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骨花


*黑暗本丸设定
*女主来自《加油大魔王千年之章》里的怜舟家
*后期会进入加魔,加魔我吃莩沙(BL)不解释
*主吃刀X刀,所以女主没有CP!
*女主非人(虽然这章女主是人
*综

章三十六 混战

战场是狭小的展厅,原先就只有一条供人出入的路两边都是用玻璃展柜好好安放的刀。而在两位审神者退到门边,刀剑男士与时间溯行军混战在一起时,才发现整个空间都已经被封锁。

夏目贵志第一个担心的是鼓月的莹丸,而鼓月则是一拳砸在虚无的门上-这类似于结界的术法她应当解得开的。而原先不知道跑去哪里的斑幻化成一个蒙了面的少女,在夏目的示意下一把抱起鼓月。

“干什么,解咒这种事情不是鼓月应该干的吗!”鼓月在斑怀里奋力挣扎,在挨了斑一个毛栗子后,她手上是浓重的蜜色雾气,一会儿召唤出的太刀髭切,让这个空间变得更加狭窄,更别说髭切怀里抱着鼓月的刀剑。

“解开了有什么用?真是自不量力的小鬼,自以为有那个力量就有那个责任。喂,夏目,你的工作可真是麻烦。”比起一心扑在结界上,并且用以往的方法无法解咒的鼓月,斑倒是觉得这个是一个空间封锁的屏障,像是法则允许一般对他这样的大妖怪都隐隐有震慑。斑不耐烦地甩了甩手,一眼就看中了髭切抱的打刀。“可以解决吗?或者借我个东西。”

“鼓月,你可以照顾好自己,并且负责治疗吗?”夏目回头对鼓月说道,他用了灵力,知道在混战中的刀剑男士并未有伤亡。但在战斗的只有五把短刀,虽然在如此狭小的地方战斗对他们有利,但时间拖长了,就对他们不利。之前就现身的笑面青江已经杀了出去,鼓月的结界与治愈符也在第一时间开始起作用。无奈四周都是溯行军,一时间无法再推进。

鼓月点点头,从斑的怀里跳下来。手臂一甩,从外套下面飘出一打符咒,在空中分散,均匀地围在她身边。贴身的小刀与她的初始刀信浓藤四郎反手抓着,骨生花的枝桠也随着她的血液暗暗生长。

“髭切先生,太刀不适合在这里战斗,鼓月就拜托你了。”

斑取了打刀山姥切国广,虽然这把打刀应该非常介意自己被连鞘当做棒球棍使用,但在狭小的空间里为了多一点战力,这样也是没办法的事。而两把胁差也被斑送到笑面青江的身边,樱花花瓣未落地便被染上黑气的刀刃斩断,被剑芒绞成碎片。黑白胁差双子的身边被套上一层隐隐的绿色后就踏着两边的展柜上了墙,一会就消失在视线里。

“你不说我也知道,审神者大人。”髭切身边是与胁差双子同样的屏障,他看着杀气腾腾用山姥切国广敲肩走的斑,以及被斑护着,一直在用妖力感知刀剑男士的夏目贵志,最后再把视线放到身边,严肃地把心中已经将所有知道的治愈符咒全部过一遍的怜舟鼓月身上。轻轻一笑,手搭在刀柄上,嘛虽然这里不可以让太刀肆意施展,但破坏些东西还是没有问题的。

小女孩严肃起来的时候褪去了身上所有的稚气,有条不紊地将身边的一圈符咒改为三圈,范围缩小。她的魔力也在外放,属于她,萤丸,髭切的精神世界也已经天翻地覆。那些娇艳的骨生花纷纷褪去,露出一直遮掩的骸骨,而鼓月身后是巨大的骨架她就背负这这些一步一步地走向属于她的王座。

“鼓月,你能让萤丸破坏墙吗?他应该和爱染在隔壁展厅。”夏目应该已经确认好所有刀剑男士的位置,四把短刀在这个展厅,练度已满。爱染在隔壁,也是满练度,也不知道隔壁展出什么,希望破坏的话没什么损失吧,那些旧东西生出的妖怪还是不容易呢。

“有契约在,没问题,髭切也去帮忙吧。”鼓月点头,往前走几步与夏目并排,让出空间,凌空的暗绿色结界也被取消,她指尖用藤蔓凝出苍白的匕首,在心里与萤丸确认后交给髭切。

“拜托了!”

鼓月苍白的发丝被风吹动,而她身后是举刀但并未出鞘的髭切。似乎是担心这个距离会伤害到两位审神者,髭切避开时间溯行军的刀刃,单手掐住溯行军应该是脖子的地方。非常张狂的笑攀上他的嘴角,而手被骨刺刺破又被鼓月的符咒治愈,唯有顺着白色军服流下的鲜血证明他曾受伤-鬼だろうが刀だろうが、斬っちゃうよ?

“じゃーん、必殺技でーす!”
“ぶっとばーす!”

似乎隐约有传来少年的声响,沙哑与健气重叠。前方的笑面与斑也清开了一条路,在升腾的黑气里是身着藏青色军装的孩子腾挪转移,有亮色的是他们的刀刃或是飞溅的血液。再远处,黑白相随。夏目看着似乎松了一口气的女孩,在鼓月轻松地使用符咒将己方的刀剑男士全部治愈后倒是轻轻地赞叹了一句真厉害。

“夏目前辈要学吗?”鼓月突然冒出来一句,她左手里夹着符咒,右手托着的应该是一个魔法阵,用略微扭曲像是英文的字书写。

“哎?”

“怜舟家的鼓月不敢教,但鼓月自己的鼓月可以教。”战斗已经要结束,女孩子给身边的信浓藤四郎一个大大的笑脸。破墙而入的萤丸和爱染还非常干净利落地把隔壁展厅也给破坏了,连同时间溯行军一起。

鼓月拽拽夏目的衣角,淡灰色的眼睛难得闪亮亮的,“至少给个机会让鼓月来现世。”

“好,鼓月很厉害,我就……”

“夏目前辈妖力超强,一定可以的!”鼓月用力抱了一下夏目,然后被自家的胁差双子扒走。夏目看见她的嘴巴动了动,声音没怎么听见但是懂了,鼓月说他们希望对方好的心是一样的。

或许如此吧,身为人类的他可以为妖怪做什么,尽管此生如此短暂。

TBC
*现世的告一段落,我会说这个是我早就想好的吗……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