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K 第三章
Kujn醒来便看见低垂着头,可惜有几缕发丝滑落将Jukn本清秀的侧脸装饰得有些狰狞。Kujn忍不住伸手,帮明显在发呆的Jukn把头发理顺。
“早上好,Kujn。”
那个死丫头,Kujn看向Jukn。眼神清醒却无神,不是醒来时的迷茫而是似乎在迷失…她还没放下吧,Kujn苦涩地想到。
自己,何尝不是呢?
“早上好,Jukn。在我这里住得习惯吗?怎么醒得那么早?”看向Jukn,Kujn摆出一个阳光样温暖的微笑。
其他人已经离去,现在放在心上的是她。
“因为…Kujn的睡颜也是很帅的呀!”
“Jukn乱说什么呀!”
少女笑嘻嘻地把一床被子拉过去,把自己裹成个毛毛虫又挪到Kujn身边。长发被弄的翘起,毛绒绒的。蹭得Kujn忍不住用手狠狠揉Jukn的头,Jukn红色的眼睛控诉一样地盯着Kujn。
说是控诉,但Jukn满脸笑意,随后动了动身子,突然些惊慌。Kujn毫不客气地大笑起来,Jukn被他弄得满脸通红。剧烈地挣扎起来,不过…被子越裹越紧。
“解救出来了。”Jukn缩在Kujn的怀里,无聊地看着两人合并的道具栏,突然翻到什么对Kujn说道:“话说你昨天神秘兮兮地放进去的队服到底是什么样的?”
“放心,绝对好看。”
Kujn下床,调出装备版面。“我先换了,Jukn工会好像没有你原先那套那么追求敏捷的衣服,你原先那套已经那过去改了。这套凑活着穿吧。”
“好。”
无数次想过Jukn穿上工会标准性红白服装的Kujn在得到Jukn同意后转头。
“很适合Jukn呢,不过过几天就要换了真可惜。”Kujn满意地点点头,天知道为了这套衣服Kujn差点被亚丝娜的粉丝们PK到死!
对,这套是用亚丝娜的装备改的。只不过防御比起亚丝娜那套差太多了。
“一直穿这套也没关系,我手里还有几个不错的饰品。而且,防御高一点Kujn也好放心。”Jukn脸红地看着身上的衣服,又从道具栏里拿出什么东西。“好了,现在的敏捷和之前那套差不多。”
只见一个火焰样的耳钉在Jukn的右耳上,她左右两边的碎发都被红色的丝带细细扎起。
红色的小披肩下是一件白色的紧身上衣,用红色在边角绘制了羽毛和逆十字架的纹路。羽毛样式和飘在Jukn左耳的翎羽一样,胸口用逆十字的针把披肩固定。一条白色百褶裙,也是逆十字和羽毛的装饰。在左右脚的羽毛处垂下几缕丝带,丝带上是刀片。膝盖和手肘都用白色的绷带裹住,裙子后面是和亚丝娜一样的。脚上一双短靴,却是有火焰的纹路。
“走吧,今天的集训可是我部下负责的。”Kujn看看时间,便拉着Jukn从房间里走出。
“集训!那…”
“我一直住在本部的宿舍,所以今天打算去看房子。我们两的钱绝对够,在桐人和亚丝娜那两个不要脸的狗男女休够假后,我陪你…”
Kujn突然停了下来,看向身后一直低头的Jukn。
“我就一直陪着你,一直一直,直到攻略完游戏。”
“好。”
Kujn感觉自己被人从后面抱住,随后也低下了自己的头,温柔的包裹住腰间的手。
“安心啦,就是个简单的…”
“早上好,Jukn,Kujn。”
来人一身白,一脸此生无恋地看着前方。
“哟,【黑色剑士】桐人。”Kujn戏虐地看着桐人,然后感觉腰间的手松开,在他身后的Jukn老老实实走出来。
“早上好。”
“Jukn你这身不错啊,等等…Kujn君你要我那身衣服就是为了这个?”亚丝娜瞬间被Jukn的衣服吸引住,突然想到什么对Kujn说道,“给Kujn君的话早点说呀…”
“那时的你可不是非常讨厌红名玩家吗,才经历了圈内事件吗?”
“那次…我找Jukn君帮忙了,她答应暗中保护那几个玩家。”桐人开口,似乎有些犹豫。
“在那些绿名玩家面前?!”
