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综】黑雾炎冰 第一卷 王权 第三章 锁链


“我才不要哥哥去哪里!”只见麻仓杰一挥手,几张符咒像是利刃一样飞出,在半途化作冰晶将空气里的水蒸气迅速凝华。他身边若有若现一个身影,人身鱼尾,带着空灵的声音蛊惑人心。
“听话。”茨木理挥动御神刀.鬼切,身边黑色的雾挡下攻击,而本人迅速后撤,乖巧地站在黄金之王身边。“我不想害人。”黑色的雾时聚时散,偶尔汇聚成实体像是坍塌的天空压下,却是被黄金之王的领域阻挡。

“哥哥你是王啊!”麻仓杰一扬手,空气中的水汽凝结,然后汇聚在他的身边。“鲛!”带着些哭腔,分离将近十五年,麻仓杰终于见到已经记不清相貌的哥哥。如今告诉他,他的哥哥将被囚禁,被注射常人无法接受剂量的麻药,被要求强制控制情感像是机器一样。

怎么能接受?现在的麻仓杰不是十五年前那个弱小无力的杰瑞.波特!

“鲛IN童子切安纲!”他身边是一只人鱼,薄似蝉翼的鳍状双耳,一条长长的藏青色鱼尾,长发是渐变色从白一直到藏青。身上的衣服雪白,缠绕在手臂上的锦像云朵一般。童子切安纲上很快缠绕了一层水雾,鲛闭眼唱了一支歌,顺着歌声消失在水中。童子切安纲上有了鱼鳞一样的纹路,在灯光照耀下流光溢彩。

“弟弟,你…还要背负多少怨恨?迦具都陨坑的七十万,不够吗?”

茨木理拔出鬼切,一挥手娇小的身体挡在黄金之王身前,硬生生阻碍了黄金之王的脚步和扩张的领域。随后右脚蹬地,鬼切擦着童子切安纲带起一片水雾。两兄弟在黄金之王和青之王面前打起来。看起来咄咄逼人,其实只是小打小闹。

“可你…我感受得出来,那种痛入骨髓的孤独。”麻仓杰眼神黯淡,很冷,在他哥哥茨木理身边真的很冷。伴随立于千万山巅之上,俯视众生的是千万年寒冰。和,麻仓叶王大人一样…

“我是王。”

茨木理是灰之王,所以他要背负起守护的力量。黑色的雾是他的臂膀,作为守护的代价他将在重击之下粉身碎骨。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头顶,如履薄冰地行走在每一寸土地上。茨木理绝对不会忘记,在迦具都陨坑醒来时的恐惧。已经看不见血肉了,也不知道那些牺牲者死在何方,入目一切苍凉。他却知道,神奈川在瞬息之前还是平和的地方。人安居乐业。

“我的天命是守护我的氏族。”

茨木理一度以为自己杀了杰瑞,若不是黄金之王将他囚禁一年在痛苦与悔恨中逐步控制了情绪。十岁离开御柱塔,十三岁离开无色之王三轮一言,十四岁创建暗杀.佣兵组织ASH,十七岁与绿之王比水流在御柱塔相争,十八岁协助赤之王周防尊救出栉名安娜。名为ASH的灰色氏族永远在他的雾之领域下。

“为此,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心甘情愿。”茨木理闭眼,淡淡地说道。麻仓杰的刀刃扫过他的鼻梁,带着一片水雾,收刀。半人半鱼的绝色少女浮现在一团水中。

“只有一年,只可以一年!”麻仓杰虚空书写符咒,以血为引,至少能让麻仓杰知道他哥哥的身体状况。擅长水.冰双系阴阳术的麻仓杰还凭空召唤出不少用水书写的符咒,倔强地不看他哥哥,往后向青之王走去。

“拜托你了。”茨木理顺从地跟在黄金之王身后,脖颈里已经有了一条黑色锁链带着透明丝带。他那句拜托也不知道说给谁听,青之王七支末门在茨木理看不见的地方点头。随后有些头痛地看着身边的孩子,S4负责监管异能者,突发事件很多,他七支末门本身就不是很擅长战斗,把麻仓杰放在身边…

“王的弟弟…交给我好了,青之王。”原先站在黄金之王身后的人出现,背后背了把红色的刀,身边环绕着黑色的雾,他拉了麻仓杰的手,单膝跪下。“我会誓死保护王的弟弟的。”

“洛神凤…没想到你还活着。”

“嗯。”

气氛瞬间僵硬,洛神凤向七支末门稍稍一行礼,便带着麻仓杰往门外走去。

“至少你活着,哥哥很放心。哥哥信任你,那我也相信你好了。”麻仓杰身边的水珠,冰晶散去。束起的长发放下,刚好挡住半边被符咒挡住的脸。“去哪里?”

洛神凤咬牙,开口:“去神奈川,我们DUST原先就在哪里。”那里是他作为洛神凤的开始,也是…凰誓死守护的地方。“好久没回去了。”

一分惶恐,三分坚定,七分释然。麻仓杰露出的眼睛眨巴眨巴,他有些不懂为什么洛神凤会释然。要是没觉醒魂视就好了,麻仓杰半边脸绘满符咒。一个是为了封印身上过多的怨恨,一个是为了协助魂视封印灵视。

“走吧,洛神。”叹息一声,麻仓杰同洛神凤离开御柱塔。神奈川,此时还是个和谐安详的地方,没有很多年后的…迦具都陨坑。麻仓杰体内封印着七十万的亡灵,他回神奈川便是回到他们的埋骨之地。

好安静,原来你们…一直渴望回到家乡。

“弟弟…”茨木理从一片黑暗中突然醒来,泪水从他的脸上滑下,从灼热到冰冷也就只有一瞬。被注入的麻药很快被身体吞噬殆尽,原先放任自己沉睡在黑暗中的茨木理不情不愿地醒来。

原来长眠那么难。

茨木理从冰冷的地上爬起,带起哗啦哗啦的响声。这件房间被真空隔音,茨木理可以听见他的心脏跳动的声音,可以听见他身上微弱的血脉流动的声音。这里被神明抛弃,被自己抛弃。

德累斯顿石盘告诉茨木理不是这样的,他是天之骄子,名列现世的七位王权者。黑色的雾随他所想,这个世界任他遨游。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

那又怎么样…

异世的茨木理终究还是死在了他的好友无色之王怀特手里,虽然他不后悔,但对这个陪伴四年的好友…茨木理还是感觉愧疚。

因为怀特是无色之王,因为无色之王可以杀死灰之王,茨木理才默许自己放下戒心,放下一如既往的守护。他死了,怀特活着。与他交心的怀特,要怎么背负手刃好友的悔恨!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White.Fox.Ghost…

若是再次相遇,我绝对不会这样对你。

“威兹曼差值一直在变,现在趋于稳定…但,灰之王的身体状况…”

国常觉大路坐在电脑前看手上的报告,茨木理的骨骼十分脆弱,像是很多次被打碎又很多次接好;他的内脏有过多的麻药残留导致衰弱;神经系统中痛感神经彻底失效,感知情绪的“杏仁核”也…这些或许是这个三岁起便感知到了德累斯顿石盘,五岁正式成为灰之王的孩子所付出的代价。

他能控制情绪,是人为的,强制性的。

“阿道夫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