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随笔

采桑子

不知琼楼高处凉,戏言江湖自为王,敢问天子鼎何方。

烛泪灯瘦伴一宵,提笔嬉笑又临窗,抿唇低眉道寻常。


如梦令

楼间远灯如流,河畔近天如昼,倚窗未眠人,

嗔怪更声力弱,莫愁。莫愁,夜游肴酒未动。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