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J.K 第一章
掩上斗篷,将视线深深藏在帽子下面。四周的环境相当嘈杂,一缕墨色的头发从帽子里溜出。白皙的手拉住兜帽,露在外面的嘴难得抿了一下。似是张望地看了看四周,最后视线似乎穿过兜帽看向头顶。
明明已经发动隐藏技能了,却…还是不相信,隐藏技能可以藏住用户名为Jukn的少女,以及Jukn头上红色的标识。
Jukn其实相当紧张,一双猩红色的眼睛不停地眨阿眨。
“Jukn,你没事吧?”一直提供红名玩家,红名工会情报的情报商阿尔哥偏头问道,她是在Jukn成为红名玩家后唯一一个和她保持联系的旧友,自然知道Jukn的某些习惯。“这次直接把你拉过来,还真不好意思。”阿尔哥笑得有些勉强。
“不,我连累了阿尔哥君。这是七十五层…太热闹了…”Jukn摇头,看着和她平日呆的那些无人的乡村完全不一样的地方。
“是桐人和希兹克利夫的决斗,【二刀流】和【神圣剑】的决斗。”阿尔哥开口解释,神情中有深深的向往。那是对于攻略组的尊敬,也是对力量的追求。
“桐人那家伙…还是…”Jukn却是想到什么不好的,叹息道。
桐人,独行玩家,同时也是封测出身的玩家。Jukn好像很早就认识他一样,也好像很早就知道【二刀流】这个特殊技能。
而希兹克利夫,SAO中最强的男人,是【血盟骑士团】团长,拥有一男一女两个极富盛名的副团长,【闪光】亚丝娜,【暴君】Kujn。
“Jukn,你别太勉强了…实在不想去,就…”阿尔哥看着情绪低迷的Jukn,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有些手忙脚乱地安慰道。
“不,就这一次。”Jukn将帽子抬起来点,看向入口处的人群。“Kujn。”
一头黑色长发,一双乌金色的眼睛,一把银白的长枪,一件红色的战袍,是【暴君】Kujn的标准形象。虽然和另一位女性副团长一样管理攻略组,亚丝娜却还有不少琐碎的事情要处理,Kujn完全是血盟骑士团的一杆长枪。
一杆出即见血的长枪。
“…他今天,一定会来的。”阿尔哥呆呆地说,随后像是放弃什么一样,拉着Jukn走了后门。完全不管向她不断招手的大善。“我们…也只管看戏吧,那可是桐人和希兹克利夫的战斗。”
Jukn轻笑地在阿尔哥身边坐下,斗篷依旧没有取下。
“团长,亚丝娜的事情处理完了,帮我把我家的事情处理一下吧。”不管事,只对增强实力感兴趣的Kujn其实来看决斗就已经很让人吃惊了,但现在,头发上绑了一个蓝色羽毛的Kujn笑嘻嘻地也坚定地拦住了希兹克利夫。
“我的恋人,Jukn入工会的事情。她,是与微笑棺木的会长齐名的一个红名玩家。”Kujn有意无意,在瞬间安静的场上大声地说出这些话。“不过,她另一个身份更好玩哟,是不久之前帮助我们讨伐微笑棺木的一个红名玩家杀手。”
场上响起了些倒抽气的声音,似乎都记得那个暗红色的身影,夹杂了无限的血色碎片还有绚丽的红色剑气。那人踏风而来,踏血而去。若不是她,桐人,Kujn,攻略组的伤亡更大。
她啊,可是孤身奋斗在另外一个前线的战士。自称,杀手的战士。
在血中起舞,舞得似一阵风,风带来狂风暴雨,雨洗去罪恶的血…以及,哭一样却是坚定,释然的微笑。
【风子】【红名杀手】都是玩家赋予她的称号。
“Kujn,我想Jukn君是不会喜欢你这样的。”桐人在亚丝娜的帮助下支起身子,身为独行者,桐人搜敌的能力已经完全习得。桐人环顾四周,随后把视线紧紧锁在高处的角落。
“她逃太久了…久到,我都以为我不喜欢她了。”Kujn一向张狂的黑发突然服贴起来,似是今日用羽毛束缚住的原因。平日玩世不恭,嘻嘻哈哈没个正形,现在脸上覆盖了一层阴霾。“我都要以为,她快要不喜欢我了。”
此时的Kujn,低着头,语气透出一丝丝心灰意冷。
“暴…”
“你来了,Jukn。”
希兹克利夫的声音响起,他看向人群最后的一片阴影。似乎被有意隔开,不让人注意到躲在阴影里的人。
“Kujn,我…一直都对你…”全身裹在黑袍里的人拾级而下,头顶上血红色的图标证实了Jukn的罪孽。几缕墨色的发丝露出,隐约能看见一双猩红色,有些失神的眼睛。
对于Kujn来说,他并没有完全习得【搜敌】这个技能,而且论攻击…被称作【风子】的Jukn才是完全习得【匿藏】,拥有全SAO最强输出的人。所以,Kujn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见过Jukn了。
“Jukn,能让我看一看你的样子吗?”
