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诅咒

他是习惯了身负光明黑暗两种力量,他自己也是习惯了行走在白昼黑夜交接的黄昏,他与队里另外两个同伴都是习惯了刀尖添血的日子——不过说实话,这日子过久了也久习惯了。他可从来都是被队里可预知未来的队长拉着,指着某个对他好对他笑的人,直说出那人即将做的下一个动作。

璀璨,流光溢彩的银色,他是不会忘记。

深沉,暗无天日的黑色,他也不会忘记。

有人的手穿过了他的胸膛,拽出了从前有人深埋在他心口的东西,顺便带出了一腔尚温的血,洒在地面。用于治疗的光系魔法从他体内喷涌而出,大大小小的魔法阵张开又被毁去,他只是徒劳地大口吸气,也不知能再呼出几口。他觉得是一阵天旋地转,倒下时也痛,不知何时拼命运转的光系魔法拉扯着他的最后一口气,让他迟迟不肯睡去。

原来是你们,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黑色一点点沾染他的视线,可是他在黑暗中也无法忘记那个蹲坐在他面前,用沾满鲜血的手在他面前晃悠。用队长的话来说,就是蠢得像个大型犬,活该被黑漆漆的刺客欺负,折腾。他在又感觉胸口的一个法阵被毁去,耳畔大地的震动也在逐渐远去,像是他的心跳,一下又一下地逐渐安静。

他要先走了,周身的金色魔法阵全然收起,穿胸的伤口也越发疼痛,接着四肢被刀刃刺穿,腹部被同一只手刺穿。不知何时长出了利刃,在他腹部纠缠——可惜晚了,他知道他在笑,他知道杀了他的是自家队长的好友hade,也知道指使者是bake,唯一被队长用预知未来看穿行动后依然留在小队身边的杀手。

 

-我以LI之名起誓,奉上黑暗与光明

 

bake是个雇佣兵,道上难得的,单打独斗不参团的雇佣兵,佣兵榜上排名很高,可以在交易所门口看见他。蹲在楼梯上,嘴里叼着烟,不吸,就咬着在空中一晃一晃地。两只手是缩在两膝曲起形成的空间,像是狗狗那样,只可惜暴起就是头狼。他常在酒馆看见bake,面前放了两个酒杯一大盘肉,他自己狼吞虎咽还对这椅子狂吼。

 

-诅咒你们

 

诅咒什么好呢?说是死前有走马灯,他身份能力都特殊,周身黑暗的力量聚积都在低声咒骂,被背叛的怒意在心中反复盘旋。他是见过hade沾上bake的血,在夏日雨夜踏着满地的鲜血敢到他小队的面前,狼狈地求他治愈伤口;也是见过bake笨手笨脚三句话不离hade,把队里的厨房弄得一片狼藉后被队长追杀还想着hade的场景;或许,还有自己在出这次任务前队长问bake能否照顾一二的话——bake说,他什么都会为hade做,全然不顾队长已经变成银色的眼睛,下一刻队里的另一位成员用丝线布下天罗地网一旦启动是死无全尸——bake说,他什么都会为hade做。

 

-那就诅咒你们将互不理解,路长而岐,背道而驰

 

应该还有更多,是隔日hade醒来把bake逗得跳脚,是hade在见到队长银色双眼后不动声色的样子,还是他在某次雨夜在交易所前轻抚蹲着睡着的人的头。说起来bake顶着一头毛茸茸的白发,平日随手取人命像是孤傲的狼,可在hade前就是只怪顺的狗。

 

-相望不相闻,逐月难留君

 

他不知道自己的队友找来时会是什么样,他也不知道走远的bake和hade会是什么样。不过猜猜就明白了,bake走得大摇大摆,恨不得把狗尾巴甩天上去;hade那是无声无息,只会知道他在。bake行在hade身侧,招子放亮耳朵也不知有多灵。谁敢来他就成了狼咬断谁的喉咙,当然可别小看bake,无人能近身也没有苍蝇能在远处追随。寒光闪闪的刀刃也不晓得会出现在哪里。

 

li看不见刺穿自己喉咙的刀刃,说不出最后一句话——愿你们长命百岁


END

试着写一点,还是有点想不出具体剧情,诅咒的话是考试前补掉古剑二的后遗症,应该也许可能不是刀  ·敛爷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