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虽然这章女主是人
*综

章三十一 烟火

待奴良陆生踏着月色与神明一起归来时,怜舟鼓月已经不知的被酒放倒,正靠着毛利藤四郎睡得正香。而坐在她对面的夏目贵志被另一位刀剑付丧神扶着-明显他也被灌酒了,那只头上顶着个大包,身下堆了一堆酒瓶的猫就是罪魁祸首。

今夜当不醉不归。

或许是因为留世神明也到了这里,他们这些妖,这些人,这些审神者皆有些放纵。结果就是怜舟鼓月夜半酒醒起身,发现在布有结界的居酒屋里奴良组的妖怪是横七竖八睡了一地。

“醒了?”

突然传出的声音让鼓月下意识就唤出髭切,抚刀转身透过自己深绿的发。“谁…鼓月见过神明大人。”她指尖蜜色的气流未散开,女孩便放下按着刀柄的手,右脚后撤一步,揽着刀双手相叠于心口,屈膝脊柱不弯-这是怜舟礼,怜舟家皆知自己的宿命,也相信这结局是自愿的。

“我允许你与你的刀叫我莲昌。”世人口中的腾蛇昌浩,也是他自己口中的莲昌。白发紫瞳,右眼霞色,怜舟鼓月抬头只觉得自己将被淹没在一片汪洋中,千年的时光从未改变什么“谢谢,神…莲昌。”鼓月似乎想召出髭切,但想想这一片狼藉又是夜深人静,那柄话语间软糯的源氏重宝还是让他安心待在本丸吧。心念一动,白色太刀化为蜜色雾气缠绕在指尖。“那莲昌可是有吩咐?”

里怜舟鼓月说出这句后却是迅速噤声,召出髭切从他身上拿了什么后,便直接闯了出去,只有她背后一道隐隐发亮的结界。

“看来是时间溯行军哪,昌…莲昌。”白色军装青年说话依然是那般软弱,半出鞘的刀映着屋内的悠悠灯光。“主人让我守在这里,她的身边有信浓和物吉。”说着,髭切让出了门,半依在门边。

点头,不再多言,莲昌独自出了结界,出了居酒屋。走在东京的夜色里只觉得高楼耸立间吹的都是阴风-莲昌的白发被扬起,怜舟鼓月的身影消出现,那是满目的绚烂火光…

这个时间的初次见面,时间溯行军。

此间神明莲昌自没有出手的理由,于是他看着怜舟鼓月一手握住腰间小刀,瞬间千万种符咒自血中延展成型稳稳地挡住了千万的火焰。

“莲昌,这是鼓月的战场,也是…”

怜舟鼓月的话并没有说完,来自异界的女孩便一个闪身又消失在火焰中,只是隐约看见有结界屏障,生生将火焰当成了墙。莲昌抬手便是一道神力结界,在确保面前那个大火球里的人闹再大的事情也不会引来别人后,原先是青年的身形立刻成了少年,依然是白发紫瞳右眼霞色,只是在白发间延伸了什么,似是两片耳朵状的东西。而莲昌原先一身现代日常服装已经成了身穿墨黑色法衣红色內衬的少年-他又回头看一眼,终是破了原先冰冷疏离的壳子。

“真的没问题吗?那可是异界同掌恐惧…不,半吊子-只是恐惧的碎片在他的心里生根了而已。”莲昌指尖乳白色的炎龙长啸,顿时四周的阴气皆退散。片刻后另一种颜色的火纠缠成了戟,他嘴一撅又说了句,“谁半吊子啊!”

莲昌最后说的那句被火烧化了,除了他谁都听不见。少年左右看看,打个大大的哈气,白色长耳一晃就出现在不远处的树上。

“接下来就看你的了,怜舟鼓月。”

一把大太刀狠狠地砍在怜舟鼓月的结界上,淡绿色结界稍有晃动又稳稳地挡在怜舟鼓月面前。鼓月握着自己的小刀,身侧是樱花花瓣飞舞从中召出的是一短刀一胁差。

“信浓,物吉,我们上吧!”属于怜舟鼓月的清冷灵力炸开,将挥动大太刀的小个子男孩逼退几步却又看见有人踏着火焰走来。

信浓藤四郎与物吉贞宗拔出本体,上前几步与怜舟鼓月站在一块儿。鼓月愣了下挥手布了治愈结界在他们身上,摇摇头,掌间苍白的藤蔓攀上刀刃。

“从兄长…好久没和使魔一起并肩战斗了…”怜舟鼓月说着用骨生花加成后的刀刃对上冒黑气的大太刀,而她身边的信浓和物吉也分别对上敌人-一个红发飞扬,一个红线牵连。

懐、ガラ空きだよ!
幸運は、いつもここに!

“那么,鼓月也上了了!”苍白的刀刃挥空,鼓月也侧身避开时间溯行军的刀刃,却是一个不慎被敌人骨骸化后算是尾巴的地方打到,血液飞出却又化做点点符咒挡在时间溯行军面前。而鼓月手臂上的伤并未愈合,只有粉嫩的肉没有一点鲜血。

怜舟鼓月只擅长防御。

信浓藤四郎与物吉真宗是现在才知道女孩一直挂在嘴边的话是什么意思,护身的结界如同呼吸一般随意出现在他们四周,敌短的刀也伤不了她分豪。鼓月手执短刀低头避开大太,指尖鲜血一点化做结界挡住敌方太刀又转个刀花,用刀背挡住敌短的攻击。

她在攻击间腾挪转移,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苍白的刀刃不染任何的血色,在黑色的薄雾间如天上弯月-

“信浓,物吉!”

鼓月一脚踏在敌方太刀的刀身上,结界附在自己的刀刃上对着敌短拍下,背对敌大太。却是只听风声呼啸,物吉挥刀挡住敌大太,信浓矮身往对方怀里刺去。随后,他们脚下被劈得七零八落的地面被灵力席卷,随着几道划痕成了几个法阵,当然又是结界。

怜舟鼓月却是丢下刀刃转身抱住倒下的物吉,未极化胁差挡大太,说物吉未碎刀是幸运还是说物吉莽撞呢?淡绿色的光环绕在两人周围,物吉已经昏迷有些破碎的本体从他指尖滑落。怜舟鼓月又划开自己的手,片刻后终于怒吼出声-

“法尔沃克.桑拉文迪!”

TBC
法尔沃克=firework,烟火
我发誓,下面的剧情不会再拖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