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虽然这章女主是人
*综

章十九 无暗

醒来时天已经很亮了,纸门开了条缝,阳光从里面探出头来照亮房间里的翩跹尘埃。远远的有声响传来,但听不清到底在闹些什么。怜舟鼓月起身,看见枕侧端端正正地放着两套衣服-一套主色为白,有彩色羽毛挂饰和蓝色小斗篷,宝石也放在一边,估计是用来固定斗篷的。另一套就是一条黑色连衣裙,淡粉色蕾丝镶边,旁边还放着一双黑袜子。

黑色的那套怜舟鼓月知道是谁的,白的那套是谁的呢?

“你说大人会穿谁的?”
“别挤别挤别挤!”
“啊,为什么不把我的衣服放过去!”
“我的衣服也没放过去呢,过去点,过去点!”
“要向衣服复仇吗?”

客房离餐厅很近,在某个不起眼的拐角挤着一群小短刀。撅着屁股,探脑袋用极化后的侦查去看不远处纸门内的女孩-“啊啦,常暗大人家的极化乱藤四郎,极化太鼓钟贞宗,极化爱染国俊,极化今剑,极化小夜左文字,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

白色军装的青年带着一振暗堕物吉贞宗,一振暗堕信浓藤四郎。他笑眯眯地站在小短刀们的身后。披在肩上的衣服遮不住手腕上的“鼓月”,青年伸手拉了拉衣服,用软糯的声音开口道。

“看大人…啊,大人!”五个刀派的极化短刀乖乖地站一排,在眯眯眼的金发青年面前大气不敢出。所幸鼓月家的同刀派短刀和同刀派胁差拉拉太刀青年的衣服,送了一口气的乱和太鼓钟贞宗就用他们极化过后的侦查拉外援。

一期尼/鹤先生,你在哪里!

没盼来长辈,髭切的主人倒是盼来了。天蓝色,金色掐边的斗篷一甩,胸口也是金色的系带,暗绿色的头发用亮色羽毛束起,黑色军装连衣裙有淡粉色蕾丝掐边,黑丝袜到膝盖,露出白嫩的大腿。

“好看吗?”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地拉拉对她来说有些短的裙子,在过去,她总穿里三层,外三层的东洋巫女服。现在总觉得裙子里凉凉的,有风透进来。

“很好看啊大将!”看见自家审神者穿粟田口军装的信浓眼睛一亮,直接从髭切身后冲出来,钻到怜舟鼓月怀里。软软的,暖暖的,属于人类女孩子的怀抱。

“大将可以抱抱我的,对吧!”信浓瞪着他那双漂亮的眼睛,又在怜舟鼓月怀里蹭蹭。

黑衣的物吉贞宗默不作声地远离髭切一步,待太刀软软地说是奉怜舟雾月的命令,拎着信浓的后颈走到一边的时候才走到怜舟鼓月跟前。

“很好看呢主君,今天也可以很幸运吧!”不温不火的胁差优雅的行礼,并表示请让主君等他一小会儿,继而转头对依然排成一排的极化短刀说,“烛台切殿下,还有属于常暗大人的其他刀剑让我带话说早饭要冷掉了。”

“呀拉呀拉,机动还真是高呢。”拎着信浓藤四郎的髭切站着不动,他的外套被风刮起,又安然落下,远处传来急切的只言片语。

“先放开我那!”被拎着的信浓藤四郎抓着髭切的手抗议道,他的本体在路过物吉贞宗的时候被物吉贞宗拿走。

“主上放心好了,烛台切殿有给主上留热的食物。”物吉贞宗微笑着将刀递给跌坐在地上的信浓藤四郎,“不过常暗大人说吃完早饭后药还是要喝的,主上的伤没好呢。”

信浓抱着自己的短刀乖乖地跟在怜舟鼓月身后,看着天蓝色的斗篷一上一下地飘,心思也逐渐飘远-啊啊啊啊啊啊常暗大人的药研,我真的不知道啊!

2672号本丸,有过五任审神者,在第三任审神者任职期间,刀剑男士暗堕。第四任审神者帮助他们控制好暗堕的力量后御任,捡来迷路的第五任审神者,或者说,放进一片黑漆漆的影子,常暗。

若说光被物体遮掩而投影的是暗,那么常暗便是永恒的暗。

“主上,这里。”

餐厅很大,里面摆了好几张大桌子,看看上面的一片狼籍,那么刚才那顿早餐是很热闹,很丰盛的吧。怜舟鼓月无视被烛台切光忠盯着吃饭的几振极化短刀,径自走到主桌前。

“此救助之恩,鼓月无以为报,常暗先生。”

坐在主座的审神者常暗睁着一只碧绿色,平静地像是一潭死水的眼睛。他吸了口烟,任何巨大的烟雾裹住在角落跳着舞的透明生物-那便是无名的,对人类、附丧神的生活都没什么影响的虫。片刻后,常暗笑着摇头道,“谁救的你,你自己清楚。你自己多大点能耐,你自己也清楚。怜舟雾月会来接你的,你先在我的本丸玩会儿吧。”

“那,常暗先生,昨夜鼓月是做梦了吗?”天上银河地下光河,骨骸化的附丧神扶起她,四周重重树影阴风呼啸皆成鬼影-她醒来已是天明,振边放着衣服。

“你喜欢他们吗?”
“谁?”
“他们啊。”
“…嗯,鼓月喜欢他们,但比不上兄长。”
“那乱和药研呢?”
“鼓月不会怪他们,但鼓月希望他们不恨鼓月!”

