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综】黑雾炎冰 第一卷 王权 第二章 第二次


“青王…应该这么叫你吧。”麻仓杰醒来,就看见七支末门坐在对面看一张报告,而且越看脸越黑。
七支末门揉揉发痛的太阳穴,放下报告就看见正在挣扎着从茨木理怀里出来的麻仓杰。后者虽然是挣扎,但还是小心地不把他哥哥吵醒-毕竟茨木理为他守了三个昼夜,不眠不休。
看见麻仓杰拼命眨眼睛,七支末门压低了声音问,“怎么?”
“关于七位王权者…到底怎么回事。”麻仓杰很小声地说道,他知道比起他自小就可以灵视读心,看破阴阳。茨木理也不是什么正常的小孩,虽然他掩盖的很好。
“你不用知道,弟弟。你身为权外者是不会成为王的,也不会成为王的族人。”
“…”七支末门刚要开口,茨木理的声音传来。麻仓杰懊恼地将打着哈欠的茨木理塞回毯子,后者的绿眼睛一直盯着七支末门。七支末门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
你是不是想骗你弟弟一辈子?
能骗多久就骗多久,反正…我的话又不是完全错误。
麻仓杰几乎把自己的重量压在了茨木理身上,绿色的眼睛中有什么光芒一闪。猛然转头却只看见七支末门低头看文件专注的样子,回头只看见缩在被子里懒懒散散的茨木理。麻仓杰第一次后悔封印了灵视,磨着牙坐在茨木理边上。他知道,七支末门和茨木理肯定瞒了他什么!
听见自家弟弟嘎吱嘎着磨牙的声音,茨木理笑笑。有些幸灾乐祸的情绪传到麻仓杰那里,麻仓杰只是回头看了看自家哥哥,转头闭目养神去了。
一边的七支末门只当什么都没看见,小孩子闹别扭嘛。
抱歉,茨木理在麻仓杰转身后再一次闭上眼睛,我不希望我的弟弟太痛苦。无知者无畏,你不需要太多顾忌。无论怎么样,我茨木理都是第六王权者灰之王。没有那么弱小!
黑色的雾弥漫,茨木理确实下意识地把肌肉绷紧。德累斯顿石盘告诉他把一切解开,得道灰之王的力量就可以保护一切。但理智又告诉他还没到时候,绝对不可以!茨木理一咬牙咬破舌头,指甲狠狠地扣入掌心。就这么一丝丝疼痛,茨木理顺着伤痛夺回理智。血一滴滴地流下,待充斥四肢的力量散去,茨木理才稍稍松口气。这么狼狈…囚禁七年居然还没有学会收敛情绪啊。
“…你太年幼了。”
“我没控制好情绪,借一步说话。”说着,茨木理就要起身,“嗯?”
只见麻仓杰拽住茨木理,从怀中掏出符咒,手捏一个印。“好了。”原先还在流血的四个小伤口很快不流血了,茨木理动动手掌,发现一点事都没有了。“我可是阴阳师!姓麻仓的阴阳师!”麻仓杰不用灵视就知道茨木理和七支末门的惊奇,“哥哥你不是和青王有事要谈,我先睡了。”说着,拿起一边的毯子。
抱歉。
明显,从茨木理身上感应出来的就是内疚。麻仓杰抱着毯子把自己蜷缩起来,麻仓叶王大人说,那些自称绿之王手下的人是将巫师界两次大战的冤魂,还有那个迦具都陨坑下死去的S4,赤组,还有Cathedral成员的冤魂封印到自己身上。“我只是个局外人吗?”麻仓杰看着自己白皙的手,在幼年曾经绘满符咒。“只当我是个巫蛊娃娃,哥哥,你太小看我了。”
轻轻摇头,最后带着一丝落寞的笑浅眠。
“刚才怎么回事?”七支末门皱眉,盯着眼前的十岁孩子。他是青王,自然可以感应到德累斯顿石盘的召唤。“差一点点。”七支末门又伸手去捏茨木理方才未握拳的手,虽然看不出来,但已经断了。
“粉碎性骨折,不用看了。”茨木理淡淡地说道,感觉到七支末门的紧张,又加一句“我的错,不过不用管它过一会儿就好。”
没想到,第二次成为灰之王,是继承了茨木理在异世界十七岁的力量。身为能和绿之王比水流抗衡的灰之王,那份力量不是现在的茨木理可以接受。
“你,比洛神还要强。”七支末门放下抓住茨木理的手,皱起眉头。比他低了不止一点点的茨木理抬头,一双绿色的眼睛带着决绝盯着七支末门,片刻后偏离视线,低声说道。
“控制好情绪就可以,让我一个人呆会儿吧。”茨木理这么请求道,他脸色苍白,白衬衫完全贴在身上,左手软绵绵地放在身侧。
“我会让我的族人监视你,有情况说。”七支末门见他衣服湿透,拿起自己的蓝衣批在他身上。随后走出隔间,顺便拉上帘子。茨木理只看见缩成一团的弟弟越来越小,最后不见。
说好的抓住童年的尾巴…禁闭室也要九年没去了。茨木理勾起无奈的笑,靠着墙壁坐下。左手粉碎性骨折居然没有一点痛感,真是要感谢当年神经麻痹剂的副作用。
抱歉,抱歉。茨木理坐在墙边用没受伤的手环住自己,低声喃喃最后了无声息。
麻仓杰睡得很不安稳,眉头皱得紧。七支末门回到座位时就发现了,他突然想起以前听赤之王布都御珲世曾经说过,梦像是被火焰灼烧一样的支离破碎。“还好权外者不会成为王,不然茨木真的要担心死了。你真有个好哥哥,麻仓。”摇头,七支末门还是拿起没看完的报告,这种事还是让黄金之王国常觉大路头疼吧。
让青之王头疼的,永远是赤之王。
麻仓杰感觉自己在黑暗里,却又不在黑暗里。抽出符咒,却发现黑暗淡了,像雾那样散去。模模糊糊听见一个人说,“还好…不为王。”
那不是茨木理的声音。
王…便是达摩克利斯之剑悬于头顶,拥有万人之上的才华天赋。或是不灭不败,读透命运;或是理智于心,热血于行;变革与守护一线,扰乱作为鬼牌的只有无色。这条王者之路只能一个人走,沉默地走向绝路。
五岁的记忆太遥远,麻仓杰却突然想起在他曾经见过的哥哥-一个人在角落,灵视读出来的东西,年幼的麻仓杰,不懂。那是一团乱麻,只有茨木理自己才可以梳理,然后熟记于心。那么一点点知识,一点点力量都被茨木理好好收起,作为下一次在麻仓杰身前守护的筹码。

黑色的雾始终没有散去,它既是守护也是攻击。压在麻仓杰的内心。也压在麻仓杰的躯体上,骨头终于不堪重负,悲鸣哭号着断裂。

“不好!德累斯顿石盘!”
都说双生子有心灵感应,麻仓杰感觉自己在梦里听见哥哥的声音。
没人说哥哥你的声音很懒散,却…从不缺少理智吗?麻仓杰放任自己迷失在梦里,随后黑色长发一甩,冰霜缔结,契约缔结。
“欢迎回来,水灵,鲛,应龙。”
麻仓杰言灵轻吐,黑雾散在冰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