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虽然这章女主是人
*综

章三十五 无名

“原来是骨喰啊。”

或许是诞生就为了保护历史的缘故,那张原先漂亮的脸扭曲着厌恶与畅快,在直至崩溃时长出白骨,连带着先前被压抑的历史也在他身上显现。身高拔高了,手上的长胁差成了短薙刀,而再往后是素色狩衣于身,斗笠掩面,骸骨与他为伴。

鼓月放下手中握着的长胁差,溢出的血液未落地就化为咒符。原先在掌心处与胸口处深可见骨的伤口慢慢被治愈,留下衣服上难看的豁口。

“要是鼓月没召唤出萤丸,你们应该可以在这里看见他的名字。”鼓月平日用来执笔画符的手抚过衣服上那道干净利落的划口,不知是不是没控制好力道拽下了衣服露出小半的肩膀,透过衣物依稀可见光洁的皮肤和精巧的锁骨。女孩带着不符合外表年龄的妖艳的笑,连耳畔的那两朵花也更加艳丽起来。她伸手握住放在胸前的另一只手,稍稍用力,蜜色的髭切二字刻在她的手上展现在夏目贵志与笑面青江二人眼前。

“这是只属于怜舟家的秘密哟!”

女孩元气又清脆的声音响起,蜜色的雾气在她的指尖流连随着她的一声“髭切”轻轻唤出,只是一个刹那怜舟鼓月就被髭切抱在怀里。

“似乎比上次召唤我的原因更加无聊嘛,主上。”
“髭切应该没有被一期唠叨…”
“你说呢?主上?”

两人就这么聊开了,似乎在抱怨本丸里哪个弟控到恐怖的一期一振,全然不顾刚才被告知某一家族秘密的夏目贵志。后者和自己的笑面青江愣在那里,过了些许,夏目贵志才缓缓开口,他先前一直不知道刀剑男士可以转为式神驱使。

“式神?大概和使魔差不多的概念吧。”鼓月舔着手指,她很喜欢这家店的馒头。似乎能理解夏目为什么能把猫咪养成猪了呢,她眼疾手快地从猫爪子下抢出最后一个馒头,笑着开口说道,“力量总会付出一定代价,我们不过是死后的灵魂而已。”

怜舟家的本命使魔均与怜舟族人的灵魂相连,而怜舟族人的宿命不过是在战斗时死亡,或是献祭。灵魂肉体终不保。

“夏目前辈,为了某个目的,人究竟可以付出多少代价呢?”

鼓月全然不去管对面一人一妖对这种决绝又天真的结契方法的震惊,自己吃自己的,笑眯眯地去问夏目接下来干什么,好似丢弃灵魂的不是她一样。

“真的不想再做一点改变吗?”
“这么临时改变的话不就让鼓月之前的准备全都没用了吗?”

女孩子的笑声和她温柔前辈的叹息一起,被七迁屋屋檐下的铃铛掩盖。

“那就按雾月前辈给的行程吧,去博物馆。大概里面零零碎碎地有那么些刀吧。”当然,夏目贵志知道那些刀不可能与他所在的本丸中的刀相比。他们就这么沉睡在博物馆中,被当做过去的遗物,被怀念以及祭奠。

八原是个小镇没错,沿着田埂走一圈也要不了多久,历代也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人物出生或是在此定居。他们一直安安稳稳地,从不被惊扰。那个博物馆是在隔壁镇子,但里面的东西实际上是八原周边所有镇子一起拿出来的。武士的佩刀铠甲,女子的发饰衣物,僧人的木鱼经书,说不上多精美,但他们都是在历史中保留下来的遗物,记录了过往。

他们从七迁屋走出去,沿着路一直走。抱着鼓月的髭切没了兴致说弟弟…爱哭丸(是膝丸拉)在等他就先行一步回去了,至于萤丸是抱着爱染死活不肯撒手,一边像是来春游的粟田口短刀都说自家的萤丸看到这场景没准是要跳起来削了这振萤丸的。至于明石?他大概是爬起来看一眼,确认萤丸没事后就又躺下去了吧…鼓月混在短刀堆中是一点维和感都没有,胸口那道难看的豁口也被浅色外套遮掩。女孩子白色卫衣的帽子上挂着兔耳朵,在鼓月身后一晃一晃的。

走过田边的小神社,夏目从包里掏出吃的双手合十认真参拜了下。全然不顾一旁猫咪老师对七迁屋馒头的哀嚎。走过无人的小屋,总觉得有只眼睛盯着自己,侦查隐蔽机动都超高的短刀们刀刃亮出,顿时凶巴巴的妖怪跪了,哭唧唧说他只要自己的名字。

