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虽然这章女主是人
*综

章三十四 属性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在八原的田埂上,有说有笑。冬日难得的阳光偏暖,驱散了寒风带来的些许寒意。怜舟鼓月死皮赖脸地坐在萤丸的肩膀上,手上还把玩着萤丸的一缕头发。偶尔还探头笑盈盈地应付地下的爱染国俊,似乎没人发觉鼓月早已发动了契约强行压制萤丸的心智。

精神世界里萤丸周身被锁链环绕,冷眼看着现实世界里被驱动的身体。

原来不是逃离那个人类就可以远离被驱使的命运,可这阳光太暖,怜舟鼓月的灵力太干净,夏目贵志的眼神太温暖,全部都逼着萤丸又要生出骨刺,拔出自己的本体,让腐蚀性的灵力去吞噬周围的时间,踏碎脚下的空间。直到被毁灭…可是不行,不光光是鼓月抑制着萤丸,萤丸自己也不想伤到爱染国俊。若是真能回去在战场上拾一振爱染拾一振明石,可依然逃不过被驱使,被奴役的命运…

“萤丸你痛吗?爱染说你这样强行生长是抽了骨头再生肉…打破深海海压以及时之政府的灵力压制…”鼓月坐在萤丸的肩头,她抓着萤丸衣袖的手似乎在颤抖,一双淡灰色的眼睛也不复平静。锁链在身,精神世界中萤丸看见花园中的花疯狂生长,天上的云也被风打碎雨欲来。

“不痛哟。”萤丸感受到鼓月稍稍放松了契约,他反手抓着鼓月再弯腰将爱染国俊抱起来。“一点都不痛,锵!这样长大可真是压轴出场呀!”鼓月是冰冷的,像是尸体,但也是冬降初雪干净得很。而爱染身上全是夏目最温柔的灵力,抱着像块软软的枕头,满是阳光的味道。萤丸低头蹭蹭爱染,也将他放在肩头。

他是唯一的四花大太刀,机动为大太之首,打击也不会掉出前四。这可是真的压轴出场呢,踏着无数的资源,跨过无数同伴的尸体。

比起心里空掉,被挖掉的那一块,长大是抽骨生肉可是一点也不疼。

“萤丸。”鼓月似乎在叫他。

“萤!莹…丸!”爱染似乎也在叫他。

萤丸抬头,看见怜舟鼓月和爱染国俊闪亮亮的眼睛。

“夏目前辈说去七迁屋,萤丸你快一点嘛!”鼓月一边说一边晃脚,背带短裤和黑色长袜之间的绝对领域把阳光晃地刺眼。

“那一定超热闹的!啊啊啊!完全无法冷静下来!加油啊,萤…丸!”爱染国俊摇摇晃晃地从萤丸的肩膀上站起来,一头红发像是火焰一样在寒风中烧着。“就算不是庆典也要大声庆祝!噢!”

“爱染国俊你小心点!”

“我可是有爱染明王的庇佑的!”

“就算这样也得小心,萤丸好高啊!”

“这点高度可难不倒我的!”



爱染国俊和怜舟鼓月正隔着萤丸的头吵,演变到后来就是“坐下!”“不!”的小孩子吵架。

好吵,只是…萤丸不敢奢望寂静。

那是曲终人散的庆典,空空的。

“萤丸,走啦,目标七迁屋!”鼓月指尖的灵力纠缠成藤蔓缠上爱染国俊的腰。她还是坐着,倒是没有爱染国俊高,但直指前方的气场到时一点都没变。

-收到,怜舟鼓月。

不过不要对大太刀的机动报以任何希望,就算他是来派机动传说的一员,也是如此。

“抱歉抱歉,我们来晚了,夏目前辈。”由爱染国俊指路,萤丸带着爱染和鼓月,三人终究还是到了七迁屋。此时已经是下午,坐在窗边的夏目被阳光照着看上去真是暖和。团子样的猫缩在一边,大大地打个哈切。

“没事,我们也…”

“啊!”