熟悉Kujn的人都抬头,收缩的瞳孔和放大的眼白,脸上的皮肤绷得连皱纹都没有一点点。毕竟,Kujn的狂妄,那种拼命是谁都知道的。他经常笑,笑得潇洒没有一点拘束。肆无忌惮。此时,他却迟疑了,笑容都僵硬了一点点。他小心翼翼地抬头,面前的人恍若水中花,镜中月那般飘渺易碎。他真的担心,害怕了。
“如你…所愿。”Jukn不近不远地站在看台上,黑色的帽子滑下。Jukn的猩红的眼睛,墨色的长发,眼角的火焰纹路。而Kujn是黑色长发,乌金色眼睛,耳边蓝色羽毛纹路。就凭这两样还有【Jukn】和【Kujn】这两个用户名,就很像,不根本就是情侣!
“Jukn…我完全…”
Jukn摇头,她又将那件黑色斗篷批了回去。她看向桐人,“和你一样,那件事。”说着,就要离开。
“Jukn,你离开是要后悔一辈子的。”Kujn一把甩开他手上的长枪,银色枪头因为速度太快而形成白光,像是游蛇一样冲向Jukn。这是长枪使的下级技能-游蛇。
Kujn的起手式一般是游蛇,攻击中途会像蛇一样扭曲攻击路线,扭曲路线后攻击速度更快,而且命中率高达百分之百!被游蛇命中后,会产生麻痹的效果,虽然时间很短,但Kujn就会程这么一个瞬间打出上级技能的连击。
亚丝娜看向立着的Jukn,Kujn是长枪使,但游蛇那一招却与她这个细剑使的速度不相上下。“小…”却只见Jukn黑袍纷飞,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跃起,背身躲过Kujn的枪,在黑袍下的脚带着凌厉的风声向Kujn踢去。
“Jukn的敏捷值和筋力值应该在我之上。”桐人看着化作黑影的Jukn,歪头解释道。
“那…”亚丝娜看看桐人,再看向Jukn。“她到底多强?”Jukn身上没带武器,不停地在Kujn的枪影中躲闪。
“她…放弃了防御。”桐人低声说道,他抬头看向红色标志下一直是绿色的Hp条。“完全没有防御,只有攻击。”
桐人还记得,Jukn像是狂风一样的攻击,行云流水的衔接,还有似有似无的那种微笑,飞散的墨色长发。在满是怪物的空间里冲出一条血路,漫天的红色碎片间,只有Jukn的寒刃在闪光。最后,除了Jukn猩红色的眸子,血红色的图标,步入红色的血条不会有再多。
“放弃了防御!?”亚丝娜再次看看像燕子般轻盈Jukn,连她都不敢说一定能躲过的攻击,Jukn却依旧游刃有余。“她…攻略组的玩家…怎么可以那么拼命!”
这个游戏世界,死亡了便不能重来!
