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童女自戏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变成妖怪的,总之和哥哥在一起,那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我从未和哥哥分离。
每日醒来,我都比哥哥早醒一点点。其实哥哥醒的也不晚啦,他是被我吵醒的-哥哥从来都是浅眠,或许是这样让他有了一头白发。我理着我俩的羽衣,跪坐在晴明大人的屋子里。服侍晴明大人是我和我哥哥的责任,说起来没有什么攻击力的我和我哥哥能被晴明大人收做式神,真的是幸运呢。
晴明大人也有一天白发,我总看见博雅大人闲暇是把玩着晴明大人到腰的长发,虽然很快被哥哥遮住了眼睛拽回屋内。然后领着我守住那条走廊,任何式神人类妖怪不准入内-哪怕是神乐大人和八百比丘尼大人也不允许。
哥哥真的是很厉害的妖怪呢,我知道的哥哥的能力,虽然哥哥不说,但我明白得很呢。
献出自己的生命换回他人的生命,也是一种勇气。晴明大人曾背着我偷偷拽过哥哥,告诫他他的能力不能随便乱用,也让他看着我-说真的,失去生命力什么的,真的不是什么好的感觉呀。
我和哥哥看着院子里的式神进进出出,帚神一下没一下地打扫着落叶,灯笼鬼在屋檐下伸着长长的舌头,九命猫爬上墙头似乎准备下一轮的报复。
“妹妹。”哥哥拉住了我,九命猫是晴明大人的式神,式神不能伤害主人不是吗?我便懵懂地收起将要掷出的羽刺,看着九命猫被一个小小的图壁绊倒,惨叫着掉到院外。
“哥哥早知道不是吗?”
“我当然不知道。”
哥哥要出手呢,说起来我们两个除了一个祭魂,一个祭命之外就没有什么区别了。现在我依然在屋檐下理着我们的羽衣,用鸟儿的羽毛编制的羽衣。
千纸鹤儿叠了一个又一个,小灯笼在身上系好。我这次织的是火红色的羽衣呢,披上羽衣我就要出发去找哥哥了。
哥哥啊哥哥,用了魂之献祭的哥哥在哪儿呢?晴明大人说哥哥藏起来了,藏到很远的地方去。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才要去找哥哥。
纸鹤啊纸鹤,你知道哥哥在哪儿吗?我们一起去找哥哥吧!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