似是感觉身边人的紧绷,Jukn上前握住Kujn的手,轻声道“没事。”然后红色的眼睛紧盯着桐人,似乎在责怪桐人的泄密。
桐人眨眨眼睛,Kujn很是无奈地看向身边的Jukn:“集训完给我解释。”这是对Jukn和桐人用口型说的。
桐人对上Jukn无辜又怨念的眼神后,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那件事…桐人没细说,后知后觉那时出现的【红名杀手】是Jukn君。不过当时留心下【红名杀手】。”亚丝娜仔细想了想,给桐人解围。
“应该的。”Jukn如此说道,Kujn看见Jukn眼底的恨意,仿佛一缕流光。那是她最执着的东西,也是…她丢失的东西。
“别谈这个了,早饭吃了没,吃完早饭可是要集训的!而且挡在路中央,别人以外我们神经病啊!”Kujn打趣说道,拉着Jukn走远了。“好好集训呦,桐人君!”
“哥德夫利可是我的得力部下。”Kujn自信满满地说道,但又有一层担忧,“克拉帝尔竟然在知道我要集训之后主动上报团长…他要参加集训,我不同意。但哥德夫利和团长都同意了…我会暗中跟着。”Kujn叹息着,他不太担心Jukn,但哥德夫利太过天真…
竟然同意克拉帝尔那个变态…
“我知道。”
Jukn和Kujn在吃完早饭后,便说着走到了集合的地方,不少血盟骑士团作战组的成员已经在那里围观了。
“嫂…”
Jukn看向克拉帝尔的眼神凌厉,随手拿出重剑背在背上。那把刻画着落花和逆十字的重剑,在红色和白色的交织下更加狰狞。还别提在Jukn头上闪烁的红色图标,在强烈暗示着-Jukn的危险。
Kujn哭笑不得地看着他部下那一声“嫂子”就卡在喉咙里。随后,一个眼刀剜向哥德夫利。
我家Jukn可是最好的,嫂子什么的…还是让Jukn那个该死的害怕社交的毛病改掉吧。
看着Jukn,桐人,哥德夫利,克拉帝尔还有亚丝娜部下组成的集训队伍远去。Kujn不由得想起了Jukn的话:
“【微笑棺木】的确都是红名玩家。”
“加入就必须杀人。”
“那之前,他们便是精神加入。”
“要分辨是否隶属【微笑棺木】。”
“纹身说明一切。”
那种愤恨,还有冷酷,都是在Kujn面前的Jukn不曾拥有的。Kujn眼神一暗,随后一阵狂笑。
他的部下见怪不怪,毕竟不按常理出牌,随心所欲的Kujn才是他们熟悉的【暴君】Kujn。在那以外,Kujn其实对他们很好,也算温和。
“亚丝娜,我们今天请假去跟踪他们吧。”Kujn在阳光下双手抱头,红色披风,黑色长发。他像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一样,Kujn的笑却是温暖,与阳光无异。
“你可要知道,Jukn是谁,【微笑棺木】是什么。”
“她啊…是红名工会微笑棺木黑名单上的榜首。”
Kujn不合常态的高深莫测,他所说的过于恐怖,而使亚丝娜很快就答应了组队。
“这是…真的吗?Jukn处在那么危险的环境中。那桐人…”亚丝娜急忙吩咐下去,她今天还有不少事处理。
Kujn拜托部下给他和亚丝娜这两位副团长空出一天时间,随后直冲训练地点。
现在是集训小组出发半个小时后。
“你知道Mpk吗?”
疾行途中,Kujn看着四周稀少的怪不由得有了不好的预感。
“知道,没遇见过。”亚丝娜学着Kujn望四周,也同样发现怪物数量的变化。“这条路,他们走过更新不需要那么多时间…你是说,Mpk!但现在无法通知工会!”
“没那么简单。”Kujn神色凝重,超过两米的长枪【镇魂曲】一收速度更加快。“毕竟这里不是前线又有哥德夫利还有你那边的人做肉盾,Jukn的输出很高,高过桐人。只要挡住伤害,Jukn就可以在中短时间内持续爆发。”
“Mpk杀不了他们…难道…该死,奇怪的药剂!”亚丝娜看向Kujn的黑发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屏住气直接往前冲。Kujn大笑出声,几个起落从周围的岩壁上落到亚丝娜面前。
“走!”

此时,据Jukn出发已经一个小时。
“Jukn!”
“桐人!”
