不留下。

【这里只有十三振刀,一振山姥切国广,一振三日月宗近你已经见过了。】被拽着斗篷的山姥切国广非常无奈地领着怜舟鼓月往里走,似乎还想说什么,可一路上只看见纠缠的藤蔓和盛开的骨生花。【怜舟大人,您…】

“骨生花与鼓月是共生,这里死了太多振刀,鼓月要是不来处理这里所有人都要死。骨生花,最先生长的就是你主君的骸骨!”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喜欢这样的鼓月。鼓月无论到哪里,都是吃人的怪物。”女孩全无刚才对上三日月宗近的伶俐,她一只手抓着山姥切国广的披风,另一只手抓着自己的衣角。鬓发和花遮掩了她的表情,只知道她最后的声音很低,近乎听不见。

【我明白了。】山姥切国广伸手想摸一把女孩的头,可惜是他透明的指尖穿过女孩头上的发丝。【我们走吧。】

1004号本丸,它的第一任审神者就已经全刀帐了。而现在,宽敞的本丸空空荡荡,墙也越筑越高几乎看不到天边的太阳。十三振,这里只有十三振刀以及来了,寻欢了,又走掉的男人。

十三振刀除了山姥切国广住在主屋旁的近侍屋,其他的都住在后面的院子里。

枯萎的花,干涸的池塘,倒掉的树,碎裂的砖瓦,脏兮兮的红灯笼。明明是非常干净的屋子却是黑漆漆的不开一扇窗,门边定着的木板已经腐朽得看不出什么字了。

【那些…是刀派,你刚才看的那间屋子是左文字的,留下的宗三左文字有把佛刀大哥。】怜舟鼓月蹦跳着要去碰门边的木牌,没蹦哒几下就触电一样无力地往后一仰。

“痛痛痛痛…”怜舟鼓月揉着头站起来,淡灰色的眼睛一转就瞄见冷着一张脸的山姥切国广,惨淡的阳光透过前屋的飞檐斗拱照在他半透明的身体上,将他笼罩在一片苍白之中。

怜舟鼓月是怜舟家的人,怜舟家是哪个世界东洋有名的咒幻术世家。而他们又有着得天独厚的血缘天赋,他们可以与影界生物定下契约,他们提供魔力影界生物供他们驱使。死后,灵魂与肉体都交予影界生物。

“你,不喜欢这里。”怜舟鼓月看着面前长长的,似乎要走不完的路,莫名讨厌起她用自己的血液里的能力看见的那个世界了。没有苍白的阳光,也没有大红灯笼高高挂,可爱的小姐姐手持一把比她高的薙刀和米色头发的小哥哥拿一把比他高的大太刀在对打,周围是好多穿着短裤露着大白腿,和怜舟鼓月差不多高的小孩子。他们目不转睛地看着,手里拿着小零嘴。也有大人,穿着帅气的正装或者华丽的和服,站在一个随时可以加入战斗的位子。“鼓月看到了!”

【所以才不会给他们,这记忆会成为压垮他们的负担的。走吧,怜舟大人。】这是一振属于1004号本丸第一任审神者的山姥切国广,他看眼没有生息的左文字部屋,就继续往前走,他闭着眼睛都知道再往前的几间屋子里…曾经住过什么人。【这是来派的屋子,现在里面没人;这是堀川、虎彻、兼定、新选组混住的屋子;伊达的烛台切光忠和鹤丸国永;古备前和源氏一起;太郎次郎占一个屋;贞宗家…】

转过一个转角,怜舟鼓月和山姥切国广意外地看见靠在门边上的暗堕山姥切国广,还有门内,虽然只拉开了一条缝,但还可以看见水蓝色的长发。

【那是粟田口的屋子…】山姥切国广稍微比划了一下,这一家几乎占了后面一整间屋子。不过,除了一边树下已经损坏的秋千,池塘里有几具鱼的骸骨,这个地方更多的是闪闪发亮的碎片。【一期一振,鲶尾藤四郎,骨喰藤四郎,还在…】

“粟田口总共有几振刀?”

【算上没带回来的信浓藤四郎,总共…十五振刀。】

这一大家子终究成了空荡荡的屋子,只有留下的人对着满地碎片,一句叹息都没有。

TBC
取现在国服刀帐69振(我只收集到48振…有些刀不会写)
1004号现在存活的刀:【三条】三日月宗近、小狐丸;【堀川】山姥切国广;【粟田口】一期一振、骨喰藤四郎、鲶尾藤四郎;【伊达组】烛台切光忠、鹤丸国永;【古备前】莺丸;【源氏】膝丸、鬓切;【左文字】宗三左文字;【贞宗】物吉贞宗
已暗堕:山姥切国广,三日月宗近
刀X刀CP有:一期山(其他待定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