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

章十一 髭切

走廊尽头一片昏暗。

那些平安时期的老爷爷们生活的地方显然非常安静,物吉贞宗与怜舟鼓月的呼吸声心跳声都可以非常轻易的听见。而平安京,又是百鬼横行的地方-

“鼓月可是只会结界和治疗的。”

太刀出鞘声逃不过胁差物吉贞宗的侦查,黑暗中怜舟鼓月只觉得自己被一推,然后就是刺耳的利器破空声和血液飞溅声。习以为常地,怜舟鼓月自怀中掏出仿佛难以用完的结界符治愈符。淡淡的明黄色的光亮起,一道结界划开。

“主人,没事吧。”物吉贞宗半跪在前方,他一身黑衣也不知道被那一振太刀伤在了那里。弥漫在空气中的,是浓重的血腥味。

“物吉贞宗放心,鼓月没事。”淡绿色的治愈符环绕在物吉贞宗身侧,专心治疗明显非常信任自己随意设下符咒的小姑娘一个眼神也不给举刀的淡金发青年。后者睁着一双赤瞳,眼下是不知为什么沾上的血。披着的外套也沾染了不知道什么东西,除了胸口一块小小的金属徽章,在暗淡的光源下依旧闪烁。

源氏重宝之一,髭切。物吉贞宗似是怕了髭切那一双像是被飞溅的鲜血浸润透了的眼睛,缓缓地将手搭到自己的本体上。

“啊咧,物吉很信任这位姬殿?”高大的青年,淡金色的头发,除去红瞳与被脏污的外套,髭切与未暗堕的髭切几乎一样。他的脸影在半明半暗之间,声音也是飘忽不定。软软的,毫无威胁。

“髭切殿,是的,物吉很相信…”物吉贞宗没说完就被怜舟鼓月赏了一个毛栗子,没有一个医师喜欢自己的病人在救治时分心。淡绿色的符,淡绿色的光,半跪在物吉贞宗身边的怜舟鼓月眉头紧锁,白皙的手上又占满了鲜血。

“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伤口。”髭切的太刀再次举起,刀光划破层层空气,重重地落在明黄色的结界上。先前三日月宗近无法撼动的结界似乎颤抖起来,而那把刀,物吉贞宗能明显地感觉到怜舟鼓月处理伤口的手一紧,四周的灵力又寒了几分。

冰的,冷的,原是冰冷的一具尸体的温度,现在成了夜半的骸骨,裸露在外即将沾染上明日的露水。

怜舟鼓月太冷了,呼吸太慢了,若不是她仍有浅浅的,断断续续的呼吸,她那惨白的面容,雪白的头发足以让她真的要成了一具尸体。

“主上让开!”物吉贞宗的本体出鞘,下一刻不知何处挥来的刀刃斩断了结界。两人的刀刃碰到一起,带起一阵刺耳的声音。可惜两人力量悬殊,物吉贞宗被髭切压着,艰难得阻止那把刀刃下落一寸。

“物吉贞宗,鼓月问你,他斩杀过什么魔族?”怜舟鼓月的声音传来,物吉贞宗感觉有一只手轻轻搭在了肩膀上,灵力平稳而温和地铺展开来。她的声音依然充满稚气,但那些亲昵与天真不在,更像是,物吉贞宗见过的那个总是说工具的男人怜舟雾月。

倒是魔族,物吉贞宗没想太多,估计就是妖怪一类的吧,非人族就是。“应是斩杀了,茨木童子的一条手臂。”

“茨木童子?没听说过,厉害吗?”

“很厉害。”

“是吗…物吉贞宗,退下!”

怜舟鼓月的灵力突然暴涨,物吉贞宗被堵着一口气,终是幻化成怜舟鼓月手中的一把胁差。而髭切也是毫无阻碍地就砍下,锋利得可以砍去大妖茨木童子的手臂的刀刃稳稳地砍在了结界上。一手拿着胁差,一手举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来的符咒。衣袂纷飞间,怜舟鼓月睁着一双竖瞳,耳边被当作装饰的花越发娇艳。

“果然,是鬼吗?”隔着结界,髭切可以很清楚地看见怜舟鼓月的那点变化,而扑面而来的属于亡者的气息,告诉他他的判断并非错误。如怜舟雾月一般为亡魂也就罢了,可怜舟鼓月,身上纠缠的人类带些温热的血,妖怪最肮脏的气味,还有亡者背负的阴暗。“鬼,可是要乖乖被斩掉的!”

可惜石切丸,太郎太刀还有笑面青江不在。他髭切并不是御神刀,他只是一把为主人斩去妖怪一只手臂的刀。

“以怜舟之命。”细碎的温暖气息将髭切的注意力唤回,他的刀刃深深没入怜舟鼓月的肩头,却是再也不能砍下半分。而那些温暖,则是劈砍时溅出的血。“唤汝之性命,吾听,汝为髭切。”怜舟鼓月似乎一点痛都不曾感觉,反倒是有些跃跃欲试,她的尾音带一些愉快地上扬-“如此,你就是鼓月的使魔了。鼓月将鼓月的魔力分给你,可惜只能给你怜舟的血了,鼓月的灵魂是交不出去的。”

血液似乎构建了做无形的桥梁,怜舟鼓月伸手,架在她脖子旁边的刀刃渐渐散去,而她手上多了一振髭切。

属于怜舟鼓月的髭切。

被磨去过往沾染的混杂灵力,只有怜舟鼓月的灵力充斥在髭切身上的每一个角落。而且,他看见了,女孩身上生长的花,蜿蜒的藤蔓全是活的。它们与她的灵魂深深地纠缠在一起。

属于怜舟鼓月的灵魂触手可及。

“不可以哟,按照契约,我死后灵魂魔力肉体都供给你们。”怜舟鼓月开玩笑一样地拍拍髭切,浑然不觉她口中将要失去灵魂的是她自己。“这是我们的命运。”

这也是代价,驱使独属于自己的使魔的代价。怜舟鼓月手一松,与她要同高的太刀消失,而她的手腕上多了两字“髭切”。

凭空出现的刀刃架住了从背后袭来的刀,被拿在另一只手上的物吉贞宗看看,似乎就是最开始攻击他的刀。看来是髭切拿了膝丸的刀发动了第一次袭击,膝丸劈不开的结界则是由他自己来。

怜舟鼓月微微一笑,符咒宽大的袖子飞出裹在髭切上。电闪雷鸣,瞬息万变。髭切一荡击开膝丸,刀风夹着数道闪电向膝丸飞去。

TBC
暂时情报
怜舟鼓月:1004号本丸审神者,怜舟家咒术师,使魔髭切、骨生花
怜舟雾月:0045号本丸审神者,怜舟家咒术师,使魔未知
山皖:1004号本丸审神者,武器薙刀

这里解释一下怜舟家,怜舟家是加油大魔王里的东洋家族,千年之章里有“同族姐妹越少用血液驱使使魔越强”的属性。而他们使用魔力的方法是将其分给自己的魔物(使魔),死后将灵魂给使魔。
怜舟家就是法师+召唤师的脆皮…可以的话能做奶
这里私设,髭切为斩妖刀,即砍妖(这里魔族魔物都属于妖)有加成。御神刀主要清负面状态,灵刀是斩鬼加成。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