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综】黑雾炎冰 第一卷 王权 第一章 黄金


这不是茨木理第一次去见黄金之王。
身为打破成为王权者年龄记录的人来说。茨木理因为被强制要求控制力量还被关在黄金之王那里很久,对那个90多岁的老人,茨木理始终是尊敬的。
“茨木理的力量是为了守护,但茨木理控制不住用于守护的力量的话,茨木理只会用这种力量来害人。”那个黄金之王的话还在耳边,他永远不会忘。
“哥哥?”感觉到手一次又一次被握紧,麻仓杰奇怪地看了一眼茨木理。对方正端坐着,一只手抓住御神刀.鬼切,另一只手抓住了麻仓杰的手。双眼无神地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毕竟是要见黄金li之王,洛神梧桐那个家伙有没有什么话和你说过?”七支末门突然想起他成为青王的时候,本身就出众的七支末门就突然感觉他和世界就已经形同陌路。德累斯顿石盘给予的知识,强化的身体智商。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只要他稍稍用点力就可以得到。
七支末门突然想笑。
他苦苦追寻那十年,十年关于七支刀的秘密,成为青王的第一天开始,他就全部明白了。德累斯顿石盘的给予,是恩赐还是怜悯?
“第二王权者黄金之王,陆地的王者。司职【命运】。”沉默的茨木理突然开口,他盯着自己的弟弟。说完这一句后,便再不开口,始终盯着窗外。
麻仓杰的眼睛眨巴眨巴,被削弱的灵视告诉他,茨木理的心情是凝重却兴奋,以及担忧。麻仓杰知道,担忧是给他的。
“没事的哥哥,像叶大人说的话那样,船到桥头自然直。”麻仓杰反手握住茨木理的手,像是孩子一样任性地靠在茨木理的身上。
“船到桥头自然直吗…”茨木理低头咀嚼着句话,随后也是一笑揉着麻仓杰的头。“那是当然。”他已经不是凤圣悟的下一任灰之王了,他是洛神梧桐的下一任灰之王。
“从英国到日本还要好久,你们就先睡一觉吧。”一边的七支末门结果青组成员递过来的毯子,“关于…废街,到黄金之王那里再去解释吧。”他看着挤在一起的两个十岁小孩,不由分说把毯子盖上。
我能告诉他在异世界我已经十七了吗…
茨木理和麻仓杰这么想着,随后却是笑笑。茨木理伸手搂住麻仓杰,麻仓杰拿下御神刀.村正还有童子切安纲,倒在茨木理的怀里。
异世界的十岁可没那么好,让我们任性一下抓住童年的尾巴吧。好好让我们玩一年,十一岁,霍格华兹的战斗我们好好地打。
七支末门看下互拥而眠的两个孩子,想起对峙时无论是茨木理还是麻仓杰都有位居上位者的气势。他发了封电报给黄金之王,一切安好。随后,轻手轻脚拿出S4的公文,就着昏暗的光仔细地读着。
国常觉大路收到七支末门的电报,终于呼出一口气。他站在一个密闭的房间,角落有不少锁链上面缠着透明的丝带-同茨木理那把御神刀上的一样。那些锁链确实更重,在点点灯光下流淌着乌金的色彩。灰色的墙壁上还有黑色的血痕,也不知过了多久。地上是一片狼藉,还有不少裂缝,东一条西一条,却都是从带有锁链的角落延伸开来。
“十岁的灰之王…”国常觉大路怎么想怎么觉得恐怖,灰之王操纵一片黑色的雾,代表绝对的守护。然而,灰之王自己不强时,绝对的守护是要人命的。
见过被大雪压低的树枝吗?有的以屈求伸,让雪掉落;有的则硬生生被压垮,再也见不到来年春天。茨木理多半是后者,更别说…国常觉大路看着“兔子”给的情报。
那些权外者,居然把一个世界的希望强加到两个稚童的身上。
“救世主?不可理喻!”国常觉大路一挥手,离开灰暗的房间。门上写着:禁闭室。他让族人把禁闭室锁紧,然后联系第一王权者白银之王阿道夫.K.威兹曼。
毕竟,能影响王权者的除了属性对应的另一个王权者或是第七王权者无色之王,剩下来能做的就是压制。黄金之王要代替白银之王管理异能者,镇压石板。无色之王常安…跑到那里去了来着的?
“阿嚏!”
“没事吧,安?”
“没事,秋。”
常安吸吸鼻子,觉得身为无色之王的自己要是感冒简直太有违王的身份了。不过…现在会念叨自己的是谁呢?常安看着对她来说太简单的变形学的论文,一边想着。
看起来只能找白银之王了。黄金之王国常觉大路一边写电报,一边看着身边的年轻人。他是前任灰之王洛神梧桐的亲信,洛神凤。
“那把弑王妖刀,在他的手里吧。”洛神凤突然说道,他原先是保存那把御神刀的族人。
“青王没说,但应该在。”黄金之王如此回答到。
“得到那把刀的人,便是与灰王做好约定,在达摩克利斯之剑掉落前斩杀灰王。”洛神凤自顾自说道,“所以,那个叫茨木理的孩子才不愿意接任灰之王吧。王曾经说过,守护的力量控制不好便成了伤人的力量。”
灰之王的力量很强,毕竟是和绿之王抗衡的王。
“…你不希望他觉醒?”
“王他,太孤单了。”洛神凤眼神暗淡,“我一直以为,族里人也认为我是下一任灰王。没想到,这责任落到了一个十岁孩子的身上。”
王者的路,是一条孤单的路。
“你既然知道王者都是悲伤的,那么为什么不选择去接受弑王的责任,在他觉醒以后一直陪伴他。”国常觉大路拍拍洛神凤的肩膀,同时拿过桌上的一把刀。“想好了,就用这把刀去交换吧。你无论怎么说王孤独,王还是孤独。”七位王权者,都是如此。
洛神凤看看怀中的刀,那是上任灰之王的爱刀-鸣鸿。
“谢谢…黄金之王。”
“只是物归原主而已,青王应该还有一段时间才到。先去睡吧。”
洛神凤抱着鸣鸿刀点头,再朝黄金之王鞠躬。随后才退出房间。
只见御柱塔的上空繁星点点,塔下一片繁华。灯火阑珊,在黄金之王这里,不夜。自然,也找不到天空上的【天空帝国】。它似乎伪装成了繁星,在这个国度,轮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