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

章十四 滴血

熟悉而陌生的灵力降临本丸,而守在锻刀室前的烛台切光忠一脸寒霜,只有在审神者匆忙赶来时有了些许波澜。高大的太刀青年轻轻叹口气,赤金色的眼睛浑浊而无光,他的手搭在本体刀剑上,抬头看了气喘吁吁的审神者一眼-随后翻滚着浓重黑气的刀砍上明黄色的结界,泛起一阵水一样的波纹。

在刀刃底下,怜舟鼓月的声音细小透着一股不可置信。她瞪大了她那一双干净清澈的淡灰色的眸子,像是烛台切广忠曾见过被惊扰的小动物。

“烛台切广忠?”

怜舟鼓月轻唤这一振刀剑的名字,她轻轻踮起脚尖,用稚嫩的手隔着结界去触碰已经被黑暗染尽的刀刃。空气中的灵力越发浓厚,骨骸般苍白的实体灵力与黑气纠缠,丝丝扣入要碎裂的刀剑。

“是鼓月疏忽了,符咒画错要将鹤丸国永关在锻刀室里了呢。”怜舟鼓月见烛台切广忠的动作有了些许的迟疑,她凑上前去,声音越发的轻柔-她模仿了她的族长姐姐哄她总是悲伤无望的二哥的声音和神情。

“让鼓月过去,行吗?”女孩子淡灰色的眼睛亮闪闪的,映得持刀的青年越发凶神恶煞,也对,暗堕的气息逐渐增强,它们夺去了他好看的皮囊。

骨骸化,怜舟鼓月愣怔地看艳色的骨生花盛开在烛台切光忠那只持刀的手上,说是手,其实是手骨,因风化而有了更加苍白的颜色。

“你到底要干什么,你会死你知不知道!”怜舟鼓月眼中闪过一抹碧色,一只手抚上心口,周身的灵力沸腾,全力压制着已然开花,开得娇艳的骨生花。

可她等来了烛台切广忠挥刀斩断空中丝丝缕缕的苍白灵力,也直直地砍上明黄色的结界。这次的劈斩可比上次的力道大得多,震得怜舟鼓月后退几步,下意识握紧了拳头,心与灵魂一道呼唤她才刻下的名字-“髭切!”

漆黑的刀刃再次举起,带起刺耳的破空声。而白发白色军装的青年持刀拦在她的身前,怜舟鼓月手上契约生效的灼热未散去,心口一痛更是让她几乎跪在地上。

-髭切,等会儿鼓月会撤去结界,你拦住烛台切,不要让他受伤!

女孩应该没说什么,髭切也应没听见什么,他却是知道。于是,曾经斩去茨木童子一只手的太刀对上已经暗堕的布满伤痕的太刀。而他的主君,小小的女孩子猛然窜出,那种和短刀不相上下的机动,烛台切光忠自然抓不住她。

白色的长发一甩,被血污浊的衣袖也飘过眼角。怜舟鼓月指尖骨生花花藤汇成一缕,如刀刃般锋利。

她一下划开被封锁的锻刀室,符咒被剥离四散在空中化为尘土,而锻刀室的大门也被缠绕着藤蔓的双手推开。

“鹤丸国永,鼓月弄错了…”

怜舟鼓月绽开一个灿烂的微笑。她模模糊糊地看见炉火旁边依旧纤尘不染的鹤;她也瞄见眼角窜过两道黑影;她也知道,使魔髭切拦截了烛台切光忠,使魔骨生花被她强行压制了能力,她自己身边的护身符咒也被解开;而且,她开门时双手张开,像是拥抱一样抱着两振刺入她腹部的短刀。


柄まで通ったぞ!
油断大敵ー!

怜舟鼓月的笑凝结在嘴角,她失去了结界,她便只能无力地承受外界的伤痛。治愈符不断地被展开,继而被属于这两振锻刀的暗堕气息销毁。怜舟鼓月无力地抬起手,终究是被锻刀身侧拖着的长长骨骸打到,又增新伤。

“想要和我一起迷乱吗?这就是迷乱的代价哟。”
“忠诚之刃的忠诚不在你。”

她无力说话,她却看见了那两振短刀与鹤丸国永,与守护鹤丸国永的烛台切光忠一样的眼睛。都是无神,浑浊,而满是悲伤绝望。

明明,你们现在扮演的是持刀者这个伤害他人的角色。
可为什么,你们脸上带的不是肆意的笑,而是近乎绝望的悲伤呢?

血在她的身下开出了一朵绚烂的波斯菊,而她的东洋巫女服也散开全部浸染在血里。属于怜舟雾月的压切长谷部在此时赶到,他立刻拦下烛台切光忠,好让髭切去帮练度不高的信浓藤四郎。

-髭切,拦住我…快拦住我!

属于女孩子细细小小的声音从髭切脑海中传来,他一手挡着乱藤四郎的刀,另一只手搭在怜舟鼓月的手腕上将先前得到的灵力反哺给她。女孩子很不安稳,髭切看着她身下越来越多的血感到不对。

怜舟鼓月的血,怜舟鼓月的肉,怜舟鼓月的骨,都是骨生花的种子,都是养育骨生花的沃土。

-滴血皆生骨生花!

花,藤蔓,根,最先生长在沾血的地方,继而发现充满死亡的土壤,又大肆繁殖。

悄悄地,空气中属于怜舟鼓月冰冷而干净的灵力消失不见了。

TBC
鼓月其实用骨生花放大很屌的…
下面几章主场在雾月的本丸,剧情的发展会快一点。
哥哥大人超棒的!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