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J 第二章
醒来时不是野外的漫天星辰,也没有惊动Jukn的怪物时,Jukn还是蛮奇怪的。随后看向自己靠这的,有红色长发的男子,Jukn才想起了,她不再是独行者了。和独行者中的佼佼者【黑色剑士】桐人一样加入血盟骑士团。
上次加入工会…还是在二十几层的时候吧…
那时,Jukn说想散散心,Kujn便带她出来了。
Jukn一直记得,是在开始的时候,Jukn由Kujn护着,Jukn也从起始之镇开始了冒险。
最开始的Jukn只是一个杀手,在现实生活中崇拜各种杀手故事的Jukn,选择的武器是一把短剑。
所以,Kujn依旧很头疼肆意而为,一心追求一击必杀的Jukn的安全。
Kujn是个长枪使,他想用一杆长枪守护自己以及身后人的安全。
Jukn看向Kujn时,每次都会想到【长枪独守大唐魂】这句诗,这是在中国的一个网游里,一个门派的诗词。他们手持长枪,守如山,徐如林,啸如虎,掠似风。
对于Jukn自己,那句【暴雨飞星乾坤颠】。似是全力提升敏捷的Jukn的真实写照,一近身就打出五连击的Jukn像是暴雨,让人反应不过来。
Jukn有些神游地击杀怪物,看着迷宫,Jukn却感觉少了什么…
Kujn!那个一双乌金瞳孔,手执长枪守四方的长枪使去哪里了!
Jukn的速度不由得又快了一点,击杀怪物,等不及看自己得到什么,就打开好友列表。
Kujn的名字还亮着,Jukn大大咧咧的呼出口气。打开地图,Jukn就准备看看Kujn到底在哪里时,有些哭喊声传来。
Jukn加快脚步,就看见三五个人被多得诡异的怪物围攻。
“那个剑士,能帮个忙吗?”似是领队的女曲刀使对Jukn喊道。Jukn一看,领队的生命值已经下滑到红色区域!
“嗯!”Jukn跃起,手上的短刀名为【地上霜】。通体洁白,在Jukn手上像是片月光。Jukn想也不想,就直接发动了自己新学的五连击。
白色的是Jukn手中的刀,墨色的是Jukn的长发。在怪物中高速移动着,每到一处都掠起血花。
“没事吧…这个怪物的数量,是Mpk!你们惹到什么人了?”解决完怪物,Jukn伸了大大的一个懒腰,墨色长发长到臀部。而属于Jukn为了速度,便除了双手还有胸口装备了增加防御力的轻甲,其余的都是布甲。
上身穿着无袖的马甲,马甲包裹着Jukn的身体一直拖到膝盖,下方还有几条流苏。裤子为了方便,便装备了最轻的。让Jukn大吃一惊的却是那件装备,装备在身上像穿了一条热裤一样。
“先不管了,那个短剑使君,能先出去再说吗?”安抚完同伴的那个领队,向Jukn说道。“我有地图。”
“可是…Kujn在里面。”Jukn突然想到什么,就要往别的方向冲。
“我有地图,所以在将他们送到可以转移的地方后我陪你找你的同伴好吗?那个,初次见面,我叫Cinda。”Cinda丢给Jukn一瓶回复药水,又在操作列表里找到地图,对停住脚步的Jukn说道。
“那,好吧。我叫Jukn。”Jukn说着接过回复药水,喝下。“那走吧,Kujn很强,但我还是不放心。”
“谁都不放心的,大家快走,Mirror你能负责殿后吗?”在三人团队中的最高者拿着个盾牌,他身穿重甲,点点头。“拜托了,那么撤退!”Cinda是曲剑使,身上带着曲刀。先是拿出曲刀随时准备戒备,然后迈大步走出去。
中途遇到的怪物对于Jukn来说都是轻松搞定的货色,Jukn又蹦又跳的前进,搞得这只是一次春游。
“Jukn很强吗,怎么会到这里来。”Cinda团队里也是用短剑的一个男孩对Jukn说道,“抱歉Jukn君,我是Aidie。”
“因为…我才从上面下来想散散心。”Jukn说着手上的地上霜转动化作流光,冲向斜前方的一个怪物。“从起始之镇出来就是战斗战斗战斗,好多风景都没看到!”
Jukn在击杀怪物后原地旋转一圈,墨发飞扬着。突然,Jukn像是发现什么一样,冲向前方的一个另一个黑发人。“Kujn!找到你了!”
