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虽然这章女主是人
*综

章二十四 童话

那个世界在天地初开时混沌无光,黑兽横行,直到魔族最初的三位君主化身天地,定乾坤才让这个世界稍稍安定。

安定…吗?

一片骨骸中站着一个白发的孩子,她睁着一双淡灰色的眼睛,一动不动,任由不知哪里吹来的风将她的素色单衣吹得冽冽做响。片刻后,她被人一把拦入怀中。她小小地叫了一声,抬头看见一双紫色瞳孔中的自己。

金色与白色交织,这些都不是怜舟家的颜色。

-

“原来你们在这里。”白发的姬殿怜舟鼓月抱着一个盒子到了一期一振面前,她的面容与灰色记忆中的那个女孩差别不大,始终是眉间带笑,乖顺俏丽的女孩子。她捧起那个木盒,任由自己宽大的衣袖滑落,露出用绷带包裹的苍白手臂,“一期,这样可以吗?”

木盒子里是用鲜血,丹砂,药草绘制出来的符咒,共计一百零一张。怜舟鼓月伸手拿了一张,手一抖又拔出她哥哥放在天守阁的那把刀-她亲手将刀捅入自己的心脏。

-

怜舟家训练场,家族长老居然全部到齐,而族长站在首位。各色符咒纷飞,各类使魔大显身手。电光火光,水花花叶,小小的训练场似乎是要不堪重负,但强大的结界将所有的攻击都拦在这一方天地里,将所有的族人都护在外面-包括怜舟鼓月的哥哥大人,现任怜舟一族族长并不承认的长子。

金发的孩子跪在结界外,无人知道他的表情也无人会关注他的表情。结界内的女孩是怜舟一族丢失已久的族人,也是已知的可以驱使的使魔中唯一的人形。

不,怜舟鼓月根本就不是他的使魔。

怜舟鼓月是他的妹妹。

-

“鼓月…大人…”一期一振跪在地上,他弯下他的腰,低下他的头,与怜舟鼓月等高,他接过被打开的盒子,里面共计符咒一百张。“您不必这么做。”

鲜血已经将女孩的衣服全部染红,刚才被鼓月拿在手里的符咒也很快被撕碎飘散在空中。女孩摇摇头,抓着自己的刀似乎很满意自己的作品,“请转告常暗先生,药方很成功,若可以请让鼓月使用…”

“鼓月大人,这种符咒也就您可以做吧。”鹤丸国永拦下一期一振,黑色的外袍被脱下披在女孩子身上,“大人,你这个惊吓要是吓到信浓,大人家的一期估计是要追杀我一直到我家呢。”鹤丸带着笑,艳红的血眸中却是不带一点笑意。他抱起女孩,和一期一振走回天守阁。

-

怜舟鼓月和她哥哥的战斗从不沾染他们自己的血,并非他们不会受伤,而是他们没有血可以流。

怜舟家手足相残就是为了让血脉中的力量尽数回归,族人的底牌与宿命多半是与血有关。明明是东方的名门望族却依然是那么野蛮…但并没有什么办法,一代一代在怜舟家厮杀存活下来的族长都是强者。

“所以你们是准备加入我?”绿发绿眼的女孩抱着她紫发紫眼的弟弟,坐于主位,而下方是一身狼狈的怜舟鼓月和她的哥哥。两人衣衫破烂,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都是伤口,随着他们偶尔的颤抖像是在呼吸。

确实是呼吸,那是无血的伤口。皮肤被整齐地切开,粉嫩的肉露出来,不是被鲜血浸染的红,而是淡淡的,带些米色。

“应该是你需要我们,怜舟炎月阁下。”

怜舟鼓月无需说话,她歪着头笑得像怜舟炎月怀中的弟弟,她捧着一束花上前。苍白的土,鲜红的花…

土为人骨,花名骨生花。

-

“鼓月大人!”常暗家的小夜左文字与江雪左文字到了怜舟鼓月的本丸,女孩穿着漂亮的十二单,娇嫩的粉将她的脸衬得更加苍白。她惨白的手上捧着朱红的盒子,待江雪接下,怜舟鼓月和小夜抱在了一起。

“好可爱啊!小夜!”女孩笑着眯起了眼睛,她特别喜欢小夜的头发,用红绳束着,像是动物的两个小小的耳朵。“这个是鼓月自己做的红绳!鼓月可是很认真在做,很认真在祈祷!”冰冷的红绳塞入小夜的手中,看起来和天守阁内盘踞的红绳差距不的。

小夜很认真地点头,将沾染冰冷灵力的绳子塞到口袋里,又红着脸,腼腆地说道,“这是柿子…我们本丸种的…”他接过江雪递过来的篮子,小手猛得一下沉就可以发现这一篮东西有多重。

“谢谢小夜!”

“嗯。”

鼓月晃晃悠悠地拎着篮子,小夜低头红着脸蹭自家兄长…江雪叹口气,转身缓缓开口道:

“鼓月殿下,主人其实有请你们去吃晚饭…”

“所有人吗?”

“是。”

女孩轻声说道请等一下,她跑遍了本丸的所有房间,问了所有的刀剑男士-

“抱歉,他们不去,鼓月就不去了。”

“鹤丸,请务必幸福。”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