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

章六 三方

来一个暗黑本丸,怜舟雾月就带了四振刀。

鸣狐小狐丸堀川国广和泉守兼定…得,是个厉害的主,来这里就带一把太刀的主。

而且看他非常顺手地将怜舟鼓月交给小狐丸,后者虽说是小狐但实际上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刀剑付丧神,有着一头柔顺白发,而且头顶上翘着的头发怎么看怎么像狐耳。

“主人…”小狐丸看着怀中的女孩子,莫名想到自家本丸被宠得一塌糊涂的短刀,虽说生活上被烛台切歌仙兼定一期一振压着,其他么…就算他们拿真刀手合飞到主屋上还打碎了屋顶,让怜舟雾月当晚去粟田口部屋住。但他们也仅仅是想测试如何轻易将屋顶打破,好在巷战的时候阴时间溯行军。

事实上,自从短刀开始打夜战、巷战,这个“碎屋顶”的法子真的是阴了很多时间溯行军…

“哥哥大人,你是不需要鼓月吗?”在小狐丸怀里的怜舟鼓月抓着他的衣服,犹豫地开口道,怀中早就画好的符咒一张张飞出,环绕在怜舟雾月的身边。

“鼓月,留不留?”怜舟雾月抱臂站在前面,符咒不接,灵力也全部收敛,修长的手指一下没一下地敲击手肘。

“留!”怜舟鼓月声音清脆,下一刻属于她冰冷的灵力爆发,尽数没入前方怜舟雾月的身体。

“留就留吧。”怜舟雾月似乎笑了一声,下一刻环在他身边的符咒飞出,尽数贴在了本丸里那棵樱花树上。“真是久仰大名了,这位后辈,在演武场那次的事…”

白色樱花纷纷扬扬地落下,第三股灵力也是冰冷的,但非常柔软,从樱花树开始,环绕着整个本丸。

“从前的事别提了,怜舟君。我连我的本丸都没保护好。”那是非常温柔的声音,带着些许的落寞。

“1004号第一任审神者,山皖,初次见面请多指教。”灵力的源头,是怜舟鼓月先前下符咒的地方。二八年华的透明少女手提一把薙刀,脚下是六十八振刀的刀镡和碎片,伴着飞舞的樱花,白得刺眼,像是一面镜子直面阳光,看不起时光本来的面貌。“以及…你带着部队为什么要回来,山姥切国广。”

那一振与众不同的山姥切国广同山皖一样是悬在空中的,不过他身上的颜色反而要比山皖的颜色浓重,也更加真实。

“远征部队和出阵部队不回来如何保护主君?”山姥切国广是站在门边的,已经有些不一样的他难得像从前一样隐藏在白布中。

两人一个在门口,一个在樱花下。本是纠缠着藤蔓与血的地全部被白骨和碎刀刀片占领,而更多,同山姥切国广一样的幻影从土地中钻出。

应该是痛苦的亡灵,却是鲜血洗去,只留下最美好的记忆。

为防止恶意碎刀,那些碎刀前的记忆会被保留,那些过往的好的,不好的都一并留给新生的刀剑付丧神。而1004号本丸剩余的十三振刀…他们大多数站在本丸的阴影处,就一身漆黑的鹤丸国永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地靠在烛台切光忠身上,坐在走廊。稍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只能看见他嘴角被扯起,那是一个非常牵强的微笑。

“只有…无数次被碎刀的记忆。”

转角处站着一期一振和山姥切国广,在过去点的走廊里是坐着的鲶尾骨喰,还有同样是沾染黑色的物吉贞宗。那个角落寂静无声,最后是鲶尾藤四郎干巴巴地说道。

“嗯,说真的,暗堕的你们是挺好看的。”怜舟雾月冷冷地说了一句,盯着哪些刀要实质的杀气,他手上动作不停。似乎是红色的颜料不够,过会儿他转身向堀川国广要他的刀。

怜舟鼓月先伸手拿了堀川国广的刀,不知轻重地在自己手上划了一道。鲜血染上了小狐丸的衣服和头发,怜舟鼓月自己的衣服也粘腻腻的。她却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像是小孩子要奖励一样,向怜舟雾月嫣然一笑。

“这地方已经流了够多的血了,而且我用不到那么多。”怜舟雾月眉头一皱,也只得用手沾了怜舟鼓月的血,另一只手空出来给怜舟鼓月赏了个不轻不重的毛栗子。厚重的灵力与冰冷的灵力交织,将鲜血绘制成不知名的符咒。

“多余的鼓月就可以给哥哥大人画了。”怜舟鼓月心宽,一手拿着白刃让堀川国广心惊肉跳地,就怕女孩一个万一拿刀斩了小狐丸的头发,或者鸣狐的脸。

怜舟雾月没说什么,就是向堀川国广要了刀鞘,把那把胁差好好地放进去,再放到怜舟鼓月的掌心里。

“等隐符和显现符画好,这个本丸的陈年旧事就可以翻出来了。”怜舟雾月将怜舟鼓月手上的血擦干净,依旧是冷冰冰地开口。他扫一眼自己的四振刀,转身扫一眼属于怜舟鼓月的刀,还有模糊不清的,属于山皖的刀的幻影…

“刀是工具…可惜工具也有自己的用途的,真是愚蠢。”怜舟雾月冷哼一声,属于怜舟鼓月的血再次沸腾,黄纸红字鬼画符。长方形的纸被怜舟雾月随手一弹,1004号本丸的几振暗堕刀外貌不变,那些魔纹黑气和骨刺都已经统统不见。

樱花树下,属于山皖的刀,也代表这个本丸最美好回忆的幻影也都站在了众人的面前。

相顾无言

他们已经碎刀,就算是再灿烂的笑容也掩盖不了他们身上的鲜血。山皖身后是江雪左文字和一期一振,她的面前是挤成一团的所有短刀。山皖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她拎着薙刀,艰难地打碎宁静。

“欢迎回来…”

而他们尚未碎刀。

TBC
下章山皖主场
山皖:差一把刀全刀帐的审神者,1004号本丸第一任审神者,死时十八岁,武器为薙刀。(皖:美好,纯白)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