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大概是课间吧,休息时间和学习时间没大差别,反正也没人会在意这个一如既往坐在窗台边的“我”,反正“我”也不会有别人。前桌的女孩又起身跑去找了邻桌女孩,聊天话题倒是和昨天不同,似乎在聊什么新的侦探剧。后桌男生们打成一团,也没聊什么,就是说着说着就挤在一张椅子上。我数完了课桌上上任使用者六下的第二百七十八根划痕,视线转到有一百三十五个小色块的瓷砖。同时从侦探剧聊到新偶像剧的女孩开始兴奋的尖叫,我把椅子一提,正好卡在第一百三十六个色块上,后面突然凸出的桌子把我顶得一颤,忍不住扑在桌面上。
“是最原君呢,最原君果然是这样呢。”
“对呀对呀,我说你们就不能好好下课吗?”
是那样呢?我是那样呢?是说我现在依然在班里找不到一个人说一句话,还是我估计就这样呆在角落?对啊,没有人找我说话,我也不知道别人喜欢什么,是你们今天的侦探剧还是昨天的历史剧,或者是后桌男生推崇的什么篮球鞋?说得好点默默无闻坐在这里的我也只是安静些,最差就是到毕业一点交集都没有。啊,以后大概也是,不会有认识的人,不会有相熟的朋友。归根究底还是现在的自己什么都不做吧。
头上有一片阴云,我抬头看见桌子旁边xxx君的脸。
“最原君。”
“对,对不起xxxxxx。”
名字应该没记错吧,他是在我座位后面喜欢打篮球,最喜欢的明星是苍x优,偶尔会盯着隔壁班出来洗杯子的班花…我好像知道他很多东西,但都不是他对我说的。我知道,也对他没用吧,而且说出来…不是熟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好事。
“为什么是最原君道歉?”
“最原君明明没错什么啊。”
我心心念念的上课铃响了,四周没人也就桌子上二百八十七道裂纹陪着我。女孩子们义愤填膺一下下也就去上她们心爱的国文老师的课了,后桌男生摸个头去看桌子里的那本小册子。大抵,课间也就这样过吧。我看看前桌邻桌两个女孩在私下里传得飞快的纸条,似乎又说错什么,反正以前也这么做过让他们讨厌了吧。
@一起拖稿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