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

章八 信浓

1004号本丸其实有一个习惯,他们都将折断的刀刃放在那棵樱花树下。而樱花树,会在那时下一场小小的樱花雨。除了粟田口家的短刀,一期一振将短刀们的刀镡放在部屋前的院落里,每晚不知梦到的是弟弟们的哭号,还是有弟弟们的桃花源。

现在想来,那一场樱花雨是死在樱花树下的山皖的泪。她身侧葬着她的六十八振刀,死后她也接纳不属于她的刀。

“不过你居然还不堕落。”被小狐丸抱在怀里的怜舟鼓月探出个头来,她好像是听完一个故事,然后若无其事地开口。逝去的山皖,已经毁掉的1004号本丸,它本来就是一个故事。

“有执念的灵是不会堕落的,鼓月,你若是要…”

“锲约什么的,有骨生花就可以了,哥哥大人是不会要这样弱小的灵的。”怜舟鼓月难得打断她所信仰的哥哥的话,苍白的脸收敛了笑意,指尖夹着符咒。若不是被小狐丸抱着,她这个年幼的咒术师难得显现出成熟的一面。“你的执念,是什么?”

“我的愿望是不让我的远征部队和出阵部队回家。”山皖苦笑道,她手执第二振岩融英姿飒爽地站在短刀们的中间。身侧是打刀和胁差们,而冲力更强,更多地被选择在正面战场上使用的太刀大太刀枪们则是站在较远的地方。“一期一振带着第一部队去大阪城了,山姥切国广去了万屋,岩融远征…我那时在家准备晚宴,每一次有新人来都是我做晚宴,这是规矩。”

而且,围着她的短刀和胁差打刀悄悄地交换了一个眼神-那天她为什么坚定地要将所有战力都支出去,就算出阵部队远征部队装不下,她还特地把山姥切国广丢进她所说的“万屋特别部队”里,就是因为这场晚宴不止是给信浓藤四郎的接风宴。

山皖和山姥切国广在一起一年了。

“不回来…不,有人没回来。”拽拽小狐丸的头发,怜舟鼓月蹬掉脚上的鞋子,微颤颤地站到小狐丸的肩头。她对着一边的鸣狐拍拍手,一脸期待地看着鸣狐。

“鸣狐,你的狐狸能借一下吗?”怜舟雾月叹息一声,鸣狐觉得他总是自称工具的主人是在透过他看一个悲伤的人,因为他主人的那双碧眼中满是悲伤。“鼓月她,非常喜欢二…小狐狸。”

“呀呀,哄好小姐是吗?这可是狐狸非常擅长做的事情呢,毛绒绒的宠物总会带给人安心的感觉。”鸣狐的狐狸从鸣狐的脖子上起身,优雅地跃起,足尖一点怜舟雾月的手,灵巧地跳到怜舟鼓月的怀抱里。女孩子立刻笑起来,苍白的小脸蹭着狐狸。

怜舟雾月盯着站在小狐丸肩上,抱着小狐狸的怜舟鼓月。不曾开口也不曾挪步,除却怜舟鼓月的笑声,着院子安静得像无人一样。

“啊,鼓月高兴了,终于能抱小狐狸了!”(虽然和二哥的白狐狸不能比)怜舟鼓月碎碎念了几句,然后非常郑重地向鸣狐鞠躬感谢,也向抓着她脚踝的小狐丸说谢谢。而小狐丸撇过头去不看女孩子长长的裙摆,他身后是怜舟雾月要杀人的目光。

“然后鼓月,你要说什么?”

“缺了一振刀呀,六十八振刀的刀镡,缺了一振。”怜舟鼓月抱着小狐狸理所当然地说道,他不去管在身后脸色一白的暗堕一期一振,也不管在樱花树旁看着自己的主君和弟弟的亡故一期一振。她踮起脚尖,遥遥一指亡故山姥切国广守护的门扉。“虽然被鲜血和刀的碎片掩盖,但他还在,充满了生的气息,真是的一点也不好吃!”

堀川国广去取了藏在门栓里的短刀,十一年间数十位审神者推开这扇门,有的是祭品,以鲜血洗去刀剑付丧神的怨恨;有的是催化剂,将刀剑付丧神推入更深的仇恨深渊;而有的,是噩梦,带着桃色的气息和无尽鲜血。

缺信浓藤四郎满刀帐的本丸,最后留下十三振暗堕刀剑。


俺、信濃藤四郎。藤四郎兄弟の中でも秘蔵っ子だよ。

红发的藤四郎在一片樱花中现身,他半闭着一只眼,睁着的赤瞳中满满的,都是樱花树下的人影。

“大将,就算我是被喜爱的藤四郎迷藏之子,我也不想被藏起来这么久!”

“这么久了,大将喜欢我吗?喜欢我的话就给我抱抱吧!”