“Jukn君最讨厌红名玩家,她还发誓要杀光所有红名玩家…”桐人看向停止攻击的Jukn和Kujn,Jukn的黑袍因为碍事早就脱下。在Kujn对面的只有一个身批皮质暗红色长款风衣,身上除了一些关节处有金属护具,就连胸口都只有一块白布一样的东西裹着。同色系的裤子上搭了几条很细的锁链,同黑色长靴的金属搭扣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红名玩家当然包括Jukn君自己。”桐人看着在场中间站定的两人,解释道。“我和Jukn君可以在前线的迷宫深处碰到,她不能回城镇,阿尔哥在有她消息时会拜托我送些回复道具给Jukn君。”
“我都听见了哟,桐人。”Kujn将长枪搭在肩上,然后有些苦恼地说道,“你和以前一样傻,Jukn。这次,傻得不太可爱。”望着只到Kujn胸口的Jukn,Kujn苦笑,似乎想上前Jukn就心有灵犀地要后退。“我不想逼你,但看到亚丝娜都追人追成功了…我们本身就是情侣,男方保护女方有什么不对?”
“Kujn,我不需要。”Jukn可以说面无表情地说道,一甩墨色长发就要离开,脸上紧锁的眉头证明了Jukn其实不轻松。
身为红名玩家,还暴露了相貌…Jukn根本不知道怎么离开七十五层。
“Jukn,不和我打一场怎么证明呢?”Kujn中指和食指并拢下滑,很快Jukn面前出现了半透明的系统通知。“被称作【风子】的你,一定很强吧。”说着,换下手中的长枪,随后一杆超过两米的长枪出现在Kujn手里。很少人知道,也是Kujn最近才熟练的强大武器-双手长枪【镇魂曲】。暗红色的枪身,上面似乎有不少异族文字,枪上的红缨早成了黑色。
Jukn看着比Kujn还高的长枪,咬牙也答应了生死的决斗。
除非战斗的一方投降,否则这场战斗就是不死不休!
Jukn看向Kujn,一抹笑意在她的嘴角荡开。手指同样下滑,Jukn却是取出一柄和她差不多高的重剑。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上面是一个血红的逆十字,还有四散的花瓣。那时一朵花,选择凋零而堕落-双手重剑【葬花逆鳞】。
“开始了!”
Jukn用不可思议的速度双手持重剑向前冲去,先是避开Kujn的长枪,再身体一转。Kujn却将他那把长得犯规长枪一扫,带着尘土挡住Jukn的攻击。随后,毫无花哨的连击却是被Jukn躲过。
“Jukn的敏捷怎么会那么高…”亚丝娜站在场边,与Kujn对战多次的亚丝娜是知道在起手式【游蛇】后上级长枪使的八连击【连进】。
比她的上级剑技攻击还要再高一点。
“Jukn君很危险啊…只要被攻击到她就必输。”桐人却是摇头,看着Jukn脸颊边新出现的伤。
“很强呢,Jukn。”
“一样!”
Jukn在笑,完全没有与他人接触时那种有些拘谨的感觉。她墨色长发第一次那么张扬地飘在空中,重剑旋转。因为方才Jukn借筋力值的补正而跳到了Kujn上方。沉重的重剑在她手中轻得就像鸿毛一样,带着风声,重剑上面血红的逆十字就像流淌在剑上的血一样。
“无锋式-花开!”
Jukn兴奋地大喊着,重剑夹杂凌厉的风声砸下,“守-力拔山兮!”Kujn的眼睛收缩,咬牙将长枪往前顶,竟然挡住了Jukn这发恐怖的攻击。
Kujn脚下的地面都因为这个恐怖的冲击波而龟裂,Kujn的血条也下去好多。这些都证明了Jukn攻击力的可怕,一次攻击下去后,Jukn脚踩Kujn的长枪借自己重剑在空中旋转的力,头朝下,身体轻盈旋转一周落到离Kujn较远的地方。
“无锋式,好像没有这个技能吧。”亚丝娜想了想,不确定地对桐人说。在SAO中,重剑和大剑很难分清。但亚丝娜知道,大部分重剑使其实是大剑使,只是手中的剑比起一般大剑使要重。而桐人也点头,他看向Jukn手中的葬花逆鳞。“那是特殊技能,和【二刀流】【神圣剑】一样的技能。Jukn君的【无锋式】,它的攻击力比二刀流还恐怖…”桐人嘴上说着,却一直密切关注着场上。“Kujn的技能也不对。”
“【镇魂枪法】杀人的枪法。”阿尔哥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桐人和亚丝娜身后,“Jukn多亏你照顾了。”
“不,在迷宫区她还是很靠谱的。”
此时场上,Jukn已经成了一阵旋风,虽然Jukn的血条步入变黄,但Kujn的血量更少!
