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三月自戏 八四
汴梁河,汴梁桥,汴梁街头草木娇,展某却是接了句:秋尽江南草未凋。先生,大人,那些衙役忽然就安静了,只有桌上的烛火在黑暗中直冲云霄。空气焦灼着,展某轻抿口茶。先生泡的茶真的不错。
安静了许久,先生站起来搭了展某的脉。又叫了昨日不小心翻了展某的药的虎子,咋咋唬唬,人高马大的虎子欺负起来其实很好玩。
不过他们这么小心翼翼地干什么?先生说展某伤未好,又累到了,好好休息再乖乖地把药喝了才是。
…饶了展某吧,先生给的药里一定只有黄连。
正想好好地和虎子商量商量,稍稍放些水让展某把先生的药倒了也没什么。虎子却是一抖,推开了展某的房门。展某的房间朝北,展某又在走之前开了北窗。
“展大人啊,你什么时候关个窗啊。”虎子这么壮的人被吹得抖三抖,展某屋子里空空荡荡,连个白影都没有。“那个耗…呸,虎子我胡说些什么呢?”
“虎子快些进去吧,今夜倒是真的有些冷。”
“我看展护卫你还是别说这些了。”冷飕飕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展某想都不用想,先生定是端了碗满是黄连的药。
以前还好啊,还有个上窜下跳的白耗子来一起分担。那个家伙呲牙咧嘴的样子也是好看,也难怪江湖人都说他是个玉面修罗。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展某倒是有些羡慕他,可以活着这么潇洒。
“展护卫?”
“那就谢谢先生了。”
先生看了眼大敞的窗户,伸手就要去关。最后还是没动,就是盯着展某把药喝了,便是将门关了,丢下句“别让风邪入侵了,身体要紧,小心些。”
也太看不起展某…展某哪有那么脆弱,连这些风寒,连那人…都受不了。
那人,可是走了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