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

章十 兄长

尽是些桃色的器具,还有些血污尚未洗净的东西,规规矩矩地挂在墙上,而墙角还有些发亮的估计铁锁的东西。房内污浊的气息带着浓重的铁锈味和腥膻味一直萦绕在鼻端,就算是用灵力将其损毁也不能忘却。

“和哥哥大人说的那样,会长针眼的啊啊啊啊啊啊啊。”怜舟鼓月倒是不心疼随意被毁去的建筑,她捂着眼睛蹲在曾经主屋的门口,可怜兮兮地哀嚎着。

很难想象就是这个女孩在顷刻间毁去一整间主屋,物吉贞宗没记错的话主屋这种审神者住的重要地方是有结界保护的。不过现在的任务…就算是暗堕也十分温和的胁差轻拍女孩的肩,待其安静下来后替她拍去身上的浮尘。

“已经被主君毁去了。”少年温润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怜舟鼓月哭丧着一张脸,瞪大了淡灰色的眼睛,茫然地说道:“鼓月会像哥哥大人说的那样长针眼吗?”

物吉贞宗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猜得到针眼是人类的病症,病因是看到不洁之物。不洁,是说什么不洁?而从前那人以这间屋子为主屋,一点事也没有;而主君只是开了门窥探一眼便是要得了病。

怜舟鼓月的眼前是一片黑暗,带着些薄茧的手抚在她的眼前。冰凉,干净。她听见耳边有人对她说若从前他带来的幸运可以消去这不洁带来的伤痛,而现在失去幸运的他只能只能以身替主,要替主君承担这伤痛。

冰冷的手抽走了,怜舟鼓月只看见拥有黑发黑衣血瞳的少年站在不远处。带着微笑,温柔地向她行礼,指引走向远处的路。

“物吉贞宗是吗?”慌乱的女孩子安定下来,双手合十,无数符咒在身侧显现。怜舟鼓月笑得眉眼弯弯人畜无害,嘴角微微上扬,昂着头说道,“鼓月可是怜舟家最擅长治疗符咒和结界符咒的咒术师,这点小事可难不住鼓月!”

黄纸血字的符叠起落到物吉贞宗面前,冰冷的灵力绽开在物吉贞宗身侧形成的是透明的结界,而似有只无形的手将他扶过,带起一阵发自骨头中的寒。

“治疗和结界就交给鼓月吧!”女孩满意地收回那一叠符咒,蹦跳着拽拽物吉贞宗的衣角,似乎要让他带路。物吉贞宗低头只看见怜舟鼓月那双要燃烧起烈焰的眼睛,后者似是一列战车上负责压轴的战士,只要她还存在一天,后方最牢固的墙就不会崩溃。

“是,我的主君。”愿物吉贞宗依然可以为你带来幸运,物吉贞宗拉起女孩的手往黑暗的走廊深处走去。“前方,是源氏兄弟的部屋。”他的声音温柔一如从前,他的背影挺拔一如往昔,他奉上的忠诚也一如当初。

“兄弟吗,嘻嘻,他的哥哥绝对没有鼓月的哥哥大人和二哥好。”怜舟鼓月笑意更浓了,她的脚步更加轻盈几乎是蹦着在走。

“主君的二哥?”物吉贞宗见过怜舟雾月,不知道那个金发碧眼冰冷而坚毅的男人会有怎么样的弟弟。

“对啊,鼓月还有个姐姐呢。姐姐将要手刃我辈的族人,是将要当族长的!”怜舟鼓月笑着说出冰冷的语句,恍若手足相残,同族屠杀不过是指尖的一粒沙。轻轻一吹,人命便没了。“怜舟的血可与影界使魔定下契约,可趋势使魔。而强弱在于血脉,同族的兄弟姐妹越少,怜舟家的血越强。”

“为了怜舟家,为了这罪恶的血脉。跨越千里万里,穿过千年万年,永不改变。”怜舟鼓月嘴角勾起嘲讽的微笑,而眼中,盛满了悲伤。“一切自相残杀在怜舟家看作理所当然。”她的手藏在袖子里,挽在胸前。将一切嘲讽与悲伤收起,怜舟鼓月就这么冷冰冰地看着暗堕的物吉贞宗。

“那你?”

“鼓月?”

她的哥哥大人怜舟雾月将一切视为工具,他将为怜舟家劈开一条血路。
她的族长姐姐怜舟炎月将一切踏在脚下,她将带领怜舟家前行。
她的二哥怜舟墨月只是族中的天才,他黑色地逃离东洋逃离家族来躲避染血的命运。
她呢,怜舟家幺女怜舟鼓月,也是族中的天才。她是怜舟雾月的工具,是怜舟炎月的下属,是帮助怜舟墨月出逃的帮凶。

“鼓月会为哥哥大人奉上鼓月的一切。”女孩的声音清脆,在空荡的走廊中回响。她笑盈盈地对上物吉贞宗那双干净的血色瞳孔,凑上去轻轻地说道,“鼓月告诉物吉贞宗一个秘密呢。”

“鼓月和物吉贞宗,还有其他人,是【同类】哟。”

怜舟鼓月依然是眉眼弯弯的无害小女孩的模样,她才不管物吉贞宗因她的话有多大震动。女孩在走廊上看着破败的院落,风吹起她沾染血污的衣袖,嫣然笑着的女孩伸出白皙柔嫩的手,回头看向黑色的物吉贞宗。

同类…是什么样的同类呢。

算了

物吉贞宗伸手,领着怜舟鼓月走向院落深处。

TBC
怜舟炎月、怜舟墨月,出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
墨月终于出来啦…加魔里,最震撼我的一个是千年的物是人非,一个是墨月的死…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