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XX预言家

如你所见,这个是小号,你可以称呼我为盲毒
所以,中间的XX是盲毒

四月九凤/鬼车自戏 八四

“分明是你入戏太深”

我的羽刃划破了那厮的喉咙,用了千年的羽刃自然知晓怎么使力才不让鲜血溅到自己身上。早晨才被擦亮的玻璃背后是一轮明月,照在那被割喉的衣冠禽兽上。明日,这人的一切都将被他正义的下属揭穿,他所有的东西都将被他人搜刮走。最后还会被啖肉食骨,连一点点残骸都不留下。
然后由我,名号“鬼凤”的清道夫来解决他曾经正义的下属。
“九…不,我应叫你鬼车。”天狗那种带来祥瑞的异兽才不会吃去月亮,我指尖的暗色火焰一闪,连带着插在尸首上的羽毛都消失不见。远远地,像是从月亮上飞下的天狗来了,我却是不怕他。“给我放下!”
“天狗,你认为你能拦得住我?”八岁幼童露出狰狞的样子一定很奇怪,我也从窗户那里看见了自己的样子。切,要是让那些夜啼的小儿知道当年滴血带来灾祸的鬼车成了同他们一般的模样,他们会笑着从棺材里坐起来吧。
不,他们不会了,他们的灵魂都被我蚕食殆尽。只留下死不瞑目的躯壳,或许现在的我还是手软了,收取那些本应打入无间地狱的灵魂会是那么干脆利落。
他们不过是人类,我的粮食。
“九…”
“那么多年你还改不过来?”我的脸上难得出现了笑,猩红的眼睛定是向天狗瞄去。才吃饱灵魂的我有点点胀,随手接过不知何处掉落的羽毛,连天狗都没反应过来,血色的羽毛被血色的火焰点燃。它们在我的掌间跳跃,带着神秘的咒符,也带着妖艳的舞步。“我是鬼车,九玖呢。”
九,是个非常古老的姓氏,在成为鬼车不知道多少的年岁里,我都用着九玖这个名字。不过说起这个名字,也没什么人知道吧。
天狗算一个。
“若你早点不食血食,不随意用你诅咒一般的羽毛火焰…”依然是一模一样的说辞,我应是恢复了以往一脸冰霜的样子吧。反正都听了千年了,也不在乎多听一次少听一次。“九玖,你想做回九凤吗?”我估摸着天狗要说完了,便打算在窗户吗儿离开。现在我正踏在窗户上,脸庞那边的羽毛瞬间伸展,成了羽翼的模样,随时准备离开。
不过他这次…居然多问了这句。
九凤啊,就是荆楚人说的那个九头鸟。凤身人首,算是一方神明。可这些,对我鬼车九玖来说,有什么意义?
“不想。”丢下这句话,生长在人类耳朵那个位置的羽翼一展。夜风吹起我长长的头发,也掩去我长发上的血色羽毛和火焰。“你话太多了,天狗。”代表祥瑞的异兽站在被吞噬了灵魂的尸首边,我在空中看清了他的动作。只能说不愧是瑞兽,居然还有心思给人类阖眼。
人类的灵魂,躯壳,无论怎么说都是小孩子的好吃。我莫名地想到这句,不过可惜啊,我看看自己仅仅是八岁幼童的躯壳,手腕、脚腕、脖子都被凤凰下了咒语,限制我的实力也阻止去食那些无辜的人类。哦,无辜,被你们庇佑的人类。
我说高贵的瑞兽凤凰啊,你,你们,被人类写在那本山海经上,就真当要担负起降瑞的责任吗?那些带来灾祸的兄弟姐妹,就活该死去吗?
灾祸,祥瑞,不都是人类的一厢情愿吗!我便是食人,我便是妖兽,从一开始,我从来都不是什么神明,我们其实从来都不是。还记得吗,所谓荆楚大地的图腾,荆楚不过是从上古以来,我的地盘。
生十首,食小儿,堕妖魔,反九首,成鬼车。大概真多年,我就经历了这一件事,简单到不用提的故事。只可惜,这次或许是我入戏太深。

评论

热度(1)