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虽然这章女主是人
*综


章三十 规则

建立时之政府的,是真正的审神者,据说是上同神明,下知阴阳,道未来,明过往.与万物通灵,知晓各个世界的意志.以一己之力开辟时之间隙,教有四名学生,分别为大徒弟木氿,现为战场司令部司令;二徒弟藤原,现在时之政府招生处处长;三徒弟乔,现为时之政府科研所所长;小徒弟葛瑞恩,现为时之政府财政部部长。后又召有百人来自各个异世的住民,他们被后世称为第一代审神者,本丸编号00。

从此,审神者这个称呼被审神赋予他人,以带领刀剑男士在异世,现世监察,征战。

审神者是分三类,一为现世审神者,像是夏目贵志,他们守护的是诞生刀剑男士的现世历史,他们大多数不常在时之间隙,而是往返于本丸,现世,历史之间。这是时之政府的基础力量,有太多的审神者折在过往的历史洪流中,尸骨无存。

二为异世审神者,像是怜舟兄妹,常暗,他们监视的是现世以外的世界。或许时间朔行军是知道诞生刀剑男士的历史是现世的历史,又或许现世这个不存在什么特别的能力,也没有太长历史的世界是支撑所有世界的基础。他们的职责为监视,在不妨碍历史正常进行时斩杀时间朔行军,防止世界变为[战场]。而有些得到终身审神者身份,时间停止的原现世审神者也被纳入异世审神者的范围。

三为战场审神者,这是在所有审神者中最少,最神秘的一类人,他们奔波于各个被时间朔行军占领的世界,肃清时间朔行军,恢复世界。据说,战场审神者皆隶属时之政府战场部,他们都是由战场部部长氿和战场司令部司令木氿亲自选出。

……

“鼓月,这些可是雾月大人拜托我告诉你的。”夏目贵志很无奈地看着怜舟鼓月和他家新带回来的粟田口家短刀——毛利藤四郎玩得不亦乐乎。两人都是绿发,且毛利藤四郎是如此喜欢小孩,怜舟鼓月又是一个有哥哥宠的小女孩。在奴良家的居酒屋里,两个小孩一见面就抱上了。现在他们正挤在一把椅子里,吃一碗冰激凌。

“我听着呢,夏目前辈。”怜舟鼓月吐吐舌头,然后被毛利一勺冰激凌赛到嘴里。凉凉的冰激凌刺激着她的口腔,甜腻腻的味道填满了她的心房。“唔,好甜,谢谢毛利。”怜舟鼓月拿起自己的勺子挖了一勺粉嘟嘟的冰激凌,也送到毛利藤四郎的口中。“夏目前辈需要听鼓月背一遍吗?这些和兄长要求鼓月背的可不能比呢!”

夏目贵志自然不会让怜舟鼓月去重复这些资料,说起来这些还是早些时间尚是战场审神者的怜舟雾月告诉他的。文武总榜第五的怜舟雾月是被称为第一代第一百零一位审神者,他不属于时之政府高层,却也是时之政府基层不可缺少的存在。这样的哥哥,为什么不亲自带妹妹去现世,不教给妹妹这些异世、战场审神者的常识?

“兄长很信任你和常暗先生呢,所以鼓月说了,兄长是送他的堀川国广修行去了。“怜舟鼓月抬头看见从门外走来的髭切,推过一边淡黄色、香草味的冰激凌,又朝髭切无辜地一笑。可惜髭切没接过冰激凌,只是冷冷地说了声谢,抬头看眼天花板,就化为蜜色烟雾缠入怜舟鼓月的手腕。怜舟鼓月很失望地咬勺子,抬头看有些破旧的天花板。她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久,一边的毛利随她抬头一起看,结果手一抖,才刚刚化形的刀剑付丧神差点把勺子掉地上。他们对面的夏目贵志和奴良陆生也都抬头——天花板上的小络新妇被接二连三看过来的男人弄得炸毛。只能说不愧是奴良家的居酒屋,奴良组三代目耸耸肩,拍拍似乎被吓到的夏目贵志的肩膀。身边的良化猫叫来一个女性猫妖把天花板上的络新妇招待去了别处,远远能听见猫咪老师在劝酒的噪音。

“怜舟大人…不怕?“毛利藤四郎毕竟是刀剑男士,就愣一下后就很快反应过来。一边的怜舟鼓月倒是咬着勺子,面无表情地继续吃饭。

“为什么要怕?“怜舟鼓月拿了毛利的勺子挖了原先给髭切的冰激凌,一把塞进毛利的嘴里,而她边塞遍碎碎念“就算斩了也没关系,只要留一口气鼓月就能就回来呀,鼓月很厉害的!”原先就长相很可爱的女孩扑哧一笑,她低头咬唇,眼边一缕头发遮住了眼睛。喜悦一点点地沾上眉梢,她拿起香草味的冰激凌更小声地说,”原来这么早回去不是因为讨厌鼓月阿..“

毛利是隐隐约约听见了,小小的短刀一歪头,看看怜舟鼓月,最后推开面前的冰激凌又跑下座位,蹦到了夏目贵志面前。夏目有些奇怪地看看蹦到他面前的短刀,小短刀在他脚边,伸长了手还在蹦跶蹦跶。夏目被奴良推了下,正好弯腰抱起毛利。绿发的小正太没来及感谢下奴良陆生,就直接亲在了夏目的脸颊上。

“最喜欢夏目了~”绿毛小正太似乎胜利得誉一样从夏目的膝盖上跳下来,回头看看还有些发愣的怜舟鼓月,“虽然不是小孩子,但我还是喜欢夏目!那么温柔的灵力!”而鼓月,毛利跑回去爬上椅子抱抱小女孩,“虽然很冷没错拉,但很干净,怜舟大人一定可以的。”

夏目家的也是黑暗本丸,只是没有怜舟鼓月和常暗深而已。大半的付丧神都染上了艳红的魔纹,毛利记得自己兄长的眼睛,本是君临天下的金色不知何时被鲜血与火焰烧灼红色。似乎为了应证毛利的猜想,他的兄长与哥哥们似乎很无所谓地掀开衣领,粟田口家所属,锁骨处皆有血色的纹路,多半是扭曲的刀纹。只是,毛利并不后悔响应大阪城地下最温柔的灵力,然后来到他的身边,效忠于他。

“谢你吉言。”鼓月摸摸毛利的头,也伸手把他拉上来。

看见自家短刀和别家审神者又抱在一起,夏目贵志只得摇窑头,说出了怜舟雾月最后交待他要说的事情。

“那最后一个,就是文武榜….”

现世审神者有些因为任期不确定所以并不参榜,战场审神者大部分都不屑于参榜,所以榜上的多半是异世审神者,每五年的审神者的集会都会开赛,分为文-治,文-护,武-物,武-魔,四个赛场同时比拼,最后每个赛场比出的同名次再次比拼。所以文物榜的前四其实是四榜第一,而怜舟雾月这个第五则为武-魔的第二。

第一叫活击,是木氿的小徒弟,多年前不知道为什么从战场司令部退下来。

TBC

花丸和活击是一对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