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虽然这章女主是人
*综

章二十三 红线

天守阁门窗皆紧闭,透过纸窗的光也不算亮,让房内的一切都笼罩在一片朦胧中。似有屏风,又似悬着龙,在一片云雾升腾中静待着主人拉开纸门。

1004号的前几位审神者都不喜欢天守阁这个处理公文的地方,他们更喜欢在主屋,在各个部屋做一些愉快的事情。颠鸾倒凤,翻云覆雨。而仅有的那么几位灵力干净的,也早早地被黑暗吞噬。暗堕像是阴云永远笼罩在本丸上空,不知名的仇恨也成了粘稠的黑暗沼泽,一点一点地吞噬了本丸内的所有人。

天守阁内红线弯弯绕绕,在朦胧的光影中成了盘踞的龙。用白纸糊的屏风后面是一堆一堆的盒子,上面被贴了标签,多数是怜舟鼓月的衣饰,生活用品,少数是丹砂,白纸,毛笔,砚台。这些占了天守阁的小部分空间,屏风外除了空空的书架,放置文件的柜子外,就只有一方矮桌,一把锋利的刀。

怜舟鼓月明显很喜欢这把刀,在吃完红豆饭后,她领着一群刀剑男士上楼,一推开门就欢欢喜喜地跑进去从矮桌上拿了这把刀。兴奋地在空中划了几下,又朝着隔壁比划了两下。她反手握刀朝门外人嫣然一笑,喊道,“进来呐,天守阁不是审神者处理公文的地方吗?”

几振太刀打刀将屏风外的空间占得满满当当,常暗家的一期一振被怜舟鼓月支去折腾屏风后的盒子了,为常暗所做的符咒上需要用的丹砂和草药的配比怜舟鼓月可是第一次接触。她用血液画符画习惯了,对配比这种东西真的不太上心。

“这以后就是鼓月的房间了,若非提前通过近侍通报请不要进入天守阁。而今后,放在矮桌边的盒子也不要乱动,你们身上有鼓月的灵力乱动可能会出事。”

怜舟鼓月正襟危坐在矮桌后,这一方仅可放笔墨纸砚的矮桌成了鼓月的天地。她拿起从屏风后端出的盒子,毛笔,笔架,砚台,笔洗,还有一张一张长方形的白纸。女孩庄重极了,手上的那些寻常物件仿佛就是她的生命,她所存在的价值。

红线下,矮桌前的女孩失却了稚嫩与阴郁,她端坐在哪里,就是这个本丸,这些刀剑男士最坚固的后盾。

“可有疑问?”

怜舟鼓月环视端坐在她面前的刀剑男士,房间内只有屏风后发出轻微的摩擦声。

“姬殿,可问近侍该如何?”

“近侍的话那就再买张桌子吧,这张矮桌定是兄长自己做的,上面刻印着符咒,你们定是无法使用的。”怜舟鼓月想了想,轻快地回答到。

“近侍与姬殿一起在天守阁吗?”

“嗯…那就将你们平常议事的屋子用屏风隔开一部分让近侍在哪里处理文件吧,鼓月会留下符咒,有事撕开即可。毕竟鼓月画符写符时不可被打搅。”

……

“鼓月大人可真是厉害。”常暗的一期一振跪坐在怜舟鼓月面前,小女孩此时正在用柱状的丹砂轻磨砚台内的粉末。而她的刀剑男士都已离开屋内,看样子是有认真在打扫。

“鼓月和兄长毕竟是为家族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兄长以前就这样让鼓月画符的。”怜舟鼓月轻笑,带着点点的怀念。她手上的丹砂放下,用毛笔轻沾砚台内的墨。“百十张符,大概要一会儿,一期殿先出去会儿吧。”

“好,拜托鼓月大人了。”

灰暗的天,破旧的走廊,死气沉沉的庭院。衣着华丽的青年耳边垂着漂亮的翎羽,带着浅笑走过一间间无人的屋子。这里的黑暗与他无关,这里的破败与他无关,这里的绝望也与他无关。

他将在另一个地方,守着自己的珍宝。

印有刀纹的披肩忽然被拉着,与影响中无误的笑声传入耳朵。一期一振习以为常地安抚身后的小短刀,习以为常地拔刀,习以为常地用刀背拍上一闪而过的白色影子。

“这可真的是吓到我了。”被拍到一边的白影动了动,跳起来趴到一期一振的肩膀上。声音轻快,像是雀跃的鸟雀。“怎么样?”

“鼓月大人挺厉害的,不要去打扰她啊。”一期一振挣扎几下想扒下肩膀上的手,却是没成功,只得将身后的短刀拦到身前让他们先走。“你不是要打扫庭院吗?”

“和三日月一起被山姥切赶出来了。”白色的鹤笑得可以说奸诈,山姥切在庭院,这个本丸的一期一振一定是跟着他的。这些短刀又被一期一振支走不让他们在庭院闹腾-“真的是幸苦他们了,哈哈哈。”

“鹤丸殿,请不要学三日月笑。”一期一振自然是想到了鼓月家的自己,哪位与山姥切一起支撑着本丸的胁差和打刀。“这样又给鼓月大人增加麻烦了。”带着些许责备,一期轻叹口气,金色的眼睛看向身侧的人。

“这个本丸的事没那么快解决,一期。”鹤丸的声音又轻又快,在一期一振耳边反而是那个轻柔的名字留得更久。被鹤丸国永含在口中,转了又转,才钻到一期一振的耳中。

这里的刀必定暗堕,必定无法反抗人类,必定被人类踏在脚下。

“这么吓我,是有事吗?”

“有啊。”

鹤丸在一期耳边轻笑两声,环着一期的手发力,两人一晃就到了几把慢慢走还细细听的短刀面前-

“哇!一期n…”
“咳。”
“…啊啊啊!突然出现!”

“你家,不鼓月大人家的短刀是要对你说,虽然他们不找他们的一期哥还真的是吓到我了。”

估计是不敢吧。

药研与乱将自己的刀刃送入怜舟鼓月的怀中,鼓月含泪收下他们黑暗的记忆,而他们,冷冷地看着披着人皮的怪物活在世上的灰色记忆。

药研藤四郎,乱藤四郎,博多藤四郎,骨喰藤四郎,鲶尾藤四郎,都绝对背着他们的兄长效忠怜舟鼓月-

“我们想求常暗大人能否帮帮主君…”

在这个本丸,凋零的干净的审神者已经太多…

怜舟家的骨生花鼓月,已是这个本丸第四十九名审神者。七七四九,已成轮回。


TBC

接下来就是一点点鼓月的故事了!

全是片段!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