“猫咪老师!”

“太慢了!七迁屋的馒头是要飞走的!”

炮弹样的猫直直地超鼓月的肚子撞过去,而夏目才发现刚才放在桌上的一碟馒头全没了,在阳光下盘子亮亮的,真是干净。

“猫咪老师,为什么又全部吃光了!”

“是笨蛋结界师来太慢了!让馒头冷掉是损失,损失!笨蛋夏目!”

“那么萤丸和爱染去买吃的吧,记得是四人份別给猫咪带哟。”鼓月笑眯眯地将一个小钱带交到两人手中,自己小跑到了桌子旁。夏目手上多了几道划痕,猫咪头上多了个包。鼓月把手往夏目的小划痕上一放,莹绿色的符咒闪过,伤口是一点痕迹也没有了。

“很厉害。”鼓月在戳猫咪老师头上的包,笑嘻嘻地一边戳一边治疗。

“鼓月只会这个,所以要做到最好。”鼓月接过夏目的茶,双手捧着小心翼翼地做到椅子上。轻啜一口把先前的寒气全部驱走,然后回头,周身绿色结界一闪就什么都看不见了。“有什么要问鼓月的。”

“那振萤丸,是时间溯行军吧。”夏目抱着猫,茶色短发遮住了他的眼。鼓月觉得他的声音很轻,像是不希望惊扰什么人。

“是,萤丸是敌人。夏目前辈是要举报还是让那振…”

“不是,我不希望那振萤丸出事。”夏目打断了鼓月的话,他周身灵力沸腾,温暖的阳光也是可以杀人的。

“为什么,你可以驱使时间溯行军,压抑他们破坏时空的欲望,并且安抚他们…”

“什么啊,原来常暗先生的徒弟也没有想象中的乖。”鼓月嗤笑一声,过长的袖口滑落只看见蜜色的髭切二字刻在她手上。“鼓月与髭切的契约特殊,而鼓月的1004号本丸又有太多人不希望它出事,又希望鼓月出事。”

你怕吗?

鼓月冰冷的灵力下是夏目贵志早就沸腾的灵力,再一个结界出手控制住斑,猫妖硬生生被困在招财猫的容器里。怜舟鼓月确实只会结界和治愈,而她也将这两项做到了最好,无人可敌。

“为什么?”

这不是夏目贵志的声音,鼓月也听不要出来这是谁。鼓月觉得自己脖子一凉,一把胁差架在鼓月的脖子上。异色的瞳孔一只妖艳一只尊贵,倒也不负笑面清江斩鬼却是杀死了孩子,杀孽与救世并存的无法成为神剑之刃。

“这是兄长大人告诉鼓月的,由叛徒法尔沃克发现。时间溯行军与刀剑男士同为刀剑付丧神,只是一个熟悉为[改变历史]一个属性为[保护历史],夹在中间的是遵循世界意识的检非违使,属性为[遵循历史]。”

暗堕成为检非违使可以是被迫,但从刀剑男士变为时间溯行军一定是主动。因为他们自己想改变历史,无论历史是好是坏,他们都想改变。

“那么是谁呢?”

鼓月伸手抓着笑面清江的刀刃,鲜血顺着她的手滑下再度化为更多的符咒,转瞬间刚才深可见骨的伤口已经消失。然后抓着刀刃的手不松,一偏,一压,鲜血从她脸侧飞出,弄脏了笑面清江的衣服。

“让鼓月看看吧。”

是,花花的能力吗?鼓月在精神世界看见远远的,属于鼓月的天空,以及占了天空一角的血色花朵。

然后淹没在记忆之中。

TBC

鼓月新的能力,或者说特点与夏目的很像,但鼓月只有在受伤时能主动看见,看见的记忆对原主的影响多大取决于伤得多深。
这与骨生花的属性有关,以及日后觉醒的属性有关…
然后我好像又拖了一章剧情…
可以猜猜夏目那里堕落的是谁,不是石切丸!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