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

章十六 双向

若不看它生长在骨肉之上,那可真是绝美的花。娇艳,繁盛,无花香,不过只要欣赏她施施然盛开的样子,她的藤蔓优雅地破土,缠绕在四周的样子。

暗堕的药研藤四郎和乱藤四郎自然是被骨生花淹没,锻刀室内的鹤丸国永也闷哼一声,艳丽的花点缀在他雪白的外袍上,还有些许沿着他的额头生长,倒是给他戴上一顶花冠,这下显得他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倒在门边的烛台切光忠也没好到哪里去,他被藤蔓与花包裹成了一个蛹。

而怜舟鼓月仰躺在地上,任由血液流失,沾染她的白发,她的白衣。她护身的符咒不起作用,治愈的符咒被撕裂全无效果。一双淡灰色的眼睛近乎于白,浑浊无光地将视线投向遥远的天空。

勾勾嘴角,怜舟鼓月看见信浓藤四郎与物吉贞宗那两张惊慌失措的脸,也感受到手腕处传来的温暖灵力-像是他的眸子,在不经意间蜜色变得很深,很稠,在被阳光一照,就熠熠生辉。

有哥哥大人在,鼓月会没事的。

怜舟鼓月就算手上都是血她也想去碰碰眼前人的脸,想对他们说她没事。

终是,闭上眼睛,没了声息。

-绝望与死亡是骨生花最好的养料。

而信浓藤四郎,物吉贞宗,髭切,还有从房内赶来的其他刀剑男士,都在那一瞬间看见凋零的骨生花,以及,消逝在纷飞花瓣中的姬殿。

只留下一地冰冷,妖异,生机这三种相互交织的灵力。

-0045号本丸,审神者怜舟雾月

“…以上是此次出阵报告。”

水蓝色头发的男子身穿华贵军装跪坐在怜舟雾月面前,应是刚刚经历战斗,衣角沾染了些许尘土。

“幸苦了,一期。远征部队也将要回来,和他们说一声光忠没准备晚饭,今晚吃外卖。”怜舟雾月点点头,说这放下手中茶盏就准备和一期一振一道出去。这种例行出阵报告没什么好听的,被称作疯人院的厚樫山对于他那些高练度的刀也只算是日常的出阵任务罢了。

“主上是派烛台切殿出去了?”一期一振先把纸门拉开,然后侧身让怜舟雾月先出去,随后小心地将门掩上。走过转角看见樱花盛开,走过一段长廊看见樱花飞舞。一期忽然伸手扶过怜舟雾月肩头的一瓣樱花,一直跟在他半步之后。

“嗯,来了个麻烦的妹妹啊。”

妹妹?

一期一振察觉他家总是自称“工具”的主人话语间带着难得的柔和。可惜在半步后看不清他的表情,若看得见,那应是与小叔叔看弟弟们的表情是一样的。

“需要将物资准备起来吗?”

“只需要给她准备一些衣物和食品…烛台切就是送这个去的。”怜舟雾月突然想到什么,带着一丝笑意说道,“一期,晚上让乱去清光房里一趟,再让博多给他们些小判。女孩子的衣服问他们总归没错的。”

“是。”一期一振想起自家弟弟昨天才抱怨又看上好几条小裙子,但自己穿不合适。零花钱乱一定还有的,不过买回来就放在那里当装饰,乱自己不甘心,博多和一期一振自己都会稍稍指责乱这个算是浪费的行为。“不过主上还是和乱,加州殿,还有次郎殿一起看吧。在下总是听乱和后藤说搭配可算是个大学问,瞳色,发色,身高,气质…是在下多言了。”

“那可真是大学问阿,晚上我也一起去吧。乱好像在今晚的夜战部队,那让小夜,不,让太鼓钟贞宗去吧。”今晚烛台切光忠不在,还是让鹤丸和太鼓钟贞宗离远点吧。

0045号本丸的樱花灿烂而娇艳,长年不败,千朵万朵地占据了天空的一角。怜舟雾月伸手接过飘落的樱花,似乎想起什么美好的事情,平常淡漠的脸上多了一抹微笑,他欣然答应道。

“乱和厚交换了,乱现在在远征部队里。”
“哦,那明天早上乱有内番吗?”
“没有。”
“那今晚就拜托乱了。”话语间,金发紫眼的青年又勾起一抹让人难以察觉的微笑,不过此时他身侧厚重的灵力变得柔和,连庭院中的樱花都开得更加娇艳。

“在下去通知乱,需要在下去告知次郎殿吗?”大概同为兄长,也可能是这座本丸里的兄长确实很多,一期一振觉得此时的审神者陌生却很熟悉,这样的表情他在江雪左文字脸上见过,他在大太刀今剑脸上见过,他也在打刀长船长义脸上见过。比起“工具”,提到妹妹的审神者怜舟雾月更像一个人吧。

“好,清光哪里我自己…”

怜舟雾月的话未说完,腹部飙出的鲜血让两人完全来不及反应,可碧绿与苍白交织的符咒突然出现在怜舟雾月身前,原先应血肉模糊的伤口只剩下衣服上的两道划痕。冰冷与充满生机的灵力交织,缠绕在怜舟雾月身边,似是在撒娇,又像是在不舍地道别。

“鼓月?”捂着肚子的审神者喃喃道,他双手满是鲜血,他的衣服,他的裤子,他脚下的地面,全是他自己的血。

“主上!”一期一振也反应过来,顾不得忌讳便要上前。

“一期,你快去将本丸里的神刀叫过来!快!”怜舟雾月一甩手将指尖粘腻的鲜血甩开,在地上划出一道弧线。布置完任务后就立刻往手入室的方向跑去。

手入室有药研在,而审神者自己也粗通治愈术。只是每次使用都透过荧绿色的光在想谁-不用想这么多,一期一振并非是今天的近侍,他不过是要回粟田口部屋换内番服然后和不知去哪里的主上同路而已。

“哟,吓一跳吧!”正要快步走出长廊,一个黑白分明的鬼脸“唰”地一下拍在一期一振的脸上。“这是从主上那里弄来的,来自东洋…一期怎么那么急?”白色的一团轻盈地从房梁上跳下,笑意满满。仔细看才发现是个相当标志的人,只可惜做的事情实在太过孩子气。

一期一振来不及说指责的话,张口就问,“今天近侍是谁?”

“长船长义阿,堀川放话说他要是再私自扣山姥切…”

“非常感谢,鹤丸殿。”风中留下一句属于一期一振温润而不失礼节的话,而这个挺拔的青年已经消失在飘满樱花的庭院。

“这可真吓到我了。”鹤丸国永耸耸肩,抗着自己的剑,踏上长廊。“嗯?”鹤丸国永突然惊觉起来,他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这个惊吓似乎过头了呢。”

远处的手入室突然暴涨了灵力,充满生机却又夹杂着冰冷的灵力逐渐转化为沉稳而厚重,这个本丸的刀剑男士都熟悉的灵力。

TBC
哥哥大人…反正他本丸里是没有五花刀的,四花只有三把(江雪,一期,鹤球是送的…),三花刀全齐以及莫名奇妙出了奇怪的三花刀…所以哥哥大人姑且算是个亚洲人
鼓月…鼓月放弃锻刀,哪洲人不知道OvO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