“我的Jukn…你跑到哪里去了?”Kujn手上的长枪一动,随后整个人气势弱了下来。他身体不动,似乎很愉悦地享受Jukn的拥抱,但和Jukn头发颜色一样的眼睛却危险锐利地瞄向Cinda他们。
“迷路了啦,嘻嘻。”Jukn松开手,同时Kujn也转身,让Jukn依偎在他胸前。“抱歉,抱歉。”
“虽然这里才二十几层,但你也不要掉以轻心。真是的,太会惹麻烦了。”Kujn虽说是嫌弃,但拍拍Jukn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理下Jukn并不会乱的衣服。满意地看向面前的Jukn,Kujn才歪头看向其他挡在迷宫转移区的人。“那,请问Jukn做了什么冒犯你们的事吗?或者,她太蠢又惹了你们?”
“Kujn!我才没你说的那么蠢!我只是迷路,迷路!”
“是是,从野外迷路到迷宫区的人。”
“Kujn!”
“很抱歉打扰你们,但Jukn君并没有做什么事。她反而帮了我们。”Cinda看着越发不可收拾的两人,轻咳一声又上前一步。“我们是工会【十里琵琶】的成员,我是副会长Cinda。我…进入迷宫区后被人袭击,又踩中了Mpk…”
“Mpk啊…还是先回城镇吧,有什么事情到安全区再说。Jukn,你把【搜敌】技能放回技能栏。”Kujn想到什么很严重的事情,先回头对Jukn说,得到回应后才对Cinda说道。“我和Jukn殿后,你们快走吧。Jukn技能的熟练度很高。”
Cinda看见Jukn和Kujn环视一圈,一起点头后,Kujn才示意Cinda离开。

“Cinda!”到了安全区,便看见一个剑士冲过来。他上下打量一下Cinda,突然死死抱住Cinda。
“混蛋!多少人看着!”Kujn原先想和Cinda说些什么,被突然暴起拿曲刀去砸来人的Cinda吓得愣住了。躲在Kujn背后的Jukn唯恐天下不乱地说道,“加油!Cinda姐姐!”
Kujn哭笑不得地抱住Jukn往后迅速跳开,又用手揉乱Jukn的头发。“Jukn可不要成那样…不过那样也没关系。反正,都是我Kujn的女友吗。”Kujn笑得张扬,比起天边的夕阳要耀眼太多了。那种自信,照耀着Jukn的心。
“那个抱歉,会长和副会长就是这样。初次介绍一下,我叫Kite,也是【十里琵琶】的副会长。被Cinda揍的是我们的会长Violin。”一个戴眼睛的少年站在Kujn和Jukn面前,深深地鞠躬。“在了解事情前,能由我们来款待你们二位吧,也算是替副会长,Mirror,Aidie,还有Qiong还救命之恩吧。”
“那。”Kujn环顾四周,看见Violin和Cinda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停下互殴,笑着向Kujn点头。而Kujn怀中的Jukn倒是有些没弄清楚,Kujn笑着亲吻Jukn,随后乌金色的眼睛俯瞰众人。“那我和Jukn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是Kujn,这个丫头是我的恋人Jukn。”Jukn看见那乌金色像是宝刀一般稳重锐利的眼睛,却在他人的目光中又彻底僵硬。
…呐,不要看我不要管我,让我死亡好吗?
