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虽然这章女主是人
*综

章三十二 恐惧

你在害怕什么,你在恐惧什么?是因为你面对的是无知无觉又永不重复的明天,还是因为要走过影影绰绰无光无声的黑夜?

怜舟鼓月抱着自家已经昏迷的物吉,白色胁差似乎是带着笑倒在她的怀里。先去冲出去的信浓是踉踉跄跄地回来了,他手上被刀狠狠地划了一个口子出来,鲜血滴滴答答地流了一路。

“主上…”

“信浓,这里交给鼓月就好。”

说着,鼓月伸手替信浓止血,又给物吉加上一层治疗结界。就看见她指尖绿色光华流转,两柄匕首一般的绿色刀刃就出现在她的手上。冰冷的灵力从她伸手蔓延开来,她的深绿色头发被苍白色一点一点地吞噬-

“法尔沃克.桑拉文迪…或者说第四位魔族君王,恐惧的妃儿!”

话音刚落,千万点火光像是坠落的流星朝鼓月砸来。隐约听见有几声吟颂,而鼓月双臂一张,一道强力的结界落下,她便在满天火焰中开始跑动。她的白发飞舞,任由火焰箭矢划过她的衣角。

火焰包裹着结界,结界内又是重重火焰。鼓月是相信自己困住时间溯行军的结界不会有事,而用来治愈物吉和保护信浓的结界都没有事-有事的,只会是这个与君主为敌的她自己。碧绿的匕首划过一个火球,躲避中鼓月脑子里尽数都是结界符咒与治愈符咒。

她咬牙,停下脚步又是施展结界挡下一轮攻击。没有雾月,她只能使用这些。

“没有雾月,怜舟家的武器就是废物…吗?”

鼓月透过重重烟雾,对面似乎有个人影。他的头发极为张扬,与他脚边燃烧的火融为一体。鼓月在心底轻笑一声,方才一点的后怕都消失殆尽。与此同时,那人像是感应到什么,火焰箭矢的吟诵强行打断,冲破烟雾的是一只火之鸟,伴着他们世界的上古语言一往无前。

骨生花属木,鼓月也是属木,火鸟的翅膀光是煽动就摇动了鼓月随手布下的木属性结界。当即,鼓月手里的两柄匕首合并,像是回旋标那般,带着骨生花的魔力一起往那只火鸟冲去。而鼓月,双臂一伸凝出第二对匕首,借着骨生花的魔力,周身藤蔓相掩。鼓月轻笑一下,随着第一对匕首往火焰中冲去。

“要见你一面真是不容易。”鼓月在火焰中也并未放松,骨生花随着她放出的鲜血一朵一朵地绽开,匍匐在她的脚边。艳色的花,艳色的火,倒是好看。

“谁叫你们兄妹都是审神者,我叛出时之政府成了时间溯行军呢?”火焰中的另一个人年龄也不大,红发红眸,身量娇小,若非他隐约可见的喉结估计没有人会当他是男生。男生并不介意鼓月像只炸毛猫一样的表情,打一个响指烈焰轰鸣,鼓月也适时撤去除信浓物吉身边之外的结界。顿时,在环绕他们的火焰之外是烟尘弥漫。“以后就拜托你了。”

“你……”

法尔沃克已然骨骸化,肋骨与手骨刺穿了皮肤,而他的皮肤苍白,又是长发如火一般燃烧在天地间,也就是比鼓月高一个头的他越发怪异。鼓月看他那副样子皱眉,似乎想帮他一把,却是被他又一次吟诵召来的火焰箭矢挡在一边。

真是个笨蛋,鼓月是知道点法尔沃克的底细的。她与骨生花在徘徊之地沉睡前曾替第三位君主死亡的帝穆斯守过一阵子徘徊之地。来来往往因千年前人魔大战死去的生灵不计其数,徘徊之地内建起无数的记忆宫殿有有很多轰然倒塌。鼓月与骨生花守着他们的门,偶尔是可以听见一些他们的梦呓。

比如说一个叫“法尔沃克.桑拉文迪”的孩子,人类风之桑拉文迪与魔族火妖精的孩子,人魔之后,禁忌的灰色之子。后来似乎是沾染恐惧的碎片,自请让大贤者与魔王销毁灵魂让恐惧的碎片消失。当然,销毁灵魂的话是不会存在记忆宫殿的,那是鼓月在问帝穆斯后得到的确切答案。

而现在,法尔沃克胸口穿出的骸骨让鼓月莫名的熟悉,还有在他的左手延伸出了长长的,似乎是尾巴的东西…似乎在谁的刀身上看见过…

骨喰和鲶尾!

鼓月碧绿的匕首划破第二只火鸟,属于她的第一对匕首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轰然绽开一朵艳丽的骨生花。结界成型,藤蔓纠缠,鼓月召来髭切,确认外面无人伤亡并且有此间神明莲昌瞒住后鼓月才松口气。指尖匕首划破自己的皮肤,怜舟家最厉害的治愈术启用。

“你要知道,鼓月和兄长是不会站在明面的。”鼓月对上法尔沃克的视线,手上治愈术不停,层层法阵将法尔沃克环绕起来。隐约可见的是在他身后相拥的骨喰鲶尾,两人神色安详,似乎随时可能醒来。“你身上恐惧的碎片不多,你活到现在也应该庆幸骨喰鲶尾是真的希望你活下去。”鼓月不知道法尔沃克是怎么从魔王贤者毁灭灵魂的攻击下活下来,身上还带着少许恐惧的碎片让他成为小半个恐惧的君王。

“所以才要快点结束战争,好让我把碎片给他们。”只能说不愧是找到魔王贤者求死的疯子吗?鼓月布下几个结界,又塞给他好几个治愈符咒。法尔沃克倒是笑笑,伸手揉了揉鼓月的头,“放心,至少在雾月不要我前我会活着的。我现在可是他在溯行军唯一的暗哨,我可等着呢,你们可以翻出多大的风浪 。对了,那振萤丸是你哥让我特地带过来给你的,说记得用你们一族的秘术。”

法尔沃克眼中划过一丝狠戾,未等鼓月反应,他指尖魔法一闪强大的风系魔法就将两人炸开。他召回自己的暗堕刀剑男士,最后看一眼替鼓月做垫背的髭切,伤害自己也要冲破结界的信浓,有些许歉意对于被他伤害的物吉。但很快,他抚摸自己身上的骸骨,一切犹豫后悔歉意都被疯狂与狠戾代替。

时间溯行军必败,时之政府也不应该存在,违非检史是徒劳的世界意识。这场他也希望永恒的战争必须结束,痛苦也好,幸福也罢,都只是时空悖论中一个小小的玩笑。

TBC
其实背景设定挺黑的…而且鼓月的本丸非常不正常只是没人知道而已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