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综】黑雾炎冰 第一卷 王权 序章 回归初遇


“谢了,你已经履行了抹杀我的承诺。”“谢谢你,按照约定。”
“已经够了…”“死是解脱。”
不过好可惜,【死】这种感受,我们永远无法与他人分享。因为,我们已经逝去,而君…说不上永恒,但他一直都在。
下一刻,两双碧色的眸子对上。
“你…”
“我是…”
两句话,同样的字,不同的语调,同样的声音。还有,看起来一样的人,不一样的表情。
哈利.波特和杰瑞.波特。
杰瑞突然眉头一扭,突然站起。他身穿不合身的白色狩衣,狩衣上有斑斑血迹,像是绣上去的红梅,一头长发到腰那里还有坚强的天然卷。他抽出背后的刀,哈利一眼扫过去,“童子切安纲?!”杰瑞点点头,毫不犹豫地挥刀,斩断虚空。一片冰霜缔结,杰瑞身边环绕了一圈符咒。白纸红字,冰蓝色的冰霜上似火焰的红色咒文。
“阴阳师啊…这里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吗?”哈利开口,身穿不合身的黑色风衣白衬衫,他背后也是一把刀,一把御神刀。刀通体乌黑,却在刀柄处用锁链缠住。一抖,纤细的锁链抖落。原来这些锁链中穿插了透明的丝带,而刀柄上有个被涂抹掉的蓝色标志。
“战争的怨灵,我记得哥哥你…”
“啊…认识一个能力像是孤魂的朋友,他总说在我身边就浑身不舒服。”
哈利的表情柔和了一点点,随后锁链随着他手腕的动作滑开。
杰瑞左手持刀,右手夹着几张符咒。压低下盘,挡在哈利面前,他的眼神像刀锋般尖锐。他环顾四周,最后扯出一抹微笑,慢慢起身。
“?”哈利看见眼前缓缓起身的人,却突然察觉出什么不对…一抹黑色的雾环绕在两人身边,他的头顶隐隐浮现出一柄剑的样子。
“灰之王的雾之领域…我不需要绝对守护。”杰瑞没有回头,只是撕下挡住右半边脸的符咒。“身为…麻仓叶王的徒弟,我麻仓杰怎么可能被区区冤魂打败?”
符咒从他的半边脸延续到全身,杰瑞放下童子切安纲,双手交叉环住自己。闭眼,轻言,“巫蛊。”杰瑞此时浑身都是红色的符咒,在他白皙的皮肤上很是显眼。
他怀中抱着一个和他有同样相貌的娃娃,正在咯咯地笑。
“落单的兔子要被吃掉,夜里的猫咪回不了家…我的洋娃娃在说话。”杰瑞抬起他半边绘满符咒,半边满是伤痕的脸。那半边脸怎么说呢,像是恐怖鬼片里,女鬼用她长长的指甲抓烂人类躯体后留下的伤疤。他身后的哈利只能撤掉他的雾之领域,退出他弟弟很远。哈利轻点地,几下就越上对面的屋顶。
“巫蛊术吗…”不管头顶上若隐若现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哈利回想从德累斯顿石盘那里得到的东西。“真的,不详的诅咒…”哈利手上的御神刀一甩,锁链就缠了回去。“我还曾经是…司职【守护】的灰之王呢。”
黑色的雾弥漫开来,哈利看着对面的杰瑞整整三个昼夜。他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却没有再出现过。
“你一直守着我?”符咒散去,杰瑞就看见坐在他身边抱着一堆吃的的哈利。话没说完,嘴里就被塞了个面包,然后不出意外被呛住。接过哈利递过来的牛奶,杰瑞想这绝对是故意的。
“你的眼睛,有一只是酒红色的。”哈利盘腿坐在地上,身上的衣服也换成合身的白衬衫和牛仔裤。杰瑞看了一下自己的,发现是较长的短袖,上面还绣了几朵樱花,下身也是和哈利一样的牛仔裤。
“魂视。”杰瑞点头,“用来牵制灵视,我目前只能感知情绪。”说到这里,杰瑞的眼神一黯。灵视读心,魂视读魂虽然好用,但带来无尽的悲伤。现在两种能力相当于被封印,他的实力也相对应下降了。
“你现在不被困扰就好。”哈利却不以为然地打了个哈气,把手里的面包都塞给杰瑞。“我联系到了S4,他们说已故的灰之王不叫凤圣悟。至于通灵者大会…大概还有十几年吧。”
“所以,好大人其实还没有出生?”