“请…请多指教,我,我是Jukn。”Jukn羞红了脸,死死低着头拽住Kujn的衣服。
Cinda看着不动声色将Jukn拉到自己身后的Kujn,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后,上前拉起Jukn。
Jukn下意识往后退,不料碰到了Kujn。明明和Kujn待在一起那么多天,Jukn却对没有预料的触碰,以及熟人之外的触碰格外敏感,又恐惧。瞪大双眼,像是无助的小兽。下一刻就会跑开,独自灭亡。
Cinda起身,将Kujn拉远一点。剩下的,Jukn,就听不到什么了。
“大家干杯!”不知是同为短剑使还是都是中二病少年少女,Jukn和Aidie的关系很好。两人都笑着,隔着Kujn说那些现实中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扒拉出来的故事。
比如说某高贵冷艳爱滚滚的杀手世家,某些不靠谱自带自然灾害属性的黑手党杀手,某些不由自主全跑到恐怖世界里经受非人训练的…
“Jukn,那些小说漫画动漫什么的…你什么时候看的…我记得你不是一直和我说没时间吗?”Kujn有些听得一头雾水,看着Jukn又多了些无奈。“真是的,我知道你自带学霸属性,但可别看小说过头了后把身体看坏了。
“恩恩,我知道了!”Jukn一把抱住Kujn的脖子,整个人像是一只可爱的,满足的小猫一样。“Kujn最好了!”心满意足地蹭蹭不知为何有温度的人,Jukn就靠在Kujn的肩膀上,继续和Aidie闲聊。
Kujn也任Jukn那么做,偶尔帮Jukn抢下点东西,又示意吃饭。Jukn会大笑着答应,又用狡谲的目光看向餐桌,凭借自己超高的敏捷抢过东西来。然后夹给Kujn。
Jukn从来都不认为自己这个只对数字和文字有感觉的人会主动对奇怪的东西感兴趣,但Jukn就这么做了,还很自然。
“真羡慕你们的感情。”Cinda扑哧一声,在餐桌上不知道第几次看见两人都像在撒娇一样的吵架,“两个超厉害的玩家,不介意的话暂时加入我们工会一会儿吧。我们可都是希望像攻略组一样,为我们自己多做些事。”
“可以吗?”Jukn的笑容收敛了一点点,抬头对Kujn说道,“就算…”Jukn更靠近Kujn一点,她抱住Kujn的一只手臂,担忧地说道。
“我是封弊者,若有什么不情愿那么我们就…萍水相浮,就这么散吧。”Kujn却是风清云淡,却将Jukn的头背过去,让自己去看他人厌恶的脸。“有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别扯上Jukn。她不是封弊者。”
Jukn感觉Kujn扭过她的手力道大得惊人,Jukn却是想哭,将苦涩的泪水吞入肚子里。
她不是封弊者,却是封弊者的同伴,封弊者的搭档。
“不就是封弊者吗,我也是哟。”Violin笑得张狂,那种自豪在他黑色的眼睛里像是火焰一样。“Cinda,Mirror,Kite,Aidie,Qiong。我们在现实中就一起玩游戏,现在连工会名都没有变!我运气可是超级好的去参加了封测!保护大家什么的,一直是我这个【十里琵琶】工会会长的职责!”
十里琵琶,悲吟陌上花
Cinda像个大姐姐一样扶起趴在Kujn身上的Jukn,拭干Jukn脸上的泪水;Kite很明智地先去把房间门关上;Aidie没他什么事,却没想到可怜地夹在Violin和Kujn中间;本身事不关己的Qiong笑了,一般帮着Violin回敬Kujn的醋味一边努力将Aidie拉离苦海。
“Jukn真是麻烦,那我们就留下来了。拜托了,Violin会长。”
Jukn觉得,那段时间是自己在Kujn身边渡过的,最像梦的时间。不用两个人一直一直行走在空荡荡的迷宫里,二人世界过太久也会寂寞的。Violin,Cinda,Kite本身就有攻略组的能力,有时会在深夜陪Jukn和Kujn回前线。
吵吵嚷嚷的Aidie,事了浮身去的Qiong,大地般沉稳的Mirror…
Jukn不止一次地看在她身边,为她杀出一条血路好让她有一击必杀条件的男人,他有时会不耐烦却次次都宠着她。
虽然不能说Kujn做出的每一个决定是为了Jukn,但…Kujn和Jukn从这个杀人游戏开始就没有分开过。
不过这一次,Jukn心虚地瞄一眼打架打得正酣的男人。
Kujn最近很开心吗。
Jukn心满意足地抱着Aidie给她的奶茶,看着奶茶冒出的热气,开心地像是晒了阳光,懒洋洋的猫。
长枪使Kujn和剑士Violin对峙,其余人在碧绿的草丛上央视两人的血条。Cinda叹息一声将在Jukn身边打转的Aidie,还有准备偷懒的Jukn逮住,也让他们对练。其实,是Cinda最近被Aidie吵着要去前线烦透了心,就将Aidie丢给Jukn。
“放心,Jukn。”Cinda一脸高深莫测,她身后Violin和Kujn的打斗更加白热化。“Kujn我会帮你解决的,Aidie…你自求多福吧。”
“这不公平!明明是Cinda姐你让我和Jukn君对练的!”哭爹喊娘的是Aidie,泪眼汪汪得看着Cinda还有Jukn。“Jukn,你那个什么五连击求不用啊…”
Jukn拿出【地上霜】在Aidie面前甩了一圈,再拽起躺尸吐魂的Aidie。看着他此生无恋的样子,笑得似阳光明媚。“Kujn…很温柔,才不会那样呢!好啦,Aidie,我帮你对付对付Kujn?等等,Kujn才不要对付!”Jukn像是想明白什么,直接向Aidie发出对战邀请。
“对付Kujn什么的…最讨厌了!”
