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1004号本丸第一任审神者的故事,完全傻白甜
*这个被婶是暂定的所有CP中唯一的刀X主
*全篇只有山皖
*山皖的戏份以后还有
*山皖出生的年代架空!

章七 山皖

浓重的药味与重叠的帷幔慢慢地占领了所有的记忆,本就是有些虚幻的蓝天白云,田间小道,牛饮的父母,怀里大哭大笑的弟弟妹妹都已经渐渐远去。

今天她要死了吗?

今天她好了点吗?

咳嗽声又从帐子里传出,下人捧出的白色帕子上沾着艳红的血。老爷背着手跨过门槛,身边弯腰的大夫在角落走了一圈又一圈终是摇了摇头,神婆一身大红的衣裳眼睛骨碌碌转了转,最后看向角落里的她。

“为什么不快点去死呢?”端着药的下人啐了一口说道,她家大小姐什么都好,就是身体不好。而这个乡下来的野丫头什么都不会,就有一张与大小姐相似的脸。

“你,哎…”她是这家的主母背着老爷买回来的,来到这家后,大小姐的病情突然加重。老爷多次看着她,欲言又止,终是背过身去。本来挺直的腰杆佝偻着,整个人苍老了许多。

“我好想和阿姊一起玩。”帐子里的大小姐声音虚弱,苍白的小脸上被高温烧出了点红,纤细的手伸出被窝,手腕瘦得随意用大拇指和食指就可以轻松扣在一起。

是不是她去死,她的大小姐就可以好起来?

窗外一场大雨,一声雷遮掩了房内大小姐的呻吟和烛火噼里啪啦的声音。空气越发地沉闷了,压在她的心里,把她压到尘埃里。下人在走廊里拎着灯笼匆忙走过,偶尔带起一阵风,那是这个雨夜少有的清凉。

她看了眼逐渐远去的火光,深吸一口气冲入雨中。

“老爷!替身逃了!”

“老爷,大小姐的病…”

大雨掩盖了她的身影,她终究还是和床上知书达理体恤下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病弱大小姐不一样,她利索地翻过墙,不去管被篱笆和树枝划破的皮肤,就这样任由伤口被大雨冲刷,洗去鲜血,又把伤口泡得发白。

她这么一直跑下去,跑到死吧。

可惜她有一个愿望没有实现,她想要一个名字,代表她这个替身的名字。

醒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身边蹲着一只小狐狸,视线越过它,看见一个火炉在熊熊燃烧。

“你醒了,审神者大人。”

狐狸,狐狸说话了?!教她习字的先生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她没因大小姐走一趟鬼门关,现在要阴这狐狸精走一趟吗?

“大小姐,大小姐她怎么样了!”也不怕什么狐狸精,狐妖,狐仙了。她是个替身地藏,纵有千万种不甘愿,也要替别人走一遭的。

“她没事。”

她安心了,用手把沾在脸上的头发顺到耳后,又理了理沾在身上的衣服。这才抬起头环顾四周,她在一个屋子里,因为那火炉的原因这个屋子亮堂堂暖暖和和的。

“请问,您找我什么事?”她安安稳稳地跪坐在狐狸的面前,夫子说,人贵有自知之明,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救了她,救了大小姐,这两件事足以让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成为审神者,统领刀剑男士与时间溯行军战斗,保卫历史。

“我知道了。”

她只是可惜,她依然没有名字。

山皖的第一个愿望是想要有个名字


“我是山姥切国広。……那个眼神是怎么回事。对仿刀的身份感到在意吗?”

哎?穿着才烘干的衣服,山皖随手从狐之助交予她的刀中挑了一把。她抬头看向挡住面容的男性,又很快低下头去。

“我…知道了…身为替身,我也没什么资格看你。”

替身和仿品,应该是一样的吧。虽然还是低着头,她很幸福地笑了。她逃出那个对她好,却也对她不好的屋子;她救了大小姐的命;她有了同伴。

片刻后,她对上一双碧色的眼睛。

“身为仿刀不应该这么说,但…请下令吧,主人。”

“我想要一个名字呢,山姥切国广。”

不顾狐之助的叫喊,她歪头一笑,她在山姥切国广的眼中看见自己-把撒娇的大小姐学了个十成十呢…

“山晚,山皖姬殿。”

