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时空战争

那是静谧的森林,波波比比鸟在树荫下小憩,烈雀也安静下来。走路草眨巴眨巴大眼睛,一边的美丽花伸出短短的小手,拉住走路草的叶子,还有臭臭花。在她们耳边细细叮嘱什么。
“美丽花,不用了。”少年清亮的声音从心底响起,美丽花瞄了一眼臭臭花和走路草,哼了一身跑走了。她身后的少年身形消瘦,脸上有黯淡的Z字胎记,一双暗红色的眼睛闪烁着暖色的光,墨绿色的长发垂在身后。一只菊草叶用藤鞭拉住小锯鳄防止他跳跃着弄乱少年的长发。
“你出个任务又弄成这样。”在一边守着的蜥蜴王叼了草叶含糊不清地用心灵感应说道,“水君来了。”
少年抱着怀中昏睡的皮卡丘坐在哪里,一缕阳光从树枝间洒落为他披上一件金色的披风。过一会儿,怀中小只的黄色电气鼠动动耳朵,热情地叫出【“皮卡皮卡!”】
学会心理感应好久,皮卡丘还是喜欢这么和少年交谈。少年却是无法回答了,他姣好的嗓音被永远封住。
“水君…凤王的情况怎么样?”少年就算是用心灵感应回答,他的声音里透着一股疲劳。“洛奇亚的银色羽毛丢失,失去凤王的…”

“小智!”高亢的童声传来,一个小小的绿色身影穿过重重光影飞到小智面前。一对透明的翅膀,带了浓重的黑眼圈。时空的使者-雪拉比,就这么大大咧咧地坐进小智怀里,同皮卡丘挤在一起。“水君净化了生命之湖的水,凤王让你待到明天再离开。”

“可…”

“没有什么可不可的,嗣暂时放弃司职,比克提尼在他那里。”水君还没有走,他皱眉上前轻轻咬住小智的衣服,把他往前拽一拽。“生命之湖的水已经再次净化,嗣的实力你清楚。”

“那千里她…”小智赶忙起身,心理感应说出的话在众精灵心底有那么一点沙哑。原先安静的藤藤蛇,菊草叶,妙蛙种子都起身,火岩鼠主动上前拦住要跟去湖边的雪童子和小锯鳄。

“小智,大木已经很担心你的身体了。身为逆斩者,你的身体要穿越时空的乱流,不能有丝毫的差错!”雪拉比从小智怀中飞出,一向软软的童音此刻坚定起来,“你现在身体太差了!”说着,就要用弱化了的精神干扰强行让少年停下。还挥挥自己的小短手,封印了方圆十里的时空隧道。

“雪拉比…”水君在悄悄地和雪拉比咬耳朵,“弘一会儿也会过来,你…”

“不就是十里吗?”雪拉比反问,他只封印十里的确考虑到是否有人来找小智。“弘他…可是第五位祭者。”雪拉比清楚地记得,在浩劫中最终选择和自己的搭档皮卡丘雷恩-哦,现在是皮丘雷恩了,少年用来伪装用来示人的热血放下,他的嘴角上扬,一杆竹笛拴了一条红绳带起千般的竹涛。

温文尔雅,君子如玉。这才是真正的第五位祭者弘。

“的确十里太短了哟,雪拉比。”弘有着与小智近乎相同的面貌,只是穿的比小智斯文多了,皮肤也白一点,身边跟了一只皮丘而不是皮卡丘。“照小智那个厉害程度,十里也就半秒吧,封禁百里吧。”他身边的皮丘带起一丝笑容,从弘身上窜下。头上一小撮毛在风中一晃一晃的。

“弘!”被推到水里修养的小智不乐意了,满是伤疤的手臂直接撑在岸上,带着满头的怒火看向弘。“祭者就五位,嗣千里大木他们三个根本不会来!”

所谓祭者,便是在天地劫难到来之时,愿与自己的神奇宝贝一起献祭自身,化为天地一到准则。祭者,自上古到现在也就有五个。

文祭大木,司职纪录

舞祭千里,司职安抚

琴祭嗣,司职监察

歌祭智,司职斩逆

箫祭弘,司职音讯

“…嗣让我来传讯,他已经把事情处理好了。”弘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