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随笔-黄鹤

怎么一个不注意又跑过来一个小家伙,拾遗峰很危险的。

你去看看,这白雪下有多少白骨,若你能活着回来。

居然回来了,这茶我算沏好了。来喝一杯暖暖身子吧。

我?叫我息心吧。


无论多少年过去,鸢飞门总会守着一块地方,似乎在等什么人出来。

什么人呢?德高望重的老掌门摸着胡子说道,“一个很久以前的人罢了,你可以叫他黄道长。”

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

老掌门有一次想起来,鸢飞门记载的一种剑法,归来剑法,也被叫做已去剑法。

因为,凡是会这种剑法的人无不驾着黄鹤,斯人已去阿。


黄鹤从来没有出过拾遗峰,他每天的任务就是把门前的雪扫尽。帮他师傅看下炼丹炉的火候,最后就是拿着浮尘坐在屋檐下看书,练剑而已。

拾遗峰很偏,偏到黄鹤曾经用轻功跳到山顶却只见到一片雪。

白茫茫的,好干净呀。

怕师傅担心的黄鹤却是没有发觉,远处白茫茫一片的雪还是有些许不对。不少小黑点,或者非白的颜色小点在动。

黄鹤喜欢刀,他很讨厌双面利刃的剑。当他的师傅知道这件事后,沉默了许久。终是说道:

鹤,剑乃君子。你若不忍用双刃,那为师便帮你废去半边刀刃吧。

从此,黄鹤便手提半边刀刃的宝剑。剑,也是黄鹤的师傅难得下山帮他找到千年玄冰,让能工巧匠打造而成。像是冰一样晶莹剔透的剑身,一面是北国风的肃杀;未开刃的一面,却像是一件来自江南的艺术品。

当黄鹤知道自己手上这柄非白的不同寻常后,他才懂什么是北国风,哪儿是江南。

从此,黄鹤便多了一件事。他每次都将利刃朝着自己,未开刃的一面朝向他师傅,与他师傅切磋。

黄鹤真的很喜欢他手中的宝剑,那柄被他师傅命名为非白的单刃剑。


“师兄!”

有什么不对的事情,从外人上了拾遗峰开始。

惊慌失措的神情,狼狈不堪的衣着,重重的喘息终究还是打破了属于拾遗峰的平静。也打破了……黄鹤师傅的平静。黄鹤看见总是一身白的师傅,搂着那个人,发尾开始变红。

只有一点点。

“鹤,你的武功还不足以与我一道。”

当黄鹤处理完那人的伤口,拿起非白准备同他师傅一同下山时。他的师傅撑起另一人,用比冰雪更冷的声音回答黄鹤。

“黄鹤,替为师,替你师叔守好拾遗峰。”

黄鹤的师傅拿起尘封了多年的宝剑,让黄鹤又一次拿起浮尘。带着半身的清冷,离开了拾遗峰。黄鹤拿着非白的手紧了紧,最后小心翼翼地捧好浮尘。走入屋内。

师傅,让鹤守好拾遗峰呢。

那鹤,就一直呆在拾遗峰好了。

等到,师傅回来好了。


“来者何人!”黄鹤手执非白立于门前,冷着脸看向一群踏上拾遗峰的男女。

“鹤妖,交出归来剑法!”为首的早已大喝出声,三尺长剑直指黄鹤。

为首的黄鹤认识,是很久很久以前。黄鹤因为身体不适应鸢飞门的冰冷,而没有被他师傅带上拾遗峰前。他师傅二师弟的大弟子。

而黄鹤,是鸢飞门第四代的大弟子。令鸢飞门的人感到可怕的是,黄鹤,很久很久了,他的相貌没有一丝改动。

一种可能,黄鹤的修为已经很深很深,快要羽化成仙了。

另一种,黄鹤,根本就不是人。

“……可笑。”黄鹤冷笑着看着已经开始惶恐的人群。非白剑一晃,刀刃已经朝外。

师傅,徒儿损了您的清静之地……

黄鹤任由负伤的弟子逃出拾遗峰,这是他第一次展现属于他的归来剑法。看着一地的鲜血,黄鹤叹息一声拿起扫把细细地打扫门前雪。

守好拾遗峰,做好该做的事情,就算没有师傅……黄鹤,也要做下去。


小家伙,你运气真好。白云千载,在我这拾遗峰可是很难空的。

快回去吧,这拾遗峰可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息心,或者是黄鹤。看着天地间难得的一片白茫茫,又一次感叹-真干净。

随后,一个满头红发的人从里屋走出,身边是一个面带笑意的人。他们一道看着远处,随后,三种气质的归来剑法展开。

黄鹤的非白依旧是将刀刃对着自己。


若问天下剑决最恐怖的是什么,便是归来剑法的最后一式-斯人去。

说,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只是一剑,便让拾遗峰永远与世隔绝。唯有白云千载空的时候,才有人会想起传说中驾鹤而去的人。

却没人想知道,那驾鹤而去的人,是为什么离去;又往那里去。

若是黄鹤,他只会摇头,抚上非白说:在下……便是守着拾遗峰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