吾护之人,显其名。

茶发青年拍拍身边一群小短刀的头,莞尔一笑。从贴身的包内拿出一本深绿色的本子,被翻开多次但又因其主的认真保管而完整无一页折角。夏目捧着友人帐,书页无风自动,白纸翻飞像是湖边鸽子的白羽。应是到了妖怪名字的那一页,歪歪扭扭的名字与纸张倔强地立着,夏目呼唤他的名字,又撕下这页纸,对折含在口中双手合十。

这是你的名字,还给你了。

那是先前吹起书页的风吧,她轻柔地托起那本承载着妖怪名字与性命的友人帐,又恶作剧般地吹开夏目的刘海把他的眉目描得格外温柔。将名字还好,趴在墙上的妖怪去了他该去的地方消失在众人面前。

“若是把鼓月的名字给你,你觉得会有用吗?”怜舟鼓月拍拍手撤去她先前立的警备结界,又随手一个响指治愈的符咒也在夏目身上起效。忽然间她想起什么,又摇摇头,“算了,再怎么样也是徒增悲伤。”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夏目并不喜欢将妖怪的名字记录在自己的友人帐上,但不止一次有妖怪将自己的名字给他。人类的时间太短,妖怪的时间太长,一辈子过去好似一瞬间的事。

“就算是记了,召唤回来的人也不一定是同一个人。算是鼓月刚才一时脑热,又有了奢望吧。”鼓月踢着路边的小石子儿,一边背着手往前走。

“奢望?有人试过?”
“恩…也不算是摆脱这个命运吧,三哥拜托鼓月逃离青悠,最后在西方呼唤自己的使魔吃掉自己的灵魂。”

青悠或许是与矶月森林相似的存在,应该是怜舟鼓月的故乡。鼓月抬头超夏目嫣然一笑,嘴角稍稍提起,又落寞地放下。

“三哥他是一个超级温柔的人呢,但他太悲伤了。”鼓月的悄悄话消失在风里,无人听。

路上因为还名字耽搁了会儿,到博物馆已经迟了好久了。博物馆和普通房屋无异,似乎是谁把自己的房子让出来给一群老物件住。鼓月和夏目惊讶地看见好些杯子生了腿,发簪在痴痴地笑,画上的漂亮侍女在对飞鸟摸泪。有的注意到来人,但注意到也只是在水塘子里丢了块石子儿,泛起的涟漪惊动了浮萍。他们不在意谁来,不在意谁走,就如简介上说的一样,明明完好但已不能使用。

短刀凑在一把据说在刀鞘内断成三截的武士刀前面,萤丸看了一圈说了句没一个能打的就带着爱染去了别的展厅。至于夏目贵志以及怜舟鼓月,两人看了好久的付丧神,嘻嘻哈哈的,夏目也没忘了替鼓月讲解在现世生活的常识。

“不甘心吗?”
“对对,就是这样的不甘心!”
“你是为你的主人而战,为那个时空而战!”
“我?呼呼呼呼,只是和聆听神明之言来解放你们的人啊!”

黑色斗篷,影影绰绰地站在刀剑展柜门口,但背对她的粟田口短刀们却是全然没有发觉。她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但又近在耳畔,她亲昵地蹭着你,鼻息喷在你的耳背,你全然无法设防。

黑色的武器渐渐从陈列的刀剑上升腾起来,待第一个衔着短刀的敌短游走在狭小的空间时,那些太刀打刀胁差已经半跨出刀身,带着凄厉的嘶吼。

拥有一振堕化为时间溯行军的刀剑男士的鼓月自然是第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她当机立断唤回萤丸,又命令髭切在本丸内召集短刀立即出阵。而夏目也是庆幸自家的第一部队今天去演练场给未极化的短刀找场子,所有他今天出来带的全是短胁。负责侍卫的笑面青江也显了身形,长胁差没了平日的轻浮在兵荒马乱中倒是有了神刀的气质。

tbc

注:夏目的第一部队常驻队员为为一期一振,小乌丸,极化长曾弥虎彻,龟甲贞宗,明石国行。然后极化今剑,极化鸣狐,极化堀川国广,烛台切光忠,会不定期轮换(全是年长组)
至于短刀为什么不极化…夏目担任审神者时正好是打刀极化,在给打刀胁差以及部分短刀极化后已经没有道具给短刀极化了。而且以夏目欧皇的身份all350也能出把三日月,前期以太刀大太刀为主(六图可以靠打胁强推)
他的炉子和战场长年出些奇奇怪怪的刀(初短刀博多,初锻刀莺丸)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