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虽然这章女主是人
*综

章十八 梦中

怜舟鼓月觉得自己还是在梦中,才见到了天上的银河落入地下那条金色的河流中。

她伸手想将门打开,她看不清金色与银色交汇的地平线-可惜肚子上两道刀伤因为她是人类而未完全愈合,小小的女孩子一个不小心扑倒在地上,发出小小的声响。

“怜舟鼓月大人!”

门很快被拉开了,探出头的是个金发,耳边扎着两缕麻花辫的碧眼“小女孩”。“她”愣了一下,一把甩开门,长长的粉色裙摆飘在身后。她跪下了,小心翼翼地扶起趴在地上的女孩。“大人,地上冷,主上说您的身体吃不消这样重的寒气。”

“很暖和,鼓月一点也不冷!”两个女孩子互相支撑着站起来,被搂着的那个是一身白色连衣裙的怜舟鼓月,她在另一个女孩怀里,抬头看向被银河模糊的天空。“真漂亮呢,再冷也无所谓。”

对吗,乱藤四郎。

这一振乱藤四郎知道怀中的女孩遭受了什么,黑暗的本丸,暗堕的刀剑,绝望的突刺。他眨了眨自己由蓝转红的眼睛,环着女孩的手也长出了骨刺,艳红的图腾爬上他裸露的大腿,金色半映,身量虽小却也是够抚媚的。

“大人这可不是在梦里。”沉稳的低音从走廊的一边传来,黑发紫瞳的男孩也是一身军装,左肩有披风,右肩带申胄,长长的白色绸缎在他身后上下飘飞。他轻轻跳下走廊,站在不远处,遥望那片金色与银色。片刻后,他回头,声音带上些许温柔。“大人喜欢,来看便是。”

“这时候,鼓月应该说恭敬不如从命吧。”怜舟鼓月站稳了,乱藤四郎自然地放开了他。看着白裙的女孩子一步一步走出房门,走上被他们的兄弟清理干净的走廊,再赤脚踏上被露水沾染的冰凉石板。

“等等,大人。”娇俏的乱藤四郎跳下了走廊,他抓起放在暗处的鞋。“主上说大人身体寒,我们本丸夜里冷,穿上鞋好一些。请坐在走廊上,这样方便一点。”

骨骸化的手捧起一双白玉样的足,暗红色的布鞋套在女孩子脚上。乱藤四郎起身,坐着的怜舟鼓月晃晃自己的脚觉得鞋子合适,就蹦跳着走到草地上。

“乱,鼓月可以这么叫你吗?谢谢。”

“当然可以。”乱藤四郎本来就是一振很小孩,很喜欢撒娇的刀剑男士。他追上怜舟鼓月,已经恢复正常的手臂环上女孩的脖子,两人蹭在一起,倒真像是看到漂亮饰品的两个漂亮小女孩。他也娇声向兄弟当中最沉稳的药研藤四郎说着调笑的话,药研无奈摇头,倒是引来怜舟鼓月的笑。

“大人,是穿惯狩衣?在前主哪里经常看见前主的妻妾这样笑。”
“鼓月不知道狩衣是什么,不过哥哥大人说女孩子这样笑比较好。”
“那大人习惯现在的衣服吗?”
“哥哥大人给的,鼓月当然习惯啦!”

在这不知名的本丸,金色的河流在地,银色的河流在天。三人没走多久就看见金色河流其实是无数闪着金色光芒的“虫”-若伸出手,心为本源,离心最远的食指代表人类,其他代表着动物,植物,再沿着手腕向上,到手臂,肩膀。你的筋脉与肌肉逐步纠缠,并入一道,越来越宽,在那里离蕨类比较近,那时已经分不清是动物还是植物。

而虫,是在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药研藤四郎笑得十分温柔,他牵着怜舟鼓月的手抚上自己的心脏。“嘭”“嘭”那是生命的鼓点,纵然药研成什么样,它始终在跳动,始终离生命的本源最远。

“这里是光脉,而这是光酒。”乱从金色河流,也就是光脉中捧出一捧光酒。金色的光映着漂亮的男孩子,而他手中的光酒,带着最浓厚的生命力。

天上银河,地下光脉,闭上第二层眼睑,金色银色交接失去地平线。四周山林皆静,只留连绵的黑色剪影。

“大人,讨厌我们吗?”三人坐在光脉旁边,向小孩子的野餐一样。乱蹭在怜舟鼓月旁边,女孩子个子小,身子也是软软的。乱环住鼓月,金发与暗绿色头发交汇。而药研,气场二米八的男孩子盘腿坐在旁边,一手支着膝盖撑着头,另一只手插在腰间。乱拉起鼓月的手去碰光脉中纷飞的虫,那些金色的,柔软的小东西扭着身子迅速逃离了鼓月。

“鼓月怎么会讨厌呢。”怜舟鼓月叹口气,她似乎早就知道光脉中的虫会如此待他。她一只手上刻印着蜜色的髭切二字,另一只手上是艳红色的花。“鼓月是有罪的,鼓月现在是人类。”

她说她看见了,被黑色的刀刃刺入柔软的腹部后她看见了,1004号本丸在山皖逝去后部分的黑色记忆。黑发紫瞳的少年全身只穿一件白大褂,艳色的鞭痕交织,而他跪在男人脚边;金发碧眼的男孩子衣衫褴褛,面色潮红,他被另一个男人压在身下;红发绿眼的孩子双手被缚挂在悬梁上,只有足尖点地,他一双眼睛睁的大大的,对着屋内死气沉沉的黑暗…他们都没哭,早就哭不出来了。

“鼓月现在是人类,兄长也是人类。而人类,离生命本源最远的生物,最弱小的生物,可以做很多事。兄长说,人应知畏惧。”怜舟鼓月她现在是人类,而从前的那个被骨生花纠缠的她活在徘徊之地,以骨骸为养料,奉死亡君主为主。她知道千年的人魔交战退却的是魔族,她也徘徊之地是死人才去的地方,那里竖起的记忆宫殿让无数人沉沦。“乱,药研,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不知畏惧者,皆尽诛之。”

附丧神,位列高天原八百万天神之末席,诞生于刀剑奉刀剑之主为主。

女孩子跪坐在光脉之中,十指相交双手相合,扣于头顶。光脉,似乎接纳了她这个属于死亡的人。

神明啊,怜舟鼓月以诚心乞求,愿鼓月的刀刃皆安然无恙,愿鼓月所爱之人皆长命百岁,衣食无忧。

“你妹妹真是厉害,这样的祈祷,怕是巫女也无法做到。”

“怜舟家的另一种治疗方法罢了,她的治愈符估计都被毁掉了。”

金色的河流中,一期一振抱起跪着睡着的女孩子,药研和乱跟在兄长的身后看着兄长将女孩放入被窝,替她掩被子。

“1004号本丸的同体真是过分呐,鼓月那么可爱。”乱戳戳怜舟鼓月恬静的睡颜,对着一边的一期一振撒娇说道,“一期尼,我们什么时候能去哪里啊,我要和我的同体手合。”

“她可能觉得今夜在梦中。”药研拍拍他兄弟的肩膀,示意他注意注意被他戳脸的女孩子。可能乱下手重了一点,鼓月哼了一声,翻身睡去。

“你们也去睡觉吧,主上说明天你们休息。”
“能和鼓月玩吗?退和秋田明天也都想出来了,我连以前的衣服都翻了出来。”
“要看哪位大人啊…”

用符咒做出水镜中,在光脉旁的本丸本就安静。而沉睡在纸门后的女孩子在梦中也是笑着,她轻声念叨着“兄长。”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