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虽然这章女主是人
*综

章二十六 现世

白衬衫格子裙针织外套,怜舟鼓月穿着这身衣服颇不习惯地走在街上,她拉着自己的裙摆,怀中抱着自己兄长送给她的刀。鼓月不曾带自己的刀剑男士,虽然只要她想她就可以带,她也有臣服于她的刀剑男士-“夏目君是带鼓月去【大学】说是悄悄听一节历史课,鼓月想认识你们。”

绿发女孩穿着现代装束乖巧地站在青年身边,头一歪非常开心地笑出声,她拽着青年的衣角蹦跳着向门外走去。

“祝您,武运隆昌。”不知道是谁说的,只是悄悄地飘到鼓月耳边。

看来要赶快把本丸里的问题解决!她才不想念兄长的本丸,才不羡慕常暗先生的本丸。无论是娇艳的粉丝还是静谧的绿色都不属于她,她只需要化开粘稠的黑色!

-髭切也是帮鼓月的吧!

现世的风微冷,吹过鼓月的头发。她将头发顺到耳后,拽着衣角的手不由得紧了紧。这里尽是她没见过的铁皮盒子,没见过的房屋样式,也是她没见过的岁月静好,现世安定。

“欢迎来到现世。”温柔的声音传来,鼓月对上一双清澈的眼睛。

青年没了遮眼的纸,看上去后越发得温润。他蹲下身与鼓月同高,温柔地开口道,“我是夏目贵志,受怜舟……阿,痛!”青年茶色的脑袋被某个白色的球击中,那个白色的球在空中转一圈又落到了怜舟鼓月的怀中。

“夏目你又随便把名字交出去,不知道名字是最短的咒吗?”

白色的球转了转,露出两只三角耳,在怜舟鼓月惊异的目光中球成了只胖胖的三花猫。猫咪的嘴巴动了动,说话了,“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把气息弄得这么干净…但你的身份不简单吧。”猫咪被女孩抱在怀里,一张嘴露出尖锐的牙,连带着猫儿眼也隐隐泛着金色。“夏目是我的猎物。”

“猫咪老师在说什么!”

猫咪顶着个硕大的包和青年在吵,不知什么时候放下的结界让外人只能看见一人一猫在鸡同鸭讲地吵架。少年温润的声音就算生气还是好疼,猫咪也就是喵喵喵地在叫。怜舟鼓月的左手环住右手的手腕,冰凉的温度使本丸里的某位刀剑附丧神一惊:

-髭切是什么也没听见吧?
-是,主上。

保证了这位同僚的安全,怜舟鼓月笑眯眯地站在一边想念着自家二哥的小狐狸。明明很担心别人却又不说,干什么都弯弯绕绕,想起自家兄长自家姊姊的女孩笑得更加开心了。她背着手笑出声,像从前对吵架的兄长姊姊那样,用最清脆可爱的声音说道,“夏目前辈和使魔关系真好呢。”

“我没有式神。”
“我不是他的使魔!”

亏得怜舟鼓月眼疾手快加了一个结界静音符,这样羞耻的称呼在街上喊出来真的好吗?

这么吵吵嚷嚷地走着,将城市的主干道远远抛在身后。

“好吧,那么这位咒术师小姐,除了去笨蛋夏目的学校听课,你还打算干什么?”走入街边的小巷,两女一男都在吃街角那家店的章鱼小丸子。说话的是茶色头发,吃相特别粗鲁的女子。与她同发色的男子默默握紧了拳头,可惜被女子一下闪过去。

“猫咪老师的吃相请好一点阿。”夏目放下手中的丸子,抽出压在餐盒下的纸给那个女子擦干净嘴角的酱。将纸巾对折丢入垃圾桶后再回答道,“雾月前辈说再给你讲一些时之政府的要求,其他的,前辈说让怜舟君在现世好好玩一玩吧。”说着在夏目贵志嘴边的章鱼小丸子被女子,也就是自称斑的狐妖一口吃掉。

“夏目前辈叫鼓月的名字就好,毕竟兄长也是怜舟呢。”怜舟鼓月捧着一盒章鱼小丸子吃得开心,深绿色的眼睛里难得有光亮。忽地她感觉到什么,手上没吃完的丸子全部被打翻在地上,而他们面前出现一个暗绿色的结界。

时间溯行军

鼓月看不见身后的夏目眼神一暗,她只是摇头带着张扬的笑,挑衅地看哪个时间溯行军的第一刀无法再落下分毫。

“也就这点能耐?”用结界轻易将人当下的怜舟鼓月开口道,小小的女孩子挺直了腰杆站在白刃底下,神色猖狂,周身不知何时开始环绕起她自己绘制的符咒。

她在符咒与结界的中央,便掌握了这一方天地。

不知是第几次用结界挡住刀刃,凌空画出的结界又如玻璃一般破碎。鼓月无法使用攻击的符咒,而向他们发难的人也难以打破一层层的屏障。鼓月抬手召唤髭切,她总觉得对面的时间溯行军有她熟悉的感觉。那种是从骨子里的尊敬,不知何时贯彻在灵魂里的向往。

这种感觉是她在面对魔族第三位君主,死亡的帝穆斯时有的。也是哪个世界的每个魔族对他们的君主和王所拥有的情感,灵魂与灵魂之流共鸣,他们成为天地的一份子。怜舟鼓月的恍惚地用髭切挡下时间溯行军的攻击,又重新落下结界来保护自己-在她哪个世界,有东方的符咒,西方的魔法,还有东方的影界,西方的魔王。

时间溯行军开始了吟唱,他还没有用上西方最古老的语言。肉眼可见的,赤红如血的火元素开始聚集。暴躁的元素在那人手下分外安静,无论箭矢,鸟羽,或是巨人,飞龙。怜舟鼓月只能一一挡下。

“我说这位结界师,打不动人就别站着挡道。好久不见,夏目君。”

女孩子在满天火光之中朝被她用结界困住的夏目嫣然一笑,心道她反正也只是个使用结界符和治愈符的咒术师。她解开结界,同夏目一起看向那位扛着刀的褐发少年。

“初次见面,我叫奴良陆生,是魑魅魍魉之主,奴良组的三代目。”

TBC
现世涉及的会有夏目,陆生,昌浩,偶像梦幻祭的各位可能出来打瓶酱油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