可惜他们恨尽了人类。

常暗似乎料到怜舟鼓月会说这种话,只是吩咐了烛台切记得向怜舟雾月要饭钱和药钱,就掐了烟,自己离开了。

今天天气真好,阳光灿烂,贞宗家的胁差混在短刀里向他打招呼,边上那振粟田口家的短刀闹别扭似的甩开了头。路过田间,江雪和宗三将一个小小的柿子洗净,垫了片树叶放在田埂上。走过河边,顺手绊倒山姥切然后挥着手上的烟卷扬长而去-乱说真男人是不看身后的爆炸的,常暗不知道自己在担心惨叫山姥切还是气喘吁吁压着打刀的歌仙。还没走到独立成栋的手入室,就闻到阵阵药香。

“大将是在担心鼓月大人?”常暗的手入室很大,不仅可以给刀剑手入,还可以给人类做手术,甚至还有药房。药研在看药方,厚在屋檐下拿着小扇子熬药。

“也不算担心吧。”常暗蹲下身摆弄自己新晒的草药,他身后厚给药研打个手势,变成药研看着药炉子,厚去屋里拿东西。

“鼓月的资质很好,她还有个像雾月那样的哥哥。”

“大将?”厚带着活力的声音传来,常暗觉得自己被他身后的阳光刺到了眼睛,随后一顶草帽罩下。

“谢谢了,厚,药研。”常暗往身后看去,药研蹲在暗处扇着小扇子,一双艳红色的眼睛映着药炉里小小的光火。

“药研尼,厚!”白发孩童从远处跑来,本就为兄弟中较腼腆的,现在不知怎么的,边跑,边流泪。

“退?”药研起身接下五虎退,厚和常暗也跑到药炉旁边。白发孩子长着小雀斑,帽子下面的耳朵一抽一抽的,身后的尾巴也不安地晃动。药研摸着弟弟的头,带着点薄茧的手抚过白色的耳朵。在想怎么让伊达家的某只白鹤知道欺负兄弟的下场。

“是鹤丸先生又怎么了吗?”厚出声道出药研所想,五虎退看着自家兄弟那两双艳色的,毫无感情只是流光溢彩漂亮地像某颗宝石的眼睛,顿时更慌了。

“不是,不是鹤丸先生。”五虎退支支吾吾地说道,这让他的兄弟都有了疑惑。

“哦,是说鼓月来自1004号本丸?这个我早上忘了说了。”

“主上,一期尼的鹤,可能还活着。”五虎退说完这句,不知怎么的,泪流满面。他的兄长愕然,不知如何回答,只觉得胸口一痛。

那是盛开的樱花,第一任审神者是个小姑娘,比起用攒小判打联战队,她更喜欢攒小判买景趣。春日的樱花,夏日的萤火虫,秋日的红枫,冬日的雪。那日本应是霜叶满山,却在中途成了粉樱片片。

吉光所铸的一生仅此一振太刀一期一振与五条所铸的素白太刀鹤丸国永跪在他们如今的主君面前,身后是同胞,是他们的兄弟。

“所以说你们才知道你们互相喜欢吗?”审神者长叹一口气,问道,“樱花,萤火虫,雪,你们喜欢哪个?”

“樱。”两人互相看一眼,转过头去又带着回想到什么甜蜜的事情才有的微笑。没有交流,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我真应该去买副墨镜。”审神者一脸扭曲,像是谁喂给了她一大口八二年的狗粮。然后深吸一口气,拉开纸门大声吼道,“你们俩,还有长谷部去换出阵服,药研把我房间里的那张纸拿来,博多看看咱还有多少小判,萤丸去踹交樱花树-啊啊啊啊别太用力了!让地上落满樱花就行!”

“2672号本丸的鹤一期,订婚了!”小姑娘欢天喜地,看着一身神父装的压切长谷部傻笑-这个可是吓到了后者,订婚词(审神者写的)差点念错。

“我让你们两在一起的要求只有一个,要长长久久在一起!”

不久,第一任审神者战死,在位时间五年。第二任是个人体试验爱好者,五虎退的耳朵尾巴,厚和药研的鹰眼蛇眼……他们的一期尼和鹤双双暗堕,两振太刀一前一后刺入第二任审神者的咽喉和心脏。直到第三任,鹤丸国永在某次远征中失踪。

第三任审神者喜欢一期一振,这是在第四任,那个纯白家的巫女所调查出来的东西。与一期一振订婚又结婚的鹤丸国永,最后的消息是他被1004号本丸转手卖掉。

TBC
鼓月家(1004号)是一期山
雾月家(0045号)是一期江雪
常暗家(2672号)是鹤一期
至于常暗…我一点也不想脑他到底是人还是人形虫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