当Kujn刚刚安心的时候,却发现三个白衣人都无力躺在地上。唯二站着的那两个人,克拉帝尔手里拿着把剑,插在哥德夫利的胸口。Jukn胸口挨了一剑,正飘散着血花,她的血条下去不少。
Jukn的葬花逆鳞丢在一边,周围的峭壁上还隐约有几个人影。
“等等亚丝娜!”
Jukn的头动了动,视线明显不在克拉帝尔身上。Kujn往周围发动【搜敌】,只见视线里是几个玩家闪动着红色图标。不对,Kujn却是盯着Jukn,Jukn的注意力不在他们身上,而是前方…
“是大型Mpk!”Kujn惊呼出声,一只手横在亚丝娜面前。
“怎么来了?!”Jukn和以克拉帝尔为首的人对峙,看到Kujn和亚丝娜来却是更加惊恐。
此时克拉帝尔趁着这个破绽手中大剑挥出,却是被Jukn利用高敏捷轻松躲过。
“Jukn!”Kujn心急如焚,想要摸长枪,却是发现在赶路的时候嫌两米的长枪太长就收了起来…
“没事!”(把葬花逆鳞拿好!)
Kujn利用搜敌看见了Jukn的口型,看向就几步之遥,却是在克拉帝尔身后的重剑,Kujn不敢轻举妄动。
他却看见,血条变黄的Jukn笑了。飞快拿出通体血红的短剑,侧身躲过克拉帝尔的冲击。
手上的短剑,仅仅划开了克拉帝尔的侧腰。随后矮身躲过一杆长矛,Jukn双手撑地双脚上踢。脚后跟的刀片狠狠滑过了那人的脸。
Kujn余光看见亚丝娜前冲三下两下防御住从左边冲出来的人,Kujn借亚丝娜格挡的空档,捡起葬花逆鳞…
“好沉!”Kujn勉强用双手抬起葬花逆鳞,无法像Jukn那样轻轻松松单手拎起,双手用重剑抡人。拿起后拿出长枪,再缓慢地拖着重剑走。
“亚丝娜,Kujn君小心!”Kujn听见无法动的桐人突然喊道,侧身感觉有东西擦过身体,很庆幸看见自己的血条没减少,也没有麻痹的Buff。
亚丝娜却被什么短掷击中,也被挂上了麻痹的Buff。桐人满脸惊慌,挣扎起身无奈还在麻痹中。
Kujn和桐人的搜敌技能同时亮起,两人抬头一看,一个浑身裹在黑袍中的高大男人来了。
“味道怎么样?【红名杀手】【暴君】【黑色剑士】【闪光】。”阴沉的声音响起,一个拿着斧头的人居高临下地看着苦苦挣扎的几人。Kujn拿着葬花逆鳞,没躲过飞来的短掷。
“天真!”在五人包围圈内的Jukn的血条已经变成红色,四周的人却没伤什么血。Kujn眼睁睁地看着Jukn的血条越来越低…直到,包围她的五人停下动作,微笑棺木工会会长的斧头凌空劈下!
“回复。”一道红白相间的影子,在斧头落下的瞬间双手前伸,用双肩着地。腰像弓一样,双脚横在微笑棺木工会会长拿着斧头的双手上。
那把斧头的刀锋,就放在Jukn的脸边。随后Jukn一只脚下劈,利用脚后跟的刀刃狠狠地在微笑棺木会长脸上划下一道,也借力用红卫短剑刺中了工会会长。
那个动作在瞬息之间,在工会会长与Jukn隔的非常近的距离之间完成。
Kujn感觉自己眼花了,却看见手里拿着水晶,像只燕子般轻盈地落在斧头上的Jukn,她手里的红色短剑再次劈下。
“三分钟…到了吧。”Jukn说这话的时候非常冷酷,像她手上通体血红的短剑。无鞘,锋芒毕露。
Kujn知道,他看见的Jukn不是错觉。
“你做了什么!”
“该死!”
利用过高的筋力值,Jukn一脚踹开那个会长。却是在周围五人因中毒而倒在地上抽搐后与缩小包围圈的其余红名玩家,还有就是慢慢爬起来的微笑棺木会长对峙。
“那把剑…你杀了Seven!”
“Seven,你没资格提他!”Jukn怒吼出声,“【行人断魂】,尝尝杀死他武器的滋味吧!”
Kujn听着Jukn和那个会长的对话,却是抬头一看自己的图标不知道什么时候麻醉已经解开了!
“接住!Jukn!”
