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

章十七 非人

以雾月之名,以怜舟之血,召汝至此

吾,听令。


走廊上大片的血被鹤丸国永发现,沉稳的一期一振又是如此惊慌地去寻近侍长船长义。待本丸内未出阵的刀剑男士小心翼翼地踩着地板跑去手入室时,外套白大褂的药研藤四郎已经在手入室门口等着了。

“嘘。”他只轻轻做了这个手势,便持刀继续守着。属于怜舟雾月的刀剑男士都知道,在屋子里面,蛰伏着的巨大灵力属于他们的主人。

知道怜舟雾月这文武榜第五,武-魔攻榜第二这个名号的人都知道,怜舟雾月灵力并不强,但演武场的人就都莫名其妙地白在他的手上。而前任魔榜第一被现任魔榜第一活击打败后,怜舟雾月依然呆在他魔榜第二,文武榜第五的位子上。

“太郎,石切丸!”

来不及多想,怜舟雾月的呼唤从门内传出,两振匆匆赶来的大太刀一愣,俱是拨开人群,向守门的药研藤四郎道声谢,再踏入门内。片刻后,满身鲜血的怜舟雾月走了出来。

他厚重的灵力从天而降,压得走廊上的刀剑男士们呼吸都有写困难,别提说话。他紫色的眼睛里是阴霾密布,深邃的让人看不清。他不知为何破碎的衣衫被风吹起,浓重的血腥味散开。“歌仙兼定,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笑面青江。”怜舟雾月唤出声来,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

“主上。”两打两胁现在并没有什么任务,他们往前一步走出人群,头低着,等待下一个命令。

“速去1004号本丸支援烛台切光忠和压切长谷部,若有必要可动用武力,不碎刀就可以。拿上清净符,1004号本丸除了信浓藤四郎和髭切,其余全部暗堕。”说罢,怜舟雾月向近侍长船长义做一个自己做主的手势,身侧是用鲜血绘出的不知名符咒。他踏着自己的血,走进手入室。只有药研藤四郎“咔哒”一声,他有些无奈地说,“手入室被反锁了,一期哥,长船殿下,主上确实没有什么事情。”

就算药研藤四郎的地盘是手入室,现在他被反锁在门外了,大家还是不信。走廊上那么一大滩鲜血,自家主上衣服上被割裂的两道-若承受者是人类的话,会没命的。

“受伤的是主上的妹妹,其余的,大将不让我说。”药研藤四郎说完这句,甩甩手上刚现象出来的禁言符,艳丽的红像是自人体内喷溅而出的鲜血。

是啊,他的大将将手放在心口,轻声用未知国度的语言呼唤。周身被藤蔓包裹的女孩从层层叠叠的符咒中显现。而她也是满身鲜血,鲜血沾染的地方,开出了艳红的花。

反正,叫怜舟鼓月的不知是不是人的女孩是大将的妹妹,那她在不伤害大将的前提下也是他药研藤四郎所保护的人。


怜舟鼓月醒来时对上一双深紫色的眼睛,她想了会,这样的紫色不属于她的哥哥大人…

“哥哥大人呢?”她的纤纤素手按在那人的脖子上,意料之中那人并没有多少情绪波动,意料之外她指尖的骨生花,不见了。怜舟鼓月有些失神,她盯着自己的手又看了许久。“真的不要鼓月了吗?”

和后藤藤四郎差不多高的女孩缩成一个球,瑟瑟发抖。

“药研,幸苦你了,接下来的事由我负责吧。”
“是大将。”

被窝里的女孩子缓缓起身,她跪着虔诚地抬头看着她的哥哥大人。一双绿莹莹的眼睛…怜舟鼓月从怜舟雾月的眼中看见了自己,一个她失去很久的身份。

“哥哥大人…不,兄长。”怜舟鼓月起身一把抱住怜舟雾月的腿,像是小动物一样伏在哪里无声地哭着。她耳边,手腕,脚腕上的骨生花都已经凋谢,没了一头苍白若骸骨的头发,没了一双淡灰色的无神双眼…紫色和绿色,这是属于怜舟家的颜色。

“别哭了,你在我这里休息,等到好了再回去。”怜舟雾月蹲下,可以看见他的锁骨处开了一朵艳色的花,娇艳地贴在他的皮肤上,随着他的呼吸一道呼吸。“你哪里,我只让他们接来了信浓,物吉和髭切,其他的…等你伤好后再管吧。”

“一切听兄长的。”

女孩在她的兄长怀里蹭蹭,带着猫一样的灵巧。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