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虽然这章女主是人
*综

章二十五 侍寝

怜舟鼓月其实有七天带薪假,然后时间已经过去三天今天是第四天。

此时鼓月抱着物吉的枕头睡在胁差部屋,鲶尾和骨喰不知怎么的滚在了一起把被子搅得一团糟。昏暗的室内散落着枕头,柜子门也被拉开了,被锁太久的物品都带着一股发霉的味道。至于紧闭的纸门上是似曾相识的暗绿色符咒,门外是一个着急的兄长一个着急的嫂子,还有一个不着急的幽灵。

“这可是小鼓月的结界静音符哟~”似乎因为身边没有她的山姥切国广,山皖恢复了从前在本丸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轻轻地将薙刀压在一期一振即将出鞘的刀刃上。

“非常感谢山皖殿下的守护,但请你让开!”暗堕的刀剑男士依旧彬彬有礼,只可惜一双通红的眼睛与满身的血污将他拖向地狱。他的刀无法出鞘,但与之心灵相通的人…

山皖果然如他们猜测一般完全不知道怎么招架,或者是抵挡山姥切国广的攻击根本不在她能力范围内。只见她将薙刀轮一圈,然后皱褶眉头在于虚空中的谁说什么。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才放弃和切国的大好时光嘛一期哥~”山皖那个拖长的尾音倒是自然,她将手摁在纸门的符咒上,片刻后,一声轻微的“咔”传来。

“说实话,你还是让他们睡会儿吧,晚上他们干的事情让他们…一期哥你捂我嘴巴干嘛!”

虚空中传来幽幽的一声叹息,连带着山皖也消失了。

而鼓月的一期和山姥切破门而入时就看见了屋内一片狼藉,枕头四处散落还飘着不少羽毛。三胁差一人睡在乱七八糟的被褥中,而他们四仰八叉的睡法将房间弄得更乱。

“早安…一期殿…”乖巧的物吉贞宗迷迷糊糊地睁眼,习惯地交出平常叫早的人的名字翻个身抱住埋在被子里的鼓月又睡过去。至于被鼓月一只脚压在肚子上的鲶尾幸福地抱着骨喰,全然不管骨喰在睡梦中皱起的眉头-下一刻,骨喰反击,可惜失败了,鲶尾依旧压在他的身上。

“昨天真的是很美好的夜晚。”异瞳青年穿着运动服不知何时站在他们身边,金色的瞳孔中笑意满满,“我也好想和他们一起睡呢。”满是遗憾,青年笑着侧身避过带刀鞘的太刀。

“昨夜他们到底干了什么。”山姥切国广看房间就差不多猜出三胁差一人昨天到底干了啥,他上前一步挡住一期一振,同时建行自己的本体放回腰间的刀鞘。

“哦,寝当番。”笑面青江理所当然地说出对这些刀来说有如噩梦的词,他依旧是带着笑,歪头看向要拦不住的一期一振,嘴角扬起的弧度却越来越低,原先带着恶作剧的心思也放下。笑面青江反而有些后悔,他干啥要回想山皖年幼时的寝当番呢?“前半夜枕头大战,后半夜鬼故事,说起来鼓月大人说的鬼故事挺不错的。”

那些记忆对死去的他们来说灿若星辰,黑色对他们来说又太过遥远,在灯火阑珊的此岸望向无光黑暗的彼岸,中间隔着条灰色的河,从没有桥。

“不过是要把他们叫起来了,雾月大人之前留话说今天不是…一期?”山姥切拉低自己的帽檐,低声与一期一振咬耳朵。而一期突然转身抱住山姥切,无言地将人拉走。

那振死去的笑面青江的神情太过陌生,也太过悲伤,一期一振忽然想就和山姥切国广呆在一起。一直身为1004号本丸近侍的山姥切国广,见过无数“一期一振”死亡的山姥切国广,属于他的山姥切国广。

“主上,这样会不会…你明明和山姥切殿开过寝当番。”笑面青江拿着胁差在戳鲶尾的脸,一边是属于山皖的堀川国广在好声好气地叫物吉起床。

“之前那些孩子看不见我们,现在可以看见了总要帮一把吧,还有青江我和山姥切可是你情我愿名正言顺!我们只是将已经升华过的战斗友情再升华了一下!”山皖说道理直气壮,原先被她不知丢哪儿的薙刀又回到她手上。

“我说主上是又去听了什么人的墙角?”
“隔壁的嫁刀是同田贯正国…”
“你俩的悄悄话我可是听到了!”

早饭是由山皖的烛台切光忠和鼓月的宗三左文字一起做的,非常传统的日式早饭。只可惜宗三在做完早饭后就不知道去哪里了,也不知道他吃没吃。一期和山姥切不在,粟田口短刀和粟田口胁差,再加上贞宗家胁差和姬殿凑成了一桌。

就算没有鹤丸,今天的1004号本丸又要被黑恶势力占领。

当然,被山皖家暂时充当保姆的压切长谷部用非常强硬的方法给打败,鲶尾和乱带头反抗,失败。

“所以是大将这些天不用出阵,只需修养…不过大将是不是又准备出去?”吃完饭后本丸又空下来,几个决定效忠鼓月的谢朝短刀捧着茶在屋檐下排排坐,发声的是药研,身为年长组的一员他和信浓一左一右坐在鼓月身边。

“嗯,毕竟鼓月非现世之人,有人要教鼓月正常的知识。兄长正在陪堀川国广极化,无法看护到鼓月。”绿发女孩捧着杯子笑盈盈地回答到,他们坐到地方正对大门,无论是谁来都可以快速反应。

“那么今天又不可以和大将玩了…”信浓蹭在鼓月身边,他身边的乱也蹭过来,片刻后药研过来拉开了闹成一团的两人。

“博多,财务就拜托了!”四振短刀两振胁差一个人很快开始闹,七个小孩子在屋檐下面嘻嘻哈哈,再过会儿没准要翻天。嬉闹时怜舟鼓月漫不经心地突然说了一句,随后将不知道是谁放在她口袋里的工资卡丢到博多面前。

反正从过去到现在她不差钱,但钱也轮不到她管。鼓月这样想着,又拉着胁差短刀准备再开一局捉迷藏,又用审神者的职能发令不准抓她,她也不用符不抓人-和他们比机动侦查隐蔽不是自讨苦吃吗?

“请问是1004号本丸吗?”

有人扣响了1004号本丸的门。

TBC
隔壁本丸是不是鬼吹灯三人组呢(棒读语气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