解开了,却是没用。Jukn那把葬花逆鳞需要的筋力值太高,Kujn是无法直接丢过去的。Kujn无比庆幸自己没拿【镇魂曲】。Kujn那把【镇魂曲】很轻,而且太长很多时候行动不便。
Kujn丢出的是另一把长枪【孔雀胆】,蓝绿色的像是孔雀尾羽在空中拖出一条。
“攻-虞姬奈若何!”
Kujn瞄到在喊出声时Jukn就在向Kujn靠近,硬是挨下一次攻击。在Jukn接手后就拿出【镇魂曲】代替Jukn与敌人对峙的位子。
“去给他们解毒!切换!守-力拔山兮!”Jukn向Kujn点头,轻巧地踩了下Kujn的肩膀,脚边的刀片在空中碰撞发出好听的声响。
Kujn把注意力转到面前的那个工会会长,
“【红名杀手】的男友吗?嘻嘻嘻,她之前身边还有一人呢。可惜被她杀掉了呀。”
Kujn闭眼摇头,温柔却轻声说到,“有人陪她,她会好一点。”
想起Cinda那个女人曾经说过的,Jukn的智商高,但莫名对一些虚无飘渺的东西太执着。
“我倒要感谢那个Seven,在我无法陪Jukn的时候陪她。”Kujn的红色披风因他甩出的枪风而咧咧作响,长枪抵住斧头,不让工会会长前行一步!“其他的,我会去问Jukn。我们两认识三年了,该熟悉的,不该熟悉的并不因为你这一句话而土崩瓦解!”
Jukn是忠诚的,Kujn这么想的。随后,听见什么破空的声响后,Kujn退后几步,甩出漂亮的枪花。
“无锋式-葬花!”
“攻-一片荒城枕碧流!”
Kujn看见,Jukn明媚的笑脸不带一丝阴霾与痛苦。单纯地,与Kujn并肩作战而开心。但,刀刃劈下去后,Jukn的眼睛下垂,似有不忍心。
“以后什么事情我都陪你一起,罪孽也是与你共同承担。”Kujn和Jukn看着在他们刀枪下化作碎片的人,Kujn单膝下跪说道。
“…好。”Jukn脱力一样地坐在Kujn面前,耳边的火焰耳钉失去了光泽。“没有隐瞒,绝对…”
Kujn惊讶地看见Jukn颤抖的手伸出,一把拽过自己的领子。一双满是星辰的红眸闭上,Jukn将自己的唇重重印到Kujn的脸颊上。
“绝对。”
随后,才像脱去了枷锁,瘫倒在Kujn怀里。
Kujn改变姿势,伸出双臂环抱着Jukn。“我知道,我们走吧。”说着将两人的武器收起,用公主抱的姿势将Jukn抱走。
全然不顾,身前,身后还有那么多人-希兹克里夫可亲自带入支援,他们将面对Sao历史上最大的Mpk。
“真是的暴君…”
Kujn听见Jukn这么抱怨着,却也从凌乱的墨色长发里看见Jukn上扬的嘴角,以及绯红的脸颊。
“不过这就是暴君呢…”
“糖糖还是一样可爱啊。”
Kujn将Jukn放下,俯身亲吻Jukn的嘴角。随后Jukn害羞地击打Kujn的胸口,在将到来的Mpk前,Kujn喝光了Jukn随身带的恢复药剂。拿出【镇魂曲】和【葬花逆鳞】。

红色的披风在猛烈的风里张扬地飘荡
镇魂曲的演唱,逆鳞下花的埋葬
谁的狂笑,谁是无鞘?

“强攻-一夫当关,强攻-万夫莫开!”
“无锋式-我花开时百花杀!”
让他们知道,什么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最后的怪物在KUJN倒下丧命,化作碎片。Jukn累得跌倒在地上,满脸都是汗,却笑得眼眉弯弯。
“最喜欢你了。”
Kujn听见Jujn这么忘我地说道,
“自然。明天去看房子吧。”
“不要,我要睡觉。”
“睡够了再去。”
“好。”
Kujn看见Jukn的手搭上自己的手,用力将面前人拉起。丢过去一个药剂,两人碰杯后饮尽。
“副团长和嫂…能先回去吗?”似乎知道自己闯祸了的哥德夫利用那么大的个子,卖萌般地泪眼汪汪地看着Kujn。
“Jukn君在迷宫里很靠谱的。”桐人却是拍拍哥德夫利的肩膀,“我和亚丝娜先走了啊。”
“你们着帮家伙…Jukn我们先回总部!”
“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