短刀的机动都高,而这一振信浓藤四郎更是没人影。只可惜,他重重地撞到了那一棵樱花树上,只飘落一阵樱花雨。

“疼疼疼…”树边亡故的一期一振只能徒劳地看自己的手穿过信浓藤四郎,也是他藏起了这一振未现行的藤四郎。而墙边的暗堕一期一振没有什么动作,只是他的水色长发挡住了他的全部表情。“别这么伤心嘛,我可是被喜爱的迷藏之子!”信浓藤四郎自己爬起来,靠在樱花树下,往虚空伸出的手抓不住任何东西。

他双眼都睁开来了,一只是赤色,一只是血色。就算是被藏,他在半梦半醒之间听见兄弟的哭号,听见长辈的怨恨,听见同伴痛苦的喘息…他逃不了暗堕的气息。

“信浓,欢迎回家。”虚空中站着的女孩拄着的岩融,一条白色长裙带起脚边的白色樱花,她手心向上,半蹲着与信浓藤四郎同高。

晚,山向斜阳为晚,美好纯白则为皖。而后者,是当年给山皖起名字的山姥切国广也没想到的意思,也更是山皖所希望一身都不曾丢的东西。

“信浓,天色晚了,回家了。“他逝去的兄长依旧是温润如水,一身华丽的军装服服帖帖地穿在身上。已故一期一振后退一步,让出走向山皖的路。

“信浓,回家了。”与他有几分想象的药研穿着内番服,白大褂一甩可是帅气,他一推眼镜,后退几步,从口袋掏出黑手套给自己戴上。

“信浓哥,欢迎回来。”家族末席的前田背着手,很乖巧地后退一步。较他的双生兄弟平野较浅的头发一甩,露出他笑盈盈的一双眼睛。

“信浓!”

“信浓。”

“信浓…”

“…粟田口的迷藏之子信浓藤四郎,归来!”信浓藤四郎穿过层层幻影,终是看见了屋檐下暗堕的长兄们,暗堕的前辈,以及他将要辅佐的主君。

怜舟鼓月放开鸣狐的小狐狸,从小狐丸的肩上走下来。她是走下来的,端端正正,踏着骨生花的藤蔓。白发白眉淡灰色瞳孔的女孩在信浓藤四郎面前站定,那是信浓藤四郎可以用本体将她刺死的距离。

“大将。”

怜舟鼓月向前一步,指尖是一张怜舟雾月绘制的影符。藏起信浓藤四郎那一只妖艳似血的眼睛,她呼出一口气,开口说道:“我叫怜舟鼓月,因为是哥哥大人从骨骸中带走的孩子,所以叫怜舟鼓月了!”

此为真名,三次告于汝。

“大将,我可以钻进你的怀里吗?”眨巴眨巴表面上已经恢复的眼睛,信浓藤四郎用着撒娇的声音有些不安地说道。

“嗯…鼓月很冷,不介意的话可以!”话音刚落,怜舟鼓月张开的怀抱里就多了一振红发粟田口短刀。虽然女孩子白色的东洋巫女服被血污沾染,虽然她的怀抱冷得像是骸骨的囚禁,但怜舟鼓月是真实存在的,她的怀抱软软的。

“初始刀是信浓藤四郎啊…接下来就是要看狐之助的了。”怜舟雾月熟练地用起冰冷的灵力,将满院的狼藉收起。然后一瞥屋檐下不曾言语的暗堕刀剑付丧神,冰冷狠戾厌恶,尽数藏在那个眼神当中。

这是警告,警告他们不许动他的妹妹怜舟鼓月。

“信浓藤四郎。”

“啊,是!”

怜舟雾月一转视线,碧色的眼睛毫无波澜,满怀杀意地盯着怜舟鼓月怀中的信浓藤四郎。

“你要抱到什么时候?”

樱花树下若影若现的山皖似乎想到了什么,和身边粟田口短刀很快地交流一个眼神,最后笑盈盈地消失了。她身后的一期一振无奈地摇摇头,被雪色的鹤丸国广拽着隐在一片樱花下。

而堀川国广与和泉守兼定也互相看一眼相视一笑,世间兄长,不过如此。

可怜了僵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信浓藤四郎。他看着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笑的怜舟鼓月,也笑了。粟田口家的短刀待他的大将点头后,轻巧地跳上走廊,仰头,用他同色的赤瞳看他的兄长。

“一期哥,抱抱!”

回应他的,是有些僵硬,有些搁的怀抱。

回家了,信浓藤四郎已经不是迷藏之子了。他抓着一期一振水色的长发,安心地想到。

TBC
其实可以猜猜怜舟鼓月和怜舟雾月在加魔里的身份,这一章已经把他们其他的兄弟姐妹的马甲抖落得非常干净了。
信浓的CP是药研(其实我吃药all)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