此时山映斜阳,屋外是一片血红的傍晚。

山皖有了第一把刀山姥切国广,又有了第一把短刀五虎退。然后,山皖锻出了一个5:00。

带着非常狂妄的笑声,高大的薙刀显现在狭窄的锻刀房中。

山皖的第二个愿望是有第二把岩融。

跟着狐之助出阵,也开始学习帮出阵的刀剑男士手入。也就八九岁的小女孩非常喜欢看上去同龄的玩伴,她的初始刀兼近侍废了好大的力气才让她放弃乱藤四郎的平角裤和小裙摆;药研藤四郎的白大褂;秋田藤四郎的白丝袜…

这个本丸,在第一天就捡齐了短刀。

小天狗今剑跳过来蹦过去,高大的岩融鹤立鸡群身上挂了不少露腿的小短刀。在一边有些腼腆五虎退,有些隐喻的小夜左文字,还有不爱出屋门的秋田藤四郎都被山姥切国广与山皖用和果子哄着到了院子里去。

明天不知道会如何,但他们过得好就是了。山皖捧着杯子笑得幸福,她目光灼灼,始终跟着岩融那把一定比她高的薙刀。似乎是大小姐私藏在闺房里的那些话本小说给了山皖一个念想-她喜欢,或者向往大开大合的战斗方法。

“山姥切国广,审神者可以练习兵刃吗?”

山皖的眼睛亮闪闪的,她的目光从岩融的薙刀转移到山姥切国广的打刀上。寡言的打刀把帽檐拉低,点了点头。

“那我要再锻一把岩融,这样我就可以和你们一起战斗了!”

“为什么?(为什么是岩融不是我?)”山姥切国广把自己大半张脸全藏在白布下面,声音也是小到几乎不可听闻。

“为什么…嗯…因为今天岩融一直保护的是短刀呢,我也要保护好自己,保护好短刀让你们安心在战场上。山姥切国广你好厉害呢!我怕我学了你的刀法,只会拖后腿。我要和你们一起!”山皖不知是听见,还是自说自话。那时庭中声音都消失了,之有年幼的审神者不知何时放了被子站在走廊上,同脆生生的童音说着那一刻的誓言。

第二天,山皖有了第二把岩融。

山皖的第三个愿望是有一振一期一振
山皖的第四个愿望是有一振大包平

山皖是被刀剑宠爱的孩子,自从那一次山皖说想要第二振岩融,结果隔天就真的有了岩融。而在锻刀是不知道是哪一振粟田口短刀说想见一期一振,当天山皖就锻出了一期一振。

“大包平什么时候来呢?”日常在走廊上喝茶的太爷爷莺丸慢吞吞地说道,手边是烛台切光忠新作的和果子,边上是一碟细细的白糖-白糖是给爱喝甜牛奶的审神者准备的。山皖年龄小,现在本丸里的事还是丢给山姥切国广和一期一振处理的。

“大包平?”乖乖呆在近侍屋处理事情的山皖歪头,她的刀帐就是压箱底用的,所以她并不知道哪些数字间空掉的地方是给极化和未实装刀的。而大包平,那时未实装。

“山姥切国广,一期哥,我出去下马上就回来!”

十来岁的小女孩放下笔就跑出去了,也幸好她注意了没用丢的,不然这纸就废了。

“山姥切国广殿,姬殿知道大包平未实装吗?”

“虽然不是我这个仿品能说的,就酸知道了,她也会一直祈祷的吧。”

“山姥切殿。”

“我知道,一期一振,我尽量不在她的面前说。”金发付丧神压低了白布,一双碧色的瞳孔干干净净的,里面的坚定一眼就看见了。

“莺丸!我会带大包平回家的!”山皖不知道这个,她避开莺丸的眼睛,莺丸的那杯茶。她躲躲闪闪的,却是愿意伸进灼热的火光中将他们一个一个地带到身边。

“是,那我也会等的,姬殿。”莺丸为山皖倒了杯茶,哈拉,茶梗立起来了。

非常幸运呢,大包平。

山皖第五个愿望是可以使用岩融
山皖第六个愿望是可以参加手合
山皖第七个愿望是可以出阵
山皖第八个愿望是和山姥切国广在一起的日子可以长长久久地在一起
山皖第九个愿望是她的远征部队出阵部队永远不回家

家即为本丸,她住了十一年的地方。

“我以为我保留的过去很长,属于1004号本丸美好的记忆很短。”
“只有十一年。”
“我没等到他们回家,也没等到一期哥的弟弟回家。”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