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虽然这章女主是人
*综

章二十 嬉戏

不再是梦里连绵的黑色剪影,金色的阳光洒落到一树粉嫩的樱花上,樱花飘落,隐约看见一只风铃,片刻后又隐入大片大片的花瓣,只留下耳边清脆的铃声。

乱说,药研去手入室的药房了,一会儿厚会把药端来。他还说,常暗大人的药够鼓月难受的了,烛台切去准备糕点了。

嘛,希望到时候有那个能力吃到了吧。

鼓月想起常暗家已经全部极化过的短刀,笑得一脸纯良,各种结界符的画法在心中转了几转,最后全部散开,不再想它们。

不过

那是温暖的阳光,四周有吵吵嚷嚷的刀剑男士,干净的本丸,温柔的灵力-这,可能是她的未来吧。女孩子抓着自家短刀的手忍不住紧握,她不怕死,以她的体质就算受到重创也难死。只是她真的希望自家的那些刀可以有这样的未来。

回去让山皖姐姐帮帮忙吧,本丸总是死气沉沉的,比亡者的徘徊之地还有冷。

这样一想,怜舟鼓月悄悄地看了一眼自己的使魔,自己的刀。

-这个愿望,总可以实现的。

-是的,主人。

或许是怜舟雾月的委托,又或许是常暗自己安排。转过一个转角,只看见新长出的草长满了宽敞的庭院,木质的秋千挂在粗壮的树枝上,还有好些穿着内番服的短刀。他们有些抱着书和玩具,应该是稳重些的捧着茶盏。刚刚吃完早饭,点心是肯定没有的,不过糖果嘛,鼓月已经看见一个茶色头发的短刀斜挎着包,抱着一个大大的罐子不知道窜哪里去了。

“今天我们没有内番,也没有出阵远征。”白发的孩子踩着高高的木屐一下蹿出来,鲜红鲜红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所以要陪我们玩呦!”说完,他笑着又蹿到另一个高大的身影上。腾挪转移之间,似乎有不详的黑色羽翼舒展开来。

-鼓月,2672号本丸层曾因其审神者的过错而封禁过一段时间。不过因为那位大人的原因,他们存活下来,带着身上扭曲的改变一起。不过没关系,我信任常暗,常暗的实力是不错的。

兄长传来的情报在脑海中回荡,既然兄长信任常暗,那么鼓月自己也信任他。看着前方引路的乱稍稍侧身,鼓月想也不想回头拉住身后的物吉,再喊一声髭切,踢开了台阶上的木屐,光着脚踩上蓬松的草。

暗绿色头发的女孩子身披太鼓钟贞宗的天蓝色披风,身穿乱藤四郎的黑色军装。一手拉着信浓藤四郎,一手拉着物吉贞宗,大大方方地站在草地上喊道,“嗯,所以和鼓月来玩什么呢?”

俨然成了幼稚小孩的两军对垒,于是太刀髭切和薙刀岩融在这么一群小孩中鹤立鸡群。

不过小孩子能玩什么呢?

才过了一会儿髭切就笑眯眯地退了下来,坐到不知什么时候都是人的走廊上,还顺手拿走平野刚泡的茶。

“你刚才在的吧。”髭切闭眼轻抿一口平野泡的茶,心底暗叹一声茶香,再微微仰头喝了一口,苦涩的味道从心底冒出,应该是茶吧。

“我在,不过是今剑我也管不到。”常暗的一期一振从栏杆的那一边走来,金色的眼睛凌厉,始终盯着庭院内与他的弟弟玩的鼓月。挺拔的青年身穿一身清爽的运动服,水蓝色的长发用一根白色的发带系着,耳边是两片同发色一样的翎羽。也不管髭切眼中明晃晃“你不是天下短刀皆吾弟”的戏虐,一期一振坐在髭切的身边,随后平野也给他倒了杯茶。看见平野,一期的眼神柔和下来,他伸手摸摸这个乖巧的弟弟的头,轻声说让平野自己去玩。

“今剑是三条家的兄长。”髭切笑眯眯地自我回答,又啜了一口茶。“你们现在过的不错。”

“…”一期一振坐在髭切身边,捧着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髭切依然在笑,两人就坐在这个走廊的正中间,看着茶水似乎要到天荒地老。

“他,还好吗。”一期一振终究是说话了,他捧着的茶水泛起点点的涟漪,立起的茶梗沉浮。

“谁呢?我不记得名字呀。”髭切看见茶水中的自己似乎是睁着一双赤色的眼睛,而他的弟弟膝丸的血从他的脸颊上缓缓流下。他不会弄错的,那样要变成鬼的自己是沾上了弟弟膝丸的血。

“鹤丸国永,五条家的太刀鹤丸国永。”沙哑的声音从身边传来,髭切没回头去看,也知道看不到什么的。粟田口家的太刀一期一振是吉光的骄傲,他始终衣着整齐,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也不让自己的情绪流露一丝一毫。

“1004号本丸接手的鹤丸国永太多了,现在的那一振,活着。”髭切笑眯眯地看着在和一群极短玩老鹰捉小鸡的怜舟鼓月。作为唯一的女孩子,她被乱和今剑推上了母鸡的位子,天蓝色的披风被小夜拉着,女孩回头看了眼扎着类似冲天辫的阴郁小男孩,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似乎达成什么协议,双双点头,然后在小夜身后的后藤不情不愿地喊道游戏开始!

做老鹰的是博多,他似乎有些别扭地摁了下太阳穴,怜舟鼓月似乎看见他眼中闪过一片数据。不等鼓月多想,带着红色单眼眼睛的博多直冲她身后-押尾的是包丁藤四郎,带着满满一书包的糖!

“不可以作弊。”小夜想起乱说的话,睁着大大的眼睛,面无表情又很认真地说道,似乎他扎的辫子都小小的抖动一下。

“鼓月才没有作弊!”怜舟鼓月悄悄收起从裙摆下面翻出的符咒,抓着自己的披风就往身后喊,“物吉,给我你的幸运!让博多绊倒吧!”

和常暗的浦岛虎彻、物吉贞宗混在短刀中的物吉贞宗很无奈地笑笑,让博多绊倒…对鼓月这只母鸡来说是很幸运的吧。

那就让物吉为主上带来幸运吧,鼓月的物吉点点头,正巧他看见包丁的斜挎包开来,一把糖就这么洒了出来,然后博多就一脚踩了上去-虽然包丁似乎哇了一声,像是要哭。

“所以,这个主上我还是有点点期待的。”髭切笑眯眯地拉住一期一振,睁开他那双蜜色眼睛,髭切的声音依旧是软的,但带着锋芒,“你去向主人说,小姑娘会带你去的,她知道的,鹤丸在她那里过的绝对不开心。”

看着拿出符咒哄包丁的怜舟鼓月,一期一振也没有忽略掉跑走的五虎退。他耳边的翎羽轻颤,片刻后,他轻轻地点了头。

他一期一振还是放不下他的伴侣。

TBC
下一章回去啦!我写的很公式化,死气沉沉的鹤应该可以活过来了!
2672号本丸的刀剑男士是人体试验的受害者,退退是与虎结合,药研和厚是眼睛,博多是被植入机械,一期是鹤。
以及鼓月玩的游戏…其实我就是在欺负她。
极化博多机动145全极短最高
极化包丁机动127全极短倒三(倒二小夜在鼓月身后,倒一厚不在场)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