方才Jukn借力退出后,Kujn用一个冲锋的剑技冲到她面前。Jukn在面对长枪,只是一笑双手拿着的重剑变成了单手,身体旋转着将剑劈下。Jukn是借助了旋转的离心力,她的剑也差点脱手。
“无锋式-葬花!”随后,Jukn借助剑技的能力,Jukn高高跃起,同时重剑上挑,在越空的过程中将Kujn打飞,随后她在空中旋转,风像是花瓣一样盛开在她的身边。
Kujn在空中,他看向地面将长枪刺下。身体就这么借助两米多的长枪停下。
Jukn的动作顿了一下,Kujn长枪在那时穿心而过!
Jukn 的血量步入红色。
“攻-虞姬奈若何!”Kujn落地,他是失去武器,满意地看见Jukn无力落在地上。上前拿出将Jukn钉在墙壁上的长矛“无论是身为Kujn,还是你口中的暴君。我都不想杀你。”Kujn走上前去,抱着Jukn的身体。他的动作轻柔,像是怕怀中的人消失一样。“当时,是我不对。如今,我们算是共同背负罪孽。Jukn,回到我的身边行吗?”
Jukn低着头,几缕墨色的头发滑下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我是红名。”随后,Jukn像是决定了什么一样,盯着Kujn的眼睛。原先,Jukn眼中有些迷离,无神。此时,她的眼睛像是没入星辰一样,在熠熠生辉。
“我知道,就算这样我也不想让你死。”Kujn低头,身体的重心也在下降,随后,Kujn单膝跪在Jukn面前。“我是个不合格的骑士。”
“不…”Jukn抬手选择弃权,她一把抱住Kujn。”不…你很好!”
桐人叹息,拿出两瓶回复的药丢给只剩一层血皮的Jukn和Kujn。“Jukn君在迷宫里很靠谱的,不过接下来照顾Jukn君的任务就交给你了,Kujn。”开玩笑一样的话,却是让Jukn红了眼眶。亚丝娜瞪了桐人一眼,帮脱力的Jukn站起来。
“团长,我Kujn以性命担保,若Jukn击杀红名玩家之外的玩家,我便以死谢罪。”Kujn接过Jukn,同时饮下治疗的药水。“Jukn是我的人了,桐人有了亚丝娜就不要和我抢了。”
“Jukn君很强,你可要时刻盯好她的血条。”桐人却是耸耸肩,无所谓地对Kujn说道“Jukn君像是我的妹妹一样,不过在迷宫区里的任性和她在迷宫区里的靠谱一样让人头痛。”
“桐人你什么意思?”亚丝娜一把拽过桐人,桐人挠挠头,凑到亚丝娜的耳朵边轻声说道“她和我经历过一样的事情。”
全员团灭,在这个没有复活选择的游戏里是最恐怖的事实。
“而且,是人为的。”
所以,成为红名玩家的Jukn最讨厌红名玩家。她堕落了,但在堕落时要让更多人下地狱!
Jukn微笑着拉着Kujn的手走向希兹克利夫,“请多多指教,团长。”
“嗯,【红名杀手】Jukn君。”
听到【红名杀手】这个称号,Kujn却是狰狞地笑了一下。拉过Jukn快速离开了。
“我没事,Kujn。”
“你那哪里叫没事?Jukn。”
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