“我怀疑,这才是正确的时间。”
所以,在将来不会有巫蛊娃娃麻仓杰,也不会有第六王权者灰之王茨木理。
“太好了。”
“太好了。”
同样的话,同样的语调,同样的声音。两人相视一笑,同时张开手拥抱。“欢迎回来,哥哥/弟弟。”
绿色的眼睛对视,虽然都知道对方有太多的东西没有诉说,虽然不知道对方在异世界的十三年如何渡过。只是眼中的隔阂散尽,留下最初的熟悉。
至少,他还在。
“七支,拔刀。”
门外有脚步声传来,杰瑞似乎有什么动作却被哈利笑着拦下。只见哈利抽出手上的御神刀,一甩锁链挡住了破门而入的蓝衣人的西洋剑。“弟弟,你的刀曾经斩杀了酒吞童子,我的刀名为【鬼切】。”
鬼切,是渡边纲斩断茨木童子一只手臂时用的刀。
“所以,你才姓【茨木】。”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第四王权者青之王。”哈利,不,茨木理一拽手上的御神刀。让锁链绷紧,只看见上面透明的丝带逐渐解开,然后染成了黑色-灰王领域,雾之领域-绝对守护。“在下茨木理。”
在破旧的房屋上,一柄巨大的剑带着蓝色的光,另一边是透明的灰色虚影。
“已经能和石板共鸣成这样了…你还是不想接受灰王的责任吗?”青王虽然看不见房顶上的剑,却能感受到对面年仅十岁的幼童那强大的气势。把西洋剑握得更紧,再用力拽回。蓝色的结晶在他身边凝聚,缠绕在西洋剑上蓄势待发。
“我要找到一个能用【鬼切】杀死我的人。”茨木理平静的回答道,他松开锁链对西洋剑的控制,随后双手握住御神刀,上挑!青王的西洋剑也在电光石火间落下。
“我知道了,我是现任青王七支末门。”七支说着就把西洋剑收起,示意他身后的青色氏族的人收刀。“你是要见黄金之王吧,和我来。”
七支末门俨然就把还没有觉醒成为灰王的茨木理当成现任灰王,却听见身后有响声。回头,只见麻仓杰单手握住童子切安纲,让冰冷的刀刃架在茨木理的脖子上。刀刃压住茨木理纤细的脖颈,血逐渐顺着刀身流下,在麻仓杰脚边汇聚。
“为什么?”
“我是要人杀死我而不是同归于尽。”身边黑色的雾一闪,弱化了许多的黑色雾之领域展现了它的绝对守护。“我要用我的死保护我要保护的人,杰瑞,达摩克利斯之剑…是悬在王权者头顶的夺命之剑”那是身为王权者的悲哀!
“走吧,希望你能找到那个人。”门边的七支末门收起他的西洋剑,“你那把刀,是不是叫御神刀.鬼切?”
“是。”
“那是上任绿之王斩杀灰之王用的刀。”
杰瑞有些僵硬地看着拉着他走的哈利,他的确无法对失而复得的哥哥下杀手,却不代表…他无法下诅咒,身为巫蛊娃娃,他怎么可能不会诅咒?“为什么?”
“我希望你活着,别多添一笔血债。”
哈利如此回答。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