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虽然这章女主是人
*综

章二十七 酒屋

在实力相同的条件下,一个近战碰上一个带奶带T的近战还是跑路的好。时间溯行军明显是知道这个道理,他手中火焰熄灭,顺风扬了漫天的黑烟。

奴良陆生将他那把斩妖刀从肩上拿下来,在黑暗中似乎有寒光一闪。视线被遮,那么便听声辨位,在烟雾散尽之前将其驱散。黑烟中有火光两三点,又有刀刃相撞和金属被削断的声音。

“喂,那个审神者!”奴良陆生挥刀将时间溯行军连同他的刀刃一起,将他斩成两截。身经百战的魑魅魍魉之主在刀身挥出去后就觉得不对,镜花水月悄无声息地发动。

“小心哪。”

俊美的滑头鬼与年幼的咒术师背对背站在一起,后方是召唤刀刃的审神者,招财猫化做真身卷起罡风。小巷子里的战斗未到高潮便已经要结束,咒术师苍白的指尖是血色的符咒,随着她的低语融入暗绿色的结界;滑头鬼不知何时端起一个赤色酒盏,轻吹酒液上樱花无根之火烧在空中;审神者麾下的刀刃自是所向披靡,空气里只有惨白的点点尘埃。

“果然像雾说的那样,你的确厉害,哪这样呢?”

话音落,沾染火光的刀刃当头劈下,结界半毁,黑烟散。怜舟鼓月只觉得自己的心多跳了几下,待收回空中四散的符纸后她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这是,怕了吗?怜舟鼓月皱着眉头将沾在脸边的头发顺到耳后,她将刻了契约,抓着髭切的那只手握紧了又松开-她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被那一刀钩起心底的恐惧?那种被黑暗泥潭纠缠的黏黏糊糊的感觉,阴冷地顺着她的骨头直冲天灵盖。

怜舟鼓月最终呼出一口浊气,她怕,她也挡住了那一刀,虽说结界半毁,但他们三个没受伤不是吗?女孩子转身笑盈盈地向夏目要猫咪老师,将那点恐惧埋到了心底。

在确定三个人没事后奴良陆生说先去他那里,俊美的白发滑头鬼在阳光下成了个褐发的温暖少年,他不知何时捧起鼓月忘记收回的刀,带起些许不好意思的笑说道“现在去东大铁定来不及,下午还有一节,说起来讲课的老师姓土御门吧?”

“那现在去那里呢?”鼓月甩手让刀化作蜜色的气流画在自己的手腕上,仰起头看那个在阳光下分外温暖的青年。她的手被夏目贵志牵着,也是暖暖的,从手掌一直暖到心底。

“去奴良组的居酒屋吧。”青年抗着刀,有些狭促地转身,在他走过阴影时总觉得周围有点扭曲,像是界限被打破那样。

“啊对了,刚才没说明白吧。我是奴良陆生,滑头鬼之孙,有着四分之三的人类血统和四分之一的妖怪血统。”

在路上奴良陆生又为鼓月买了一份章鱼丸子,上面涂了满满的番茄酱。夏目抱着猫,手上拿着个可丽饼。三人边吃边走,当然说话的时候有记得立结界。

“鼓月是兄长从骨骸中捡回的孩子,所以叫鼓月,从属怜舟家。”怜舟鼓月咬下一大口章鱼丸,她就这嘴边的番茄酱做了一个超凶的表情-“怜舟家可是青悠最厉害的咒术家族,对于驱逐魔族什么的,那可是很简单的事情呢!”

“是是,鼓月很厉害呢。”夏目抱紧了怀中的猫咪,弯腰替怜舟鼓月擦去嘴边的番茄酱。小女孩嘟着嘴,歪头躲过夏目的纸巾,依旧是一个很凶的表情对着奴良陆生。

“是是,鼓月很厉害。”奴良陆生带着他们走过几条弯弯绕绕的小巷,还面带歉意用随手打翻了几个小混混-鼓月还悄悄地撕了几张符替他们把骨头上的伤治好,留下一身青紫和三天不能下床的内伤。


明明是连小混混都不会去,被阳光照着却依然阴风阵阵的地方。怜舟鼓月和夏目贵志互相看了一眼,在他们的认知中,这里是另一个世界最热闹的场所。与此同时,奴良陆生的身型突然拔高,他拿着刀像是挑开了什么,指着空无一物的空地说道,“那帮除妖师是烦,但结界是做到不错,来喝一杯吧。”

东京无妖无鬼,是个只有人的城市。关东任侠一族可以在这里开个妖怪的居酒屋,不知是阴阳师除妖人太放纵还是滑头鬼一族太任性。反正奴良陆生这个在东京上大学的三代目可以安心喝酒安心上课,阴阳师除妖人多收些房租和物业费应该是相安无事吧。

“这里是化猫组的居酒屋,我们走的是妖怪的门。”

化猫组居酒屋的人还挺多,奴良陆生一把抓过要被路过的服务生勾走的怜舟鼓月解释道。血色瞳孔映着鼓月带些哀求的脸,他切了一声,用镜花水月抓起已经冲到酒堆中的猫,又塞回了怜舟鼓月怀里。

“你不止八岁吧?”滑头鬼坐在吧台边好笑地阻止夏目要说的话,将怜舟鼓月连猫带人抱到自己的腿上。

“兄长说鼓月八岁。”怜舟鼓月非常无辜地说道,也顺带便接过妖怪递来的妖铭酒。

成年了,但还没到喝酒年龄的夏目贵志只能庆幸怜舟鼓月死死地抱着猫,为了下午的课这猫绝不能沾一点酒。

“阿,对了,上午讲课的老师叫首无,主讲江户。下午的和你们说过姓土御门,名昌浩,非常喜欢讲平安朝。”似乎听不见为他斟酒的女子小声抱怨说首无见不到三代目您又要担心了。这位奴良组三代目心情很好地喝着酒,还似乎准备喂一点酒给猫咪老师。

明·明·一·点·都·不·好,鼓月出神地摩挲着手腕上的字。直到皮肤变红,指尖炙热也不想放开。

-放心吧主君,就算是听了,我也不会砍人的。

TBC
这段我居然又拖了一章…不过能欺负首无我好开心啊怎么办…
现世的话三家综漫都可以出来了,至于ES他们老老实实当自己的偶像一般都是出来打酱油的吧…
说起来这趟现世之旅我是为了将设定才写的呀…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