Jukn红了脸,似乎是脑海里太多关于这些日子Kujn和她在很多人面前的表现。Jukn第一次发现自己可以让别人了解自己那么多,自己也可以了解别人那么多…
Qiong看着越发不可收拾的场面,悠闲地递给Kite一杯茶,从Mirror手中接过三明治。“Cinda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最后,是Kite回到安全区把通宵从迷宫里弄出来的不要的装备,不要的材料卖掉。
当然,迎接Kite的是在混战中艰难活下来的一个三明治。哦,是Qiong留的,Mirror护着的。
那,那后来呢?
Jukn有一下没一下地玩弄着Kujn的长发。好像是【十里琵琶】的大家跑到非前线的野外区,为收集什么材料而散开。
第一个死去的,是Aidie。他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见地死去。谁要知道化作碎片的你,有多潇洒。
Violin第一个发现发现这件事,召集众人,却是中了Mpk。
接下来,稳如大地的盾牌Mirror在他们面前四散成了碎片。他消失的地方,有一把无锋巨剑。
“Mirror!”Kujn拉着Jukn,不让她有机会冲到保护圈外。身为杀手,又高敏捷的Jukn,防御力自然比较弱。那些丧心病狂的红名玩家先杀了Aidie,在将Jukn作为突破口。
“Mirror是我们的盾…Vilion,Cinda,你们和Jukn,Kujn他们一起杀出去!”Kite歇斯底里地大喊道,他虽然对Aidie有那么点不耐心,但大家毕竟是…【十里琵琶】的人。“Qiong,你和我殿后!”
“高输出就应该有高输出的样子,快走吧。”Qiong当初是因为不爱管事才把副会长的位子丢给Kite,他是工会的智囊。“你们可都是前锋,中锋交给我们了!”
Qiong是不符合他气质的斧头使,Kite是细剑使,两人其实都可以做前锋的。
Jukn流着泪看见两人消失在漫天的血光和碎片中,那些属于技能的特殊色彩一直一直被Jukn记在心上,时不时会出现。
像是后来她的图标变红一样,再也没有散去。
“喂喂…Qiong,Kite,我们在主城等你们!”
结果,说这句话的Vilion第一个离去。
“把…【流光】和【双翼】交出来。”为首的是一个红名玩家,手上也是一把斧头。
Cinda跨一步当在Jukn和Kujn面前,带着嘲讽说道,“Violin他辛辛苦苦打到的东西,随随便便给人…这算什么!”Cinda一把抽出曲刀,不顾自己的血量已经步入红的部分。“我是Cinda…是Violin那个死去的混账的女人!”
乒地一下,又是绚烂的碎片升起。五彩斑斓地折射阳光,散落在地上的曲刀,长剑,重剑,长枪,或许还有更远处密林里不知掉落何处的短剑,盾牌和刀堆在一起,斧头落在众多兵器之间在斧头的后面可能还有一把细剑…
它们就是这么折射着阳光,锐利地像是刀刃。却带着温暖-那是血吧。
一路走来,只有同伴的放弃和消失,只有一路的晶莹剔透流光溢彩的碎片。
又是一个玩家,失去了生命。
Jukn只是迷迷糊糊记得有一个绿名玩家手持利刃走向Kujn,Jukn当时没反应过来,就将手上的短剑撞进了那个玩家的胸口。反应过来事,身前是一片红色碎片。
自那天起,Jukn再也没和人组过队,也再也不想见Kujn了。
还好,Jukn微笑地看着眼神迷离的Kujn。
还好,他还是绿名玩家。
“早上好,Kujn。”
“早上好,Jukn。在我这里住得习惯吗?怎么醒得那么早?”
“因为…Kujn的睡颜也是很帅的呀!”
“Jukn乱说什么啊!”
嬉闹一阵,Jukn才看向两人合并了的道具栏。“话说你昨天神秘兮兮放进去的那件队服到底是什么样的?”
“Jukn穿了绝对好看就是了。”
有现在